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拆牆引發口水戰 「花千芳勇挑五毛窩」

近日關於停建並陸續開放封閉小區的話題在網上討論極其火爆。微博上比較受關注的莫過於花千芳和周小平因“拆牆”公開對立,被民間戲稱“打起來了”。他倆在網上口碑極差,被民間公認是自帶乾糧的五毛,即官方御用文人。有網友表示,“花千芳一出來,問題就好辦了,這貨就是來給官老爺拉仇恨的,他唯一的作用,就是當政府做傻事時,他會出來讓政府顯得更傻,從而增加民憤。”

花千芳和周小平因“拆牆”打起來了(網路圖片)

23日,花千芳就封閉小區拆圍牆話題,發微博說:“好多人反對停建並陸續開放封閉小區政策,可以理解,花了大錢買一份‘特權’,如今居然要喪失掉,不生氣那是騙鬼的。但我認為逐步消除‘特權’是大勢所趨,雖然封閉小區業主的‘特權’很小。不管怎麼說,基層政權應該交給居委會,而不是小區的物業公司。對於公共安全的擔心,擴招警察比僱傭保安更有效。”

花千芳的觀點在微博上招來一片罵聲,其中山東高速交警總隊女警察“無敵餅乾姐”也反駁花千芳開罵“狗屁特權!那是我們交物業管理費買的服務和空間啊。生氣的原因:1.拍腦袋決定,2.無視群眾的權益,3.配套規定沒完善。4.對交通治安環境的影響,壞處比好處多。5.警察才不要背這個鍋(是的,這條我是站隊了)。業委會是居民自治,和基層政權沒系啊,基層政權本來就在人民手裡啊。你洗個毛地啊!”

花千芳隨即回復:“第N次惹我,回復一下:土地是國家的,不是你私人的你花多少錢都沒用。你是警察你不信任自己的職業覺得不如保安你幹嘛還混在人警察察的隊伍里給警界抹黑,幹嘛不自己脫了警服早點滾蛋?”

“無敵餅乾姐”更是不甘示弱:“這是什麼社會現象啊?業主不希望自己的封閉小區開放,也是“恥”?合著買了封閉小區的人都是有罪的,需要警察打擊的?我是警察,努力宣傳交通安全,公共安全,我不就是在履行職責,希望社會更安全么?基於我在派出所和交警隊工作的經歷,我覺得封閉式小區的安全係數的確高一點。倒是您,窟嚓一下把有錢買房的人歸到特權階級里,連“政權”都用上了,還要打擊特權了。個人認為,在具體措施還沒明朗的情況下,您這樣的“洗地”不合適的。”

這時候,周小平出場公開站隊說:“支持餅乾姐。有些交通主幹道地區以後不再建封閉社區是對的。佔道影響交通的超大院應該劃分出幾片來,疏通交通。已經買了封閉小區,又不怎麼影響交通的普通居民樓不能拆除社區,這是百姓權益,不是官員特權。(意見里也有提到)”

就周小平公開站在花千芳的對立面,網友紛紛表示開心並猜測是什麼原因導致的。

有建築公司的負責人“石間田”惡搞說:“支持花千芳勇挑五毛窩!王小東周小平餅乾姐這些個平時表忠心表得肉麻,可一旦觸及自己利益馬上就站到中央重大政策反面。拆牆才是試金石!”

有網友評論,“花千芳這水平真是難上檯面,連物權和特權都分不清。湖南研究院的工程師饒冰青回應表示,和周小平齊名的,你還能對他有多大的要求?”

還有網友表示,“花千芳一出來,問題就好辦了,這貨就是來給官老爺拉仇恨的,他唯一的作用,就是當政府做傻事時,他會出來讓政府顯得更傻,從而增加民憤。”

“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花千芳(右)與周小平(網路圖片)

據維基百科等公開資料介紹,花千芳原名寧學明,遼寧省撫順市清原滿族自治縣人,中國網路作家,現為撫順市作家協會副主席。花千芳公開宣稱自己是“自帶乾糧的五毛”(即不收錢的網路評論員),簡稱“自干五”。

周小平網路作家,綽號“周帶魚”,早期使用“水木周平”筆名,因其博文《中國99%的白領以及他們的家庭即將面臨破產》,冒充著名經濟學家郎咸平的名義作出3至10年內中國房地產崩潰的預言,從而走紅網路。曾出任分貝網副總裁,有媒體報導其於2009年因該公司涉嫌從事色情業務而被拘捕。在新浪微博曾因質疑一些“大V”(網路名人)而受關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白梅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