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隱形富豪太多 傳財產公示六中遇阻

近日有報導稱,中共體制內的隱形富豪太多,導致在十八屆六中全會審議財產公示條例再次遇到阻力。此前港媒多次披露,以曾慶紅為首的一批江派前高官一直拒絕上報家族財產,王岐山多次當面警告。

長期以來,中共高層的財產公示一直是各界持續關注的焦點,儘管在六中全會前後曾出現一波輿論高潮,但何時付諸實踐,仍遙遙無期。

中共六中全會前,香港《動向》雜誌曾披露,趙洪祝、黃樹賢等五名中紀委副書記,在9月中旬聯署提交了一份關於黨、政、國家機關部門高級幹部公開公示本人及家屬經濟收入、財產來源、境外(國)資產、居留權、國籍等若干要求的提案,並要求列入十八屆六中全會將審議的有關〝從嚴治黨〞的兩個文件的條例中。

另外,路透社幾乎在同一時間引述跟高層有關係的消息來源說,自從2012年以來,王岐山一直試圖推動財產公示,但是遭遇非常強大的反對。〝這件事可能在六中全會上討論。〞

不過,六中全會結束至今,中共官方從未公布有關財產公示的任何消息。

日前,有海外中文媒體披露,中共官場存在一個規模龐大、財富驚人的〝隱形富豪群體〞。對這些既得利益者來說,最理想局面是維持現狀。

報道稱,中共黨內本有一個官員財產申報的制度,但只有向上申報程序,無對外公示環節,其具體運作模式如何外界難以知曉。官場腐敗在數十年來愈演愈烈,也使外界認為該制度顯然沒有起到任何遏製作用。

早在1994年,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便將《財產申報法》正式列入立法規劃,但因種種原因未能啟動,此後在九屆、十屆到十一屆至今,未見重被納入全國人大立法議程。

20年里,也曾有過新疆阿勒泰、四川高縣、湖南瀏陽、浙江慈溪、寧夏銀川等近40個地區的試點探索,但幾乎是悉數歸於失敗。

2012年12月,官媒《中國青年報》發表一篇文章《讓新提拔官員公開財產為何更可行》提出,官員財產公示要用“老人老辦法,新人新辦法”的方式,經過20年左右的過渡期,逐步實現全體官員的財產公開。

港媒:王岐山給曾慶紅等人下最後通牒

香港《動向》雜誌2016年8月號披露,今年7月26日,中共政治局舉行會議決定於10月在京舉行十八屆六中全會,制定政治生活準則與修訂黨內監督條例將成為六中全會主要議題。

報導披露,會後,政治局常委會作出決定,由王岐山出面分別約談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李長春以及賀國強。

報導說,王岐山在約談時指出,政治局常委、委員以及已退離休的政治局常委,必須高標準遵守、執行相關紀律、規矩和政策,就個人、配偶及子女的財產與經濟來源,在境外、外國的國籍、居留狀況進行申報及公開公示,決不允許以各種所謂理由藉口一再拖延。

王岐山對曾慶紅、李長春等人明確提出4點必須申報並接受監督審查的內容:1、申報個人、配偶和子女直系親屬財產及財產來源;2、子女和直系親屬在境外、外國有否居留權或外國國籍情況;3、子女和直系親屬在境外、外國的財產包括公司企業、債券、物業等情況;4、在境外、外國外資企業擔任高管或在其名下隸屬公司任高職的情況。

王岐山在約談中亮出底牌,明言這是本屆中紀委的工作重心,是一塊啃了近4年並一定要在本屆任期內啃下的〝硬骨頭〞。王岐山甚至坦然放話稱,如果這個硬骨頭啃不下,反腐工作將遭遇重大挫折甚至夭折,這是自己不敢承擔的〝罪責〞。

報導稱,王岐山此次約談是有備而來,把中共黨內上層及社會上層的各種舉報材料、國籍社會披露的情況等一一亮相,並坦承中紀委已經承受極大壓力,但這個問題必須要得到解決。

王岐山發出最後通牒式要求,強調務必在10月的十八屆六中全會前後能夠落實執行。

報道還披露,在此次約談之前,王岐山已經在一次中共黨內密會上點名警告曾慶紅李長春及賈慶林等人,敦促其拿出〝實際行動〞來糾正過去的錯誤和過失,以免最後造成被動的下場。

據《爭鳴》2016年7月號的報導說,今年6月中旬的一個周末,中共中央在香山中央幹部休養所召開了一個〝學習座談會〞。會議以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名義,邀請已退休的原中共政治局常委參加,但未邀請兩位前任總書記。

王岐山在此次會上,直接對曾慶紅、李長春、賈慶林、賀國強進行點名,提出三點要求:1,什麼時候簽署關於個人、配偶和子女的財產及收入來源公開公示意見?2,什麼時候簽署關於規範子女及配偶、直系親屬經商辦企業行為?3,應該自律、自覺、遵守執行紀律、規矩、停止一切非正常活動。

上述曾、李、賈、賀四人,通常被視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人馬,曾慶紅和李長春二人更是江派鐵杆人物。

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于飛 來源:阿波羅網于飛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