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王思想:中國人對惡性通脹的忍耐令人恐懼

作者:
民眾方面,一切為了賺錢,道德底線全無。 官員方面,大喜過望,樂見沒有壓力,可以放心地繼續濫發貨幣。

中國的蔬菜、食品價格可說是一路上漲,已經到惡性通貨膨脹的地步

通貨膨脹是對民眾最直接的搶劫。雖然「打土豪分田地」這種搶劫更加赤裸裸,但畢竟那是特例,受害者也不像通貨膨脹那麼廣泛。

一般來說,民眾對通貨膨脹的痛恨也是非常明顯的。比如,戈爾巴喬夫,現在被全世界都看作是人類的英雄,但在他當政的最後兩年,蘇聯民眾因通貨膨脹而對戈爾巴喬夫的不滿也是確鑿的事實。

中國如何呢?最近這些年,出現了一個非常奇異的現象,民眾對通貨膨脹的忍受能力完全超出了想像。

我們來看兩個問題:1,中國的通貨膨脹是否很嚴重。2,中國民眾對通貨膨脹的忍耐力有多大。

中國人常說日常開銷就是衣食住行。現在,衣和行退居次要,主要的消費就是食和住。

先說吃。這些年,中國的蔬菜、食品價格可以說是一路上漲。除了雞蛋價格之外,其他食品均大幅度上揚。到2016年春天,蔬菜、肉類的價格上漲幾乎到了令人不敢相信的程度。過年期間,10多元一斤的蔬菜比比皆是,幾十元一斤的也有不少,在廣州深圳等地,蔬菜已經普遍貴到幾十元一斤。過年過後,人們以為蔬菜價格會打幅度下降。結果,下降速度非常緩慢,某些蔬菜價格甚至還在上漲。豬肉價格在多地達到20元一斤。

官媒對此的報道非常謹慎。中國統計局的物價指數,多年來被稱為「豬肉指數」,意即主要以豬肉價格為核心,而中國物價局並未發布2016年物價驚人上漲的結論。2016年4月的時候,國內某些媒體甚至發布「蔬菜價格快速回落」的消息。所謂快速回落,就是在短期內上漲了200%後回落了20%,就稱為快速回落了。再仔細一看,新聞中所謂的價格回落,都是強調「環比」,而不是通常所用的「同比」。

官媒的宣揚已經不被接受。蔬菜價格到底有多麼巨大的上漲,民眾一清二楚。

至於房價,已經不用多說,這些年中國的房價只能用「天怨人怒」四個字來形容。

蔬菜價格,數目不大,但是人們卻每天要面對;房產價格,雖說不像蔬菜那樣整天面對,但往往一套房子掏空一家人幾十年的積蓄。所以,蔬菜價格和房價,基本代表了民眾所要面對的通貨膨脹主要壓力。

從這兩個價格的上漲看來,中國目前的通貨膨脹,已經非常嚴重,毫無疑問已經到惡性通貨膨脹的地步。那麼,民眾的反應呢?我們看到鄰居們在抱怨,網路上在抱怨,但整體來說,可以說大多數人在抱怨之後都能平靜地接受。

為什麼基本平靜?令人奇怪。

對比一下1986年吧。稍微年長的,以及研究經濟的,都應該知道1986年「闖物價關」的改革事實上失敗以後民眾的反應。大家一方面搶購,一方面集體表達不滿,最終釀成了1986年的學潮,並導致胡耀邦的下台。

今天,比起30年前的1986年,通貨膨脹程度要嚴重得多。民眾反應卻比30年前平靜。顯示出老百姓的抗打擊能力顯著提高了。

一個原因是,比起1986年,金塔的中國百姓習慣了通貨膨脹。1986年之前,人們普遍貧困,同時物價上漲也很緩慢,所以,1986年物價一闖關,大家就受不了。此後的30年,是物價持續上漲、明顯上漲的30年。百姓的名義收入在不斷提高,物價的上漲則緊隨其後。最終,民眾不得不習慣。

這種習慣是表面的。背後隱藏的事實則是:百姓認命了,社會解構了。以前,中國民眾對自己有一個身份認同感。當某個工人的利益遭受侵害時,其他會自發地維護;當某個城市出什麼事情時,市民會關心;黨物價上漲時,大家會集體把不滿發泄出來。如今,社會已經解構,小團體歸屬感已經不強,繼而對國家的大團體歸屬感也逐漸消亡。面對通貨膨脹這個吞噬所有人的惡魔,大家心裡痛恨,但大多數人不再參與抗拒。每個人都試圖以拚命地賺錢來對抗通貨膨脹,而不是要求執政者遏制通貨膨脹。

民眾方面,一切為了賺錢,道德底線全無。

官員方面,大喜過望,樂見沒有壓力,可以放心地繼續濫發貨幣。

問題是:民眾瘋狂賺錢、與通貨膨脹賽跑的局面能維持多久?忍無可忍的時候,會出現什麼局面?民眾的忍耐,貌似無聲,實則令人恐懼——民眾抱怨,是因為他們認為還有希望;民眾不再抱怨,是因為他們已經不抱希望,這個社會分崩離析的趨勢一天天在加重。

這是非常令人恐懼的。平靜的海面下波濤洶湧。

無論是統治階級還是被統治階級,都應該意識到這種可怕。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