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牟傳珩:聚焦中國特色的萬惡社保制度 全國民眾在集結

————被侵權剝利的全國民眾在集結

世界上最傷天害理的事,莫過於斷人後路,無法安生。如果政府拒絕對公民的養老責任,就會遭到普天下公論唾棄,更何況是對已為退休養老買過單的勞動者進行經濟侵佔、待遇剝奪,致使所有深陷「老無所養,病無所醫」絕境的「兩無受害群體」,經歷長年依法表達訴求,提建議、上訪、訴訟等各種途徑均走投無路。這註定要把「退休雙軌制受害大眾」和「兩無受害群體」等所有被侵權剝利的全國民眾,逼上聯合向政府討債的維權前沿!

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今天,“全面依法治國”口號喊得震天響,政府卻依然對萬惡之首、廣為詬病的中國特色社保制度對勞苦大眾的傷害和造成的嚴重社會不平等現實沒有絲毫反省,更談不上糾錯。

8900萬“退休雙軌制受害大眾”在怒吼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尹蔚民部長曾向全國人民承諾:2014年人社部“著力解決‘雙軌制’‘待遇差’問題。”如今的事實證明,忽悠百姓的所謂退休制度“並軌”純系欺世盜名。中國養老“雙軌制”推行以來,企業職工基本養老金替代率已降低到40%,公務員退休金替代率擴大到92%--107%。公務員藉機大漲工資、退休金、建年金、發車補,機關事業與企業人員生老病死待遇天上地下。企業每一次工資微調都大張旗鼓,機關事業卻借各種名義暗箱增收,導致退休待遇差距繼續擴大。由此造成了一個約8900萬人的“退休雙軌制受害階層”。這是當今中國官民衝突,引發群體事件,最具爆炸性的焦點問題。

2014年1月8日,人民日報刊登代表官員立場的《拉平養老金待遇對公務員不公平》文章聲稱:養老金待遇不能搞簡單的“一刀切”,“如果要一味拉平公務員與企業職工的退休待遇,以‘平均主義’偷換‘公平’的概念,將會對公務員產生新的不公。”此文一石激起千層浪,招之網民的一致撻伐。按此文邏輯,機關事業的勞動(無形勞動)就比企業勞動值錢。是誰,又按什麼標準賦予了“為人民服務”不同勞動形式如此巨大差別的權重,即使退休後的每一天都不等值?公務員們退休卻可以“高薪養老”;而企業職工只能“低薪苟命”,這是什麼社會公平?這是制度性的對勞苦大眾的侵權剝利!八年前,本作者曾撰寫《萬眾炮轟“退休雙軌制”》文章風靡網路,引發包括《新華網》在內的網路媒體紛紛轉載。近期又有《企退工人的11個為什麼》的文章在網上熱傳,被認為代表了8,900萬“退休雙軌制受害大眾”的心聲。近些年來“退休雙軌制受害大眾”不斷在網上網下發起的抗議浪潮與行動,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上海、湖南等多地都發生過街頭抗議。最近網上還有不少上海大媽、北京大媽上街抗議“退休雙軌制”視頻——今天,8,900萬“退休雙軌制受害大眾”都在怒吼。

“兩無受害群體”中的“‘工齡歸零’受害群體”

所謂“兩無受害群體”是指因政府侵權剝利所造成的“老無所養,病無所醫”群體。“兩無受害群體”中最典型的就是“‘工齡歸零’受害群體”。2017年全國人大開幕後,人社部尹蔚民做客新華網《部長之聲》,回應網民關切時稱:“一億多的人沒有納入到(養老保險制度)這個範圍,這是最大的不公平。”但他卻刻意迴避了人社部依據早已被撤銷的內務部(59)內人事福字第740號復函及其衍生文件,剝奪千千萬萬因各種原因(被勞改勞教、開除、辭退、離職、出國、檔案丟失等)中斷過工齡的勞動者的退休權益。這種以“不得減損公民權益”的59年過時部門信件,非法設置“視同繳費工齡”認定條件,即“工齡歸零”野蠻政策,致使眾多一輩子為國家工作的勞動者(他們都以自己的“視同繳費工齡”為退休待遇買過單),被非法排除於國家社保體系之外,使之根本“無軌”進入正常退休通道,這是比“退休雙軌制”更不平等的非人道權益剝奪,絕不僅僅是“待遇差”的問題,而是根本就沒有任何待遇的問題,以至於陷於“新時代”中國特色“老無所養,病無所醫”的悲慘境地,由此而形成了一個由政府一手製造出無軌退休的“‘工齡歸零’受害群體”。政府非法拒絕付出勞動者已經積蓄在國庫里的養老儲備金行徑,如同國家銀行拒絕向儲戶還本付息一樣性質惡劣。因此,所有“‘工齡歸零’受害群體”都是政府的債權人。依據法律規定,任何政府機關“減損公民權益”都要依據法條,出具文書,遵循程序,允許複議,甚至聽證。而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今天,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依然非法濫權,不僅維護官民“退休雙規制”的嚴重不公平,更暗箱剝奪一些勞動者退休的終生經濟權益竟不依法律,不遵程序,且無法投訴,不能複議,真可謂對民眾權益“一劍封喉”之衙門首惡。這正是中共“十九大”提出“全面依法治國”新時代背景下,法治實踐極其荒唐,政府部門極不負責,涉及面極其廣泛,後果極其嚴重,也更為急迫的人權問題和民生問題。

