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踏云:一句謊話 要用十句謊話去圓

—什麼樣的謊言最具迷惑性?

作者:
天大的假話、再周密的掩蓋,都有露餡的時候。說謊是最不容易的,因為一句謊話可能需要十句謊話去圓,而十句謊話又得一百句謊話再圓。謊話越多,漏洞越多。共產邪靈編造的謊言,有「小謊」、「中謊」和「大謊」之分。這個分類對共產極權國家和西方國家同樣適用。

朋友講的經歷。

當年下鄉的時候,村里發生一起人命案。有兩戶鄰居,東鄰西舍鬧糾紛,矛盾升級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人如果沒有神性的約束,在「恨」這種物質的挑動和催化之下,很容易把雞毛蒜皮的糾紛演變成血光之災。

一天,東鄰父子倆在打地基準備砌牆,西舍家的大人下地幹活去了,只有六歲的孩子獨自在家。東鄰父子見此起了歹意,把孩子哄騙到挖好的地基邊,用鎬頭打死,推進坑裡,隨即用石頭把地基砌好。

西舍大人回家發現丟了孩子,十里八鄉遍尋不見,雖然對東鄰有疑心,但苦於沒有證據和線索,只能隱忍不發。

做賊三年,不打自招。幾年後的一天,東鄰夫婦打架,婦人遭毆,氣急敗壞,破口大罵男人喪良心,把鄰居的孩子都給弄死砌進牆裡。西舍在隔壁聽聞大驚,立即報官。院牆拆掉,地基扒開,找到小孩屍身,正趕上嚴打,東鄰父子倆被槍決。

講完故事後,朋友得出的結論是:天大的假話、再周密的掩蓋,都有露餡的時候。說謊是最不容易的,因為一句謊話可能需要十句謊話去圓,而十句謊話又得一百句謊話再圓。謊話越多,漏洞越多。

朋友的話使我想起中共為栽贓法輪功而鼓譟一時天安門自焚偽案,以及中共至今仍拼命捂得嚴嚴實實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這樣的造假和掩蓋都是同一性質的欺騙,在善良人的不懈努力之下,假以時日,所有真相一定都會大白於天下。

那麼,什麼樣的謊言最具迷惑性呢?

我們先說說什麼樣的話最難求證。

世上有兩種「話」最難求證,一種是「神話」,一種是「鬼話」。這裡的神話是指神仙鬼怪或者關於修煉故事的記載;這裡的「鬼話」是指魔鬼控制心術不正的人編造的歪理邪說。

我們現代人強調的「證實」和「求證」,實際上是受西方實證科學的影響,希望任何事實都能夠被納入儀器測量和重複驗證,恰恰忽略了中國傳統文化中「悟性」的部分。

傳統文化中,不管是佛家講的因果還是道家講的功能、神通,都是勸善抑惡的。在這方面,《閱微草堂筆記》和《聊齋志異》很有代表性。現在人們往往認為前者是嚴肅的紀實,後者是浪漫主義的杜撰。其實仔細看看《聊齋志異》你會發現,蒲松齡和紀曉嵐一樣是個嚴肅的紀實者,只不過他的記述對人物形象、故事細節、情感心理描述細緻、豐滿一些而已。從這個意義講,《聊齋志異》是一部有血有肉有情感的《閱微草堂筆記》。

魔鬼要想削弱神話和修煉故事中正面能量對人的影響,就要用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給人洗腦,使人們認為傳統文化中所有關於神佛、修煉、輪迴、報應的記載全都是迷信和虛構,把人的悟性抑制住,使人不相信自己有神性的一面,從而在人自己魔性的一面放縱時也不自知。每個人都認為做惡非但沒有報應卻有利益的時候,人人都走在一條互害和共毀的危險道路上,就像今天中國大陸被共產邪說毒害的人一樣。

魔鬼在人間的代言人馬克思編造的歪理邪說是地地道道的鬼話,非常具有迷惑性,是用人的智慧和力量無法去求證、驗證並戳穿的,只有藉助高層生命的開示,喚醒我們生命深處的神性和悟性,才有可能使藏身畫皮之內的那個魔鬼在光天化日之下無所遁形。這就是《九評》編輯部的幾本書給我的啟悟。

作為本文結尾,引用《九評》編輯部新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中對各種謊言鳥瞰式的剖析:

共產邪靈編造的謊言,有「小謊」、「中謊」和「大謊」之分。這個分類對共產極權國家和西方國家同樣適用。一個謠言、一則假新聞、一次對政治對手的栽贓陷害,這類謊言雖然性質惡劣,但只是「小謊」;在一段時間內,通過複雜的運作和多方面的配合,製造出來的具有一定規模和體系的一系列謊言,可以稱為「中謊」,例如中共為了煽動民眾對法輪功修煉者的仇恨,於2001年炮製的「天安門自焚偽案」;最難以識破的是共產邪靈編制的「大謊」,因為「大謊」幾乎等同於整個魔鬼的意識形態,它的規模如此之大,層次如此之多,歷時如此之長,涉及方面如此之廣,參與的人如此眾多,參與其間的人如此之「真誠」、「投入」,以至於人們極難看清謊言的全貌和真貌。共產邪靈歷史上編造的「大同社會」的所謂「共產主義理想」,由於無法在局部或短時間內進行檢驗,就屬於「大謊」的例子。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中文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8/0605/1124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