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國式破產:一場大病就被打回底層

中產和破產之間、小康和赤貧之間,只隔一場病。

“警察領導, 我求求你, 別再查“假藥”了行么。”

“我吃了3年正版葯,房子吃沒了,家也吃垮了。”

《我不是葯神》一上映就引燃輿論。

電影中有一群白血病人,被藥費掏空了家底。

而後一個“藥販子”鋌而走險,到印度買回了低價仿版葯。他的葯救了很多人的命,可是他卻因違法,而被判入獄。

裡面,一位老人拉著“假藥案”警察的衣袖,懇求警察別再查下去了:

“我不想死,我想活著,行嗎?誰家沒個病人,你能保證一輩子不生病嗎?”

(((0)))

許多人是哭著從電影院出來的。

與其說它只是電影、只是個故事,它更像當下社會的一面鏡子。

誰家沒個病人?

可是買葯貴,看病難。一場大病,就能拖垮一個家庭。

幾周前,一個給自己買壽衣的14歲女孩,佔據了各大媒體微博頭條。

她叫小周。

小周抱著壽衣,從店裡走出來時,她說:老闆娘沒收她錢,這個世界好人真多。

小周有再生障礙性貧血。近期病情加重,急需造血幹細胞移植。

可治病這些年,家底已空。60萬手術費,她爸媽還在籌錢,但小周想放棄了。

6月20日,她從醫院偷跑出去,買了壽衣。

“我要是死了的話,我爸就不用這樣為我奔波操勞了。”

小周的父母從沒想過放棄。但女兒的“懂事”,讓他們無比心酸。

小周的家,是無數普通家庭的縮影。

他們溫飽無虞,或許還有些積蓄。可是,一場病,就能把他們拉下深淵。

治還是不治?

無論怎麼選,都是錯的。

中國式悲劇:

一人大病,全家判刑

知乎上有篇回答,不是高贊,也不是神回復,只是赤裸的真實。

答主叫雨瞳,她的外公外婆、兩個舅舅,還有父母,都在東北某央企工作。

有一年,外公確診鼻咽癌。

自此後10年,她目睹了3個子女的家庭,從小康滑落至貧困線。

她的小舅,請長假帶著外公全國奔波,只為就醫。大舅為了賺錢,申請到中東工作。她媽媽做後勤,用三姐弟的名義,向單位借錢。

外公的病拖了2年。

他走後,3個子女家底空空,負債纍纍,很多年沒緩過來。

直至今日,雨瞳工作了,拿工資了,還在幫媽媽還債。

後來,她媽媽常對她說,以後自己若患重病,不要治。

對於普通家庭而言,一旦有人生場大病,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的醫療費用,基本上一個家就垮了。

老中小三代人,一人重病,全家連坐。即使多年衣食無憂,大病面前,都可能一夜回到解放前。

患病爺爺自殺

只為省錢救6歲孫子

凡聖6歲了,兩個月前,確診急性髓性白血病。

就在上周,他的爺爺自殺了。

“我死了以後,我的錢都是留給孫子看病用的,你們誰也別搶。”

凡聖爺爺66歲,有糖尿病。十幾年來,老爺子很配合治療,吃藥打針,從不含糊。

可在孫子確診後,家裡20萬存款,很快花完。從那時起,爺爺不再給自己買葯了。

老人東奔西走,又借來了50萬。

那日凌晨,爺爺出了門。早上5點,天蒙蒙亮,有人在小區花園,發現了上吊身亡的老人。

病床上的小凡聖,還不知道爺爺已經“走了”

爺爺去世3個月,小凡聖在醫院,也轉了幾次鬼門關。

家裡外債70多萬。

凡聖爸媽,以前在私企。孩子生病後,媽媽辭職了。後來,爸爸因經常請假,被公司辭退。

家裡的車子、首飾、一切能變賣的,都賣了。

醫生說,凡聖的病很複雜,情況好的話,還要大幾十萬,才可能治好。

“我們也想賣房子,但是小產權房,不好賣,以前沒注意過,誰想過有一天要賣房。”

