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她是謝賢前妻、亞洲影后 如今捲入家事醜聞

謝賢年輕時期,標準的風流情種,謝霆鋒當然也不輸他父親,這父子二人,好像是潘安轉世一般,就要和女人不清不楚的糾纏不清,故事不斷。

甄珍——香港雜誌《嘉禾電影》1975年5月號封面

甄珍,這位活躍在20世紀70年代前期的台灣文藝片首席女星——曾經貌美如花、演遍瓊瑤電影的當紅女明星,在「二秦二林」時代來臨前,甄珍堪稱是早期瓊瑤電影的玉女掌門人!

甄珍的年輕模樣,屬於「超級甜美」款,笑起來帶著鄰家女孩的天真俏皮,所以曾有「小淘氣」稱號。不過甄珍長相雖非冷艷派,可要當瓊瑤女主角,外貌仍是需要有保證的「出眾美麗」才能被觀眾接受。

當年曾有影迷稱讚她「美得沒有一絲邪氣」,而另外一個「瓊瑤女神」林青霞也說,甄珍才是當年燈光師及攝影師眼中真正的美女,因為無論何種角度的打光,甄珍都很好看,尤其她那挺直的鼻樑,側面拍起吻戲來更是美不勝收!

若單純從觀眾的角度來看,甄珍的美確實令人賞心悅目,親切可愛,常常令人不自覺得認同銀幕上的大美人!只不過,瓊瑤的愛情戲難免愛得呼天搶地,牽強又怪異,沒有時代新鮮感等癥狀。畢竟,所有高潮迭起的劇情及對話,彷彿全公式化地設定在可控的範圍內——我們相愛、誤會、分開,最終「真愛戰勝一切」!這類「條條大路通羅馬」的愛你愛我的戲碼,難免令人生膩,感到些些無趣。

電影《緹縈》(1971)台灣版海報

於是,對傳說中的那部《緹縈》(1971)——一出不折不扣「救爸爸出牢獄」的歷史劇,既於瓊瑤式的風花雪月無關,又是「中國電影製片廠」官方出資拍攝,如此表面政宣意味濃厚的電影,究竟是什麼樣的面目呢?

【24歲的甄珍演活16歲的緹縈救父,獲亞洲影后】

今年4月去台灣在高雄的時候特地到電影館看了大銀幕版本的《緹縈》。電影改編自高陽的原著小說,故事主線是漢代名醫淳于意,遭受煉丹術士的惡意誣告,身陷囹圄。此時家中,因為四個姐姐全出嫁了,只剩下16歲純真可愛的小女兒緹縈。所以她不顧自身性命,為救爹爹,挺身冒死阻擋御駕,向皇帝喊冤,最後成功救父,也贏得一段好姻緣!

《緹縈》由李翰祥執導,演員陣容十分強大,甄珍飾演女主角,王引飾演男主角淳于意老爹,謝賢則飾演名醫弟子朱文,協助緹縈解救師父!宮廷繁複權謀鬥爭、考究服飾布景,本是李翰祥導演擅長的雕琢氛圍。

尤其電影最高潮,甄珍扮演的緹縈睜著泛著淚光的大眼,急奔阻擾御駕,一步步跪向皇帝的面前,地上都是膝蓋跪出來的斑斑血跡,她臉上一副又擔心又焦急替父親伸冤的表情,真的是感動了不少的觀眾。

電影《緹縈》(1971)劇照:左起胡錦、江青、潘迎紫、歸亞蕾、甄珍

據甄珍回憶,在拍這部魅力無窮的歷史年代大戲時,李翰祥當年可是「拿著煤炭筒在燒煙」,才熏齣電影中那股獨一無二的繚繞氛圍,而且導演李翰祥彷彿18般武藝樣樣精通,拍古裝戲的耳環、頭上的盤花、古裝服飾,他都會親自挑選搭配;更常常自己上場示範教戲,「他的手勢比女人還女人,身段演來非常漂亮」,甄珍總是忍不住得誇讚已經故去的大導演李翰祥洋溢出眾的才華。

果然,《緹縈》不僅奪下金馬獎最佳影片,也令甄珍榮獲第17屆亞洲影展的影后,那年,她才24歲。雖然甄珍謙稱自己自己幸運,但古裝扮相的她,嬌俏美麗,縱使電影里她常常「哎呀」掩面哭的很誇張,讓全場忍不出笑出聲來!

