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遼寧女監瘋狂奴役以三千元買來的犯人

據明慧網消息,位於遼寧省瀋陽市遼寧省女子監獄是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最殘暴、最狂虐、最血腥的「黑暗集中營」。(網絡圖片)

瀋陽第一看守所為利益想方設法把不夠投監條件的人一併送往監獄,遼寧省女子監獄以數千元買一個犯人,對她們進行瘋狂的奴役。

不惜代價投監營利

明慧網報導,瀋陽第一看守所把在押人員送往監獄時,監獄按每個犯人3000元人民幣的價格付給看守所。

有的犯人有高血壓,高達220,有的有嚴重的心臟病,在送監獄時,看守所的獄警給她們藥吃,以便其達到投監的條件。有患傳染性的病人,如犯人張會芳有肝病,也被兩次投入監獄。甚至有的人應該保外就醫的,看守所不放人,硬把人投進監獄。

報導說,有一個犯人,體檢時查出有病,看守所強行家屬簽字,把人投到監獄。該犯人到監獄一年多,病情惡化,患乳腺癌晚期,生命垂危,監獄不得不對他保外就醫。犯人回家後不到半年就離世了。

此外,看守所還不惜一切代價把法輪功學員、甚至是70多歲的人也投入監獄。如70多歲的任秀英、70歲的陳娥被非法關押在女子監獄遭受迫害。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兩三次投監,還有被6次投監,直到她們被送到監獄為止。

強行奴役創收

遼寧女子監獄的獄警瘋狂地奴役花3000元一個買來的犯人,不管其身體怎樣,都要定指標、定任務,完不成就要受體罰,長時間坐在小塑料板凳上。獄警不說是體罰,而是「坐板」,有的被強迫「撅著」,還有「罰蹲」。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圖:坐板(明慧網)

為了趕時間幹完活,犯人一天只能吃一頓飯,上一次廁所,水也不敢喝。犯人說:「這不是要活呀,這是要命啊。」有個女犯人,直到咽氣死了,還有警察說她是裝的。得知她死後,警察驚訝地說:「呀,真死啦?」

犯人有病了就更難,上醫院也不能及時得到治療,等好幾天後拿到藥,也就錯過了治療的機會。

有的犯人受不了就自殘自殺。有個來自南方的犯人用幹活的電剪子把大動脈割開了。

「龍頭企業」年指標一億元

明慧網報導,遼寧省女子監獄第一監區監區長張曉兵於2018年年前喪命。多年來,她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張曉兵曾是遼寧省女子監獄一監區監區長、服裝廠廠長。以張曉兵為核心的一監區和張秀麗為主導的七監區是遼寧女子監獄的所謂創造「龍頭企業」的監區,她們強迫在押人員做奴工,生產服裝產品,出口各國。

一監區管理13個分隊,每隊約五六十人。2016年張曉兵主管一監區時,年生產指標達到9000多萬元,排行全女子監獄的第一位。2017年,女監給她又定了一億元的指標,年前沒有完成,但已完成了9000多萬元,仍為全監獄的第一。

遼寧省女子監獄服裝廠規模很大,有四層樓的生產產房。遼寧女監每一年都會以競標的形式來管理,上繳巨額的利潤,與監獄合作的生產廠家大都是對外出口服裝,產品會出口到日本、美國、歐洲、非洲等多個國家。有些合作的廠家是皮包公司,把代理拿來的訂單送到監獄去加工,那裡常年加工大量的外貿服裝。

法輪功學員慘遭迫害

「在監獄,奴工沒有報酬,完不成任務時還要扣分、罰款,直至用鐵錐子扎頭、用電棍過頸部、用皮鞭打,還被禁止買生活用品、不許洗澡等。」曾被關押在遼寧女監、後逃亡美國的大連法輪功學員王春彥說。

她曾在監獄的三監區(也叫「出口監區」)做奴工,生產出口歐美的服裝。為超額完成生產任務,獄警個個緊張,強力壓迫在押人員幹活。「三監區經常有自殺的,我在那裡時就有一個叫陳小麗的,是一個25歲的女孩子,因為經常完不成產值壓力很大,過度失望的她於2004年上吊自盡。」

2017年4月,王春彥(中)在美國國會裡舉辦的研討會上詳細講述了她在看守所﹑監獄被強迫做奴工的經歷。(李莎/大紀元

明慧網2017年報導:在收集到的167名法輪功學員在遼寧女監被迫害的案例中,有6位因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身體遭受嚴重摧殘,回家後含冤離世。還有多位70多歲和近80歲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那裡。

在那裡的法輪功學員時刻面臨生命危險。

邢丹,現年46歲,曾是鞍山市鞍鋼高中的俄語女教師,2015年她被中共冤判5年,一直在遼寧女子監獄遭受嚴重迫害,身體機能不斷惡化,命危。獄方剝奪家屬探視權,不讓她「保外就醫」。

遼寧鞍山市法輪功學員邢丹(明慧網)

孫敏,50多歲,遼寧省鞍山市法輪功學員,是一名德才兼備的優秀中學教師,被非法判刑7年後,被關入遼寧省女子監獄,不到一個月被迫害出各種疾病,時刻有生命危險。

孫敏(明慧網)

孫敏獲得獎項、證書。(明慧網)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8/0317/1085855.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