千千萬萬“兩無受害群體”走向維權前沿

2018年2月22日,青島異見人士與北京異見人士一同,代表海內外《千人聯署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簽名人,依法正式成立“‘工齡歸零’受害群體”公民起訴團,親赴北京起訴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這是當代中國異見人士首次代理民眾,聯合狀告國家部委的一次嘗試,標誌著千人公民起訴團正式走向維權前沿。在這次群體維權活動的影響下,2018年4月17日,浙江省眾多退休勞保金被抹殺的“兩無受害群體”,拉起橫幅“抹殺工齡、違法犯罪”,在省城集體維權,要求省長一級的領導接訪,解決訴求!他們表態這是最後一次省內抗議,再不解決,將集體進京上訪。此事件影響巨大。

在“兩無受害群體”中更具影響的是千千萬萬退伍老兵維權群體。老兵維權群體主要訴求就是工作安置、社保待遇和養老無規問題。繼前兩年大批退伍老兵到北京包圍軍委大樓後,近期河南漯河、四川中江、江蘇鎮江等地也先後發生退伍老兵維權聚集抗議事件。近兩年,中國爆發了兩次大規模的老兵抗議事件,一次是在2016年10月,上千名退伍軍人身穿迷彩服聚集在北京市中心的國防部八一大樓前靜坐抗議;另一次是2017年2月,數百名退伍軍人再度聚集北京,在中共中央紀委門外抗議。“兩無受害群體”還包括大批被買斷工齡者及無數下崗工人,他們都失去了養老保險待遇。多年來,他們不斷到國家信訪局等各職能部門維權,但都被冷漠拒絕。此外,還有眾多民辦下崗教師,他們畢生為教育事業貢獻,卻沒有養老保險待遇,也是“退休無軌受害群體”的一部分。他們也都不斷走向街頭、集體抗議,相關事件不絕於耳。

世界上最傷天害理的事,莫過於斷人後路,無法安生。如果政府拒絕對公民的養老責任,就會遭到普天下公論唾棄,更何況是對已為退休養老買過單的勞動者進行經濟侵佔、待遇剝奪,致使所有深陷“老無所養,病無所醫”絕境的“兩無受害群體”,經歷長年依法表達訴求,提建議、上訪、訴訟等各種途徑均走投無路。這註定要把“退休雙軌制受害大眾”和“兩無受害群體”等所有被侵權剝利的全國民眾,逼上聯合向政府討債的維權前沿!

全國民眾都在期盼著、醞釀著這一天

長期以來,那些制定社會政策的官員們無論在職、離職,大都以“人民”的金字招牌當作“免費證券”,在一切社會保障領域“通吃”免費大餐,享受公費旅遊,公費療養、高端病房等而對民眾利益不斷擠壓。國家領導人對外可以不經納稅人的認可大肆撒幣,而對國內百姓疾苦卻如此冷漠。政府寧肯花錢鎮壓被逼上絕路的維權困難群體,致使維穩經費高于軍費,也不肯出資解決養老“雙軌制”差距與“兩無受害群體”養老、醫保等具體問題。眼下,不少被侵權剝利者們的維權腳印,已經深入了全國人大、國務院、信訪局、法制辦、人社部及各級以人民命名的法院,但所有閃亮國徽下的大門,回應的都是無情地一腳。本文握有大量毋庸置疑的充分、確鑿的事實、證據與資料,並以身體力行的公民維權行動調研得出結論:中國法制已進入了最荒唐的時代:政府不依法行政;法院不依法審判;上訪多被欺騙;民眾無處伸冤。當今中中國,最不講法律的是法院;最不講公平的是政府;最不解決問題的是信訪。

在此無法無天的災難性現實面前,民眾就只能寄希望於正當性的抗爭運動。這是實現憲法保障基本人權的重要途徑。儘管現行憲法,更多地體現著執政者的單方面意志,但在形式上所承諾公民權利的內容,足以成為現階段中國公民“街頭維權”的法理基礎。國家憲法明確規定:公民對任何國家機關和公務人員都有監督和提出批評、建議的權利,公民有言論、集會、遊行示威,充分表達自己意願的權利。現代社會的法治秩序,是在公民權利對公共權力的博弈過程中逐漸形成的。當下的群體性事件多為公民大眾基於聯合行動機制而實施的公民集體行動,屬於公民權的基本憲法權能。它在將多元主體的利益訴求付諸公開集體抗爭形式的同時,為建構一種滿足多元利益主體之間制約、對治的政治生態提供了模式。

在今日中國,每個受害群體都開始在各自的地域吹響集了結號,一旦所有被侵權剝利的全國民眾,形成共識,認識到只有公民正當性抗爭運動走向聯合,才是解放自我和救贖國家的根本出路時,所有的船隻都會楊帆出航。全國無數個被公權力侵害的遍體鱗傷