但後來想想,16歲的緹縈只是一個少女,面對父親牢獄之災這等沉重大事,小任性亂哭胡鬧一陣,也算是合情合理的吧。

【李翰祥來台成立新公司,甄珍入選「國聯五鳳」】

話說回來,甄珍能夠踏上星途,其實也與李翰祥導演有關。

甄珍與李翰祥導演合影

1963年,李翰祥拍完紅遍半邊天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後,因為與香港邵氏電影公司產生矛盾,所以決定來台創業,成立了「國聯電影公司」(1963——1970),並在台灣招考新演員。

本名章家珍的甄珍,原籍浙江杭州,1947年7月17日出生。父親章沛霖是退伍軍人,母親張鳳曾是電影演員。1955年甄珍隨家人由東京到台灣。

提到進入演藝圈,甄珍笑說,當年其實想當車掌小姐,「指揮一台車,多威風呀!」但初中畢業,當時李翰祥開設的國聯公司招考,好友將甄珍照片寄去,為怕落選,還刻意寫成「張珍珍(甄珍本名章家珍)」,沒想到被相中試鏡。

「試鏡時化古妝,丟個《辛十四娘》劇本叫我背,我中文不好,當然背不起來。」李翰祥是主考官,第一個進去試鏡的甄珍只記得看了10次的《梁祝》,搭配日本學的芭蕾舞蹈,「就擺了幾個姿勢,連詞都沒講」,當時李翰祥鐵青著臉走掉,她以為再也沒機會了。

昔日的「國聯五鳳」,左起:江青、甄珍、汪玲、鈕方雨、李登惠

命運總是奇妙,當年3700多人角逐,甄珍是唯一錄取者,李翰祥以她是「甄」選出來的,取其千中選一,藝名取為「甄珍」。

演藝生涯始於國聯,甄珍坦言「一帆風順」,也因她沒什麼心機、像個淘氣小女孩,導演、製片、美術、燈光師都跟她成為好友,她感謝曾合作過的每一個導演,包括李翰祥、白景瑞、李行等人,「都沒有不合理要求,很客氣。」

後來甄珍與江青、汪玲、鈕方雨以及李登惠組成了「國聯五鳳」——很像是今日的偶像團隊,五位外型亮麗的青春女星,彼此同進同出,穿著漂亮的制服,一起參加出席台灣各地的影展及戲院剪綵等活動,共同創造「眼球話題」!古裝片《天之驕女》(1966)是甄珍主演的第一部片。

看照片往往不能反映真實的情況,雖然當時沒有PS,但是照片有藝術加工過的,有打光過。現在我們再看「國聯五鳳」,最美的自然是汪玲,大眼睛,一頭長髮,標準的瓊瑤女郎,可是她演技實在是攔泥扶不上牆。

甄珍榮獲亞太影展影后

「五鳳」里演技最好的江青最早出頭,甄珍卻也不差,「國聯五鳳」集體出動的《幾度夕陽紅》中,年輕的她把二號女主汪玲的風頭壓得死死的。當年國聯一口氣拍了六部瓊瑤片,《遠山含笑》(1967)和《深情比酒濃》(1968)都是交給甄珍主演。

特別要提的是《遠山含笑》,故事講的是6個中學生在山裡探險,裡面出現了一個特別的男演員叫康凱,才16歲,是個青澀得滴水的少年。後來他去服兵役,離開影壇好幾年,等他再回到銀幕上時,已經有了一個新的名字叫秦漢。