凡聖媽媽滿目愁容地說。

有房有車的中產

抵不過一場流感

年初,《流感下的北京中年》橫掃朋友圈。

事件主人公,是北京中產,生活中游偏上。有車有房有投資,還有幾十萬流動資金。

這家人的岳父患了流感,在ICU住了三周。

兩萬多字的長文,讓我感覺害怕的,是看到這些的時刻:

“ICU的費用,大概每日8000-20000元”

“上人工肺後,開機費6萬元,隨後每天2萬元起。”

“如果在ICU要呆很長時間,只能賣掉北京的房子。”

老人在ICU撐了20幾天,還是去世了。讀到這裡,無比沉重,又替他們鬆了口氣。

這家人已經考慮賣房了。若再久一些呢?

文章引燃了中產群體的焦慮。

它戳破了人們的中產幻覺,無情地告訴人們:中產和無產之間、小康和赤貧之間,不過只隔一場病。

誰敢說自己永遠碰不上大病?

如果母親病重

你願花多少錢治療?

早年間,台海網曾做過調查:若母親重病,你肯花多少錢?

調查共計400個樣本,84.13%的市民表示,他們願意“用盡資產”,來挽救母親。其中還有65.08%的人,不惜傾家蕩產、負債纍纍。

這是個明知終會“人財兩空”,卻還想做的選擇。

馬末都說過:“當你的親人得了絕症,你所做的選擇都是錯的。”

大病,像懸在家庭頭上的劍。劍落下,便是一場金錢與命運的較量。

據衛生部數據,人一生患癌幾率,高達36%,而罹患重疾的幾率,為72%。

在“一場大病,就能消滅一個中產家庭”的下墜焦慮里,人們活的毫無安全感。

生活如同風浪中飄搖的小舟,我們耗盡全力,或許勉強落個安穩。

只是,安穩是假象,人生多無常。

有一個紀錄片,叫《生門》。講述了4個普通家庭,在產婦重病之下,新生命的誕生或消亡。

其中一個故事,是這樣的:

陳小鳳懷孕8個月,雙胞胎。

剛剛醫生告訴他們,陳小鳳患重症糖尿病,中央型前置胎盤,時刻有大出血的危險。

她躺在病床上,丈夫站在牆邊,默然。

治這個病,手術費最少也得5萬。而他們住院的5千塊,都是借來的。

“如果搞不來錢,恐怕要調整你的期望值。”醫生說的很委婉,但指向的結果,十分殘酷。

醫生走後,男人在牆邊,閉緊了雙眼。

前面似乎是絕境,無路可走了。

一會兒之後,他又抹乾了眼淚,默默拿起毛巾,去給妻子擦拭身體。

後來,男人的哥哥回村裡籌錢。

他們每家每戶走遍,幾百塊幾百塊的湊,還借了民間高利貸,終於湊齊了5萬。其中2萬,是人家迎親的禮金,十幾天後就要還。

手術結果很成功,大人孩子都保住了。

可未來依舊看不清。嬰兒護理費、妻子治療費、巨額外債......

他又能怎麼辦?

一步一步走吧。

兩個新生命,是一層重擔,又是一份希望。

這個男人的柔軟與堅韌、脆弱與堅強,不就是被一次次絕處逢生,逼出來的嗎?

如同影片的英文名一樣,或許這就是生活。 無常的命運,無情的現實,就是生活本身。

國家癌症中心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229.6萬人死於癌症,平均每13秒,就有一人因癌症而死。

加之其他疾病,人這一生,罹患重病的概率不低。

大病如果沒發生在自己身上,就是發生在親人、朋友身上。我們難免要面對這一天,面對那個可怕的選擇。

中產和無產之間、小康和赤貧之間,只隔一場病。在那之前,唯一能做的,或許只有多賺些錢,和好好鍛煉身體。

願風浪後的家庭,都有山重水複的柳暗花明。

願谷底中的生命,都有道盡途窮的絕處逢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鳳凰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