如此「造星」創意的手法,並非李翰祥「國聯」的獨門絕活,而是他把香港那套成熟的電影行銷觀念,一起帶來台灣並影響台灣當時的電影圈。同時更重要的是,香港電影產業行之已久的片場制度,以及歷練豐富的技術人才等,他也一併帶入到台灣影壇。

而「國聯」電影公司所製作的第一部電影——《狀元及第》(1964),公映後就登上了台灣當時的票房冠軍,遑論後來的《西施》(1965)、《幾度夕陽紅》(1966)、《破曉時分》(1968)、《冬暖》(1969)等,都可說是李翰祥為台灣電影留下的重要的作品。

甄珍和劉維斌在電影《幾度夕陽紅》(1966)中的劇照

不過,人的性格都是多面向的。據說李翰祥這位腦袋靈活、才華橫溢的藝術家,經常只顧理想而忽略現實,造成即使自己的電影賣座也不錯,卻因拍片超支超時、資金運用不當,使得「國聯」財務面臨愈來愈大的虧損漏洞。

兼以他最大的資金來源——「台制」廠長龍芳及「電懋」陸運濤在1964年空難離世,失去強大依靠的他,又與其他民營電影公司鬧得不歡而散,甚至對薄公堂!

此時,最不缺資金的官營片廠之一——中國電影製片廠,正值大刀闊斧的擴展期,伸出了豐沛資源的雙手,彼此連續合作了兩部電影其一正是《緹縈》,另外一部是《揚子江風雲》。

《緹縈》可說讓中國電影製片廠贏了里子又顧到了面子。此後,中國電影製片廠積極爭取與民間製片廠的合作模式,拍攝出非常火紅的《女兵日記》(1975)、《成功領上》(1979)等多部軍教片。

電影《新娘與我》(1969)劇照

總歸來說,雖說是因為沒錢,李翰祥才一連替中國電影製片廠拍攝出兩部電影,而且既是官方出品,難免染上政治色彩,通稱「政宣片」也算名副其實;但經典畢竟是經典,叫好又叫座這種事可是騙不了人的,而甄珍飾演緹縈的孝女形象更迥異於她日後瓊瑤女主角的類型扮相,表演自然出彩受觀眾喜愛。

【甄珍與「國聯」冷戰,轉簽「中影」】

甄珍離開「國聯」後,一步步大放異彩。

她跟「中影」簽約,先與白景瑞導演合作《新娘與我》(1969)、《今天不回家》(1969)、《白屋之戀》(1972),由於甄珍在片中表現活潑可愛的形象受到歡迎,遂以「小淘氣」的稱號走紅,並主演不少以淘氣為名的影片。

之後開始跟李行導演拍攝《群星會》、《母與女》(1971)等文藝片。其中,最神奇驚人的,莫過於她1973、1974年連續主演的三部瓊瑤電影——《彩雲飛》(1973)、《心有千千結》(1973)及《海鷗飛處》(1974)。

電影《今天不回家》(1969)原聲大碟封套

甄珍一人單挑女主角,分別跟鄧光榮秦祥林等男星在銀幕上大談戀愛。厲害的是,她常一人分飾多角,例如《《彩雲飛》里,甄珍一下演虛弱夢幻、愛彈鋼琴的長髮深情姐姐;一下子又飾演聰慧機靈、獨立倔強的小歌女雙胞胎妹妹!

在《海鷗飛處》中則更強,她可以從自殺跳海的年輕少婦、賣唱妖艷的跟女,再演到富家任性的女大學生,一人演出魔幻三角!難怪執導這三部瓊瑤電影的李行導演,稱讚甄珍「天賦好、領悟力高,無論可愛或深情的角色都難不倒她!」

在甄珍的極盛時期,她的對手是柯俊雄、鄧光榮、謝賢;秦祥林,秦漢都只是她的點綴。看在許多現仍在星海浮沉的人眼中,甄珍的星運讓人忌妒,但她補充「或許我有一點天分,但我對自己要求很高,例如從來不遲到。」導演李行曾贊她「怎麼拍都美」,侯孝賢也誇「她是天生的明星」。

初做明星常需增添行頭的甄珍,經常處於窮困中,不時向甄媽伸手。個性大膽的甄珍曾經向公司反映調薪,但無人理會。

在電影《緹縈》(1971)中,甄珍和謝賢首次合作

1967年,甄珍拍完《幾度夕陽紅》、《天之嬌女》、《明月幾時圓》、《鳳陽花鼓》、《陌生人》等片,實力得到肯定,與國聯冷戰,李翰祥導演才把她的薪水調整為17000千元,讓甄珍喜出望外。可惜只拿了3個月高薪,國聯就關門大吉了。

所以曾有人問她對演電影有什麼遺憾?甄珍開玩笑說「片酬太低」,當年簽進國聯,月薪台幣1,400元,不管月拍幾部片。簽入中影才「加薪」到一部台幣6萬,她這輩子最高片酬是120萬台幣,她笑著感慨「假如現在演戲,應該不只這些」。

可惜甄珍息影太快,沒能如林青霞那般另創電影藝術成就高峰。但過去了,畢竟就過去了,甄珍似乎也並戀棧往昔的明星光環。金馬獎「終身成就獎」頒獎當天,重站上舞台上的她,儘是雍容華貴的儀態,及誠懇感謝的笑臉,也許青春美貌已逝,但依然掩藏不住一種「電影人」擁有的氣度與光芒!

【先嫁謝賢再與劉家昌結連理,從此夫唱婦隨】

當時因拍攝《海鷗飛處》甄珍赴香港認識了謝賢。謝賢本人風流無比,但風流小子就是好追善良女孩,由於謝賢的熱心及誠意,打動了甄珍這顆成天只有工作,沒有男友陪伴的姑娘的心。

香港《明報周刊》1973年12月2日第264期封面:謝賢和女友甄珍

順便提一句,當年謝賢出演《一簾幽夢》(1975)里的費雲帆,就受到了很多的非議,謝賢甄珍版本的《一簾幽夢》比較貼近原著,沒有汪爸爸的出軌,楚濂沒有弟弟,楚濂本來要幫紫菱補習,但結果時間都浪費在談夢而沒有補習,綠萍和陶劍波都不是搞舞蹈的,而是和瓊瑤之妹陳錦春一樣是台大物理系畢業的高材生。

本來楚濂訂的是老搭檔鄧光榮,結果檔期不合,換上了小生秦祥林。

甄珍沒有把甄甄珍的母親對謝賢有意見,認為對方不是女兒的理想伴侶。謝賢對甄珍展開「跟得攻勢」如影隨形之餘,同時進行「伯母政策」。無奈甄珍的媽媽對他始終沒有什麼好感。

媽的話放在心裡,1974年3月22日,甄珍終於跟相戀的謝賢在港註冊結婚。當時無人知道,事後才傳了開來,香港《明報》頭條,謝賢和甄珍的結婚照片佔了整版,甄媽得知消息十分錯愕,卻也無奈!

電影《龍鳳配》香港版海報

甄珍與謝賢婚後,生活更為忙碌,她與謝賢、鄧光榮三人,組成一個「鐵三角」,夫導妻演,三人同進同退,陸續拍了《斗室》(1974)、《冬戀》(1974)、《盲女奇緣》(1975)、《愛在夏威夷》(1976)。在《愛在夏威夷》中,甄珍還親自上陣主唱主題曲及插曲《別問我》。

可是,就在那年的年底,劉家昌開始了「瘋子行動」,追求已婚的甄珍。此外,台灣的影迷對謝賢也有偏見,媒體不時傳播二人不和的消息,甚至傳言謝賢動手打老婆,大家似乎都不看好這段姻緣,讓謝賢十分憤怒。

這段未被祝福的婚姻只維持了短短的兩年,1976年年底,甄珍在台北召開記者會,展示兩份離婚協議書,一份是中文手寫本,只有二三十個字,是她與謝賢於1975年12月26日簽的「私人協議」;另一份是在律師樓簽署的英文文件,上面的日期是1976年6月1日。甄珍強調:「沒有任何第三者介入我和謝賢的婚變之中。」她說她跟謝賢性格不合,從此謝郎是路人。

甄珍和劉家昌

1976年12月,劉家昌正式以鮮花攻勢追求甄珍;1977年5月,劉家昌與甄珍在記者會上宣布將結婚的消息。據聯合早報報道,鄧光榮當時揚言要掌摑甄珍,為謝賢出氣。

如此亮眼當紅的甄珍,1978年與劉家昌共結連理後,便幾乎退出了大銀幕,夫唱婦隨地遠走美國,經營其他事業去了。

劉家昌稱他第一眼見到15歲的甄珍,就知她是他的老婆,當時他寫了一首歌給她,就是後來黃鶯鶯的《我心深處》。當時李行導演還跟甄珍說:「這什麼玩意,不要理劉家昌那個王八蛋!」

後來劉家昌無論在音樂,電影上都有了成就自己覺得能配得起甄珍時,她卻嫁給謝賢,讓他大受打擊。「我那時覺得我活不下去,覺得自己無能、窩囊,所有的事情、電影、唱片、導演都無法做了,動不了!」

劉家昌更說:「我覺得凡事應分先後,是我先認識甄珍,是他先搶我的,所以我碰到謝賢,一點也不會內疚,加上那時甄珍與謝賢的婚姻有不少其他因素存在。」

甄珍和林青霞合影

【甄珍和林青霞長達40年的美人惺惺相惜】

甄珍和汪玲15、6歲就認識,兩人都屬李翰祥的「國聯五鳳」,入行之初,汪玲帶著甄珍去中央歌廳看劉家昌駐唱,兩人還合作了《幾度夕陽紅》,姐妹淘情誼長達40年。

林青霞小一輪,剛入行時,曾在統一飯店向當時走紅的甄珍要簽名,甄珍買了一瓶香水送這位「小妹妹」,但兩人始終沒有合作過,反而是林青霞拍過劉家昌的《純純的愛》(1974),也因為劉家昌才讓兩代瓊瑤電影首席女星熟了起來。

林青霞橫空出世後,並真正坐實台灣文藝片首席女星之位時,甄珍才徹底淡出瓊瑤片!林青霞在還沒有大紅出席一個台灣活動,到了現場,最先看到的是當紅女星甄珍。甄珍正處於女人最美麗的年齡,又是台灣頭牌紅星,豐滿性感,光彩照人,往台上一站,搶盡別人的風頭。

林媽媽便小聲地對林青霞說,你看看人家甄珍,真是漂亮極了。你再看看你自己,那麼瘦,皮膚都松馳了,怎麼還拍電影?拍出去,不怕人家笑話嗎?我看你拍完這幾部戲,就不要再拍了。還好林青霞最後堅持了下來。

左起:秦漢、鄧麗君、甄珍及關之琳合影

2012年底的某一天,在甄珍家,大美人林青霞起鬨要甄珍在她年輕時的照片上寫幾個字送她,甄珍在照片上寫下了「大美女青霞,大作家、大畫家,你的未來都屬於你」,林青霞則指著甄珍年輕時的照片說:「這臉部輪廓實在好完美。」美人看美人,果然惺惺相惜。

「50年半個世紀,很多跟我合作的人都走了。」甄珍不免感嘆,她這一生,如好友林青霞說的,「她是一個好女兒、好姐姐、好妻子、好媽媽與我們的好朋友」。甄珍最讓人尊敬的是,她始終扮演好人生各種角色,只是她也累了。

甄珍自嘲糊裡糊塗過一輩子,被命運推著前進,年輕時誤打誤撞當大明星,嫁給劉家昌成為稱職妻子、如今又是擔心兒子的媽媽。「金馬獎之後,開始我要為自己打算,該為自己好好活一活了。」

「以前都是為了他們,跟著後面追。」甄珍用50年青春歲月,成就了電影界,而接下來的歲月,她更想要成就的是自己。

責任編輯: 陳柏聖   來源:靜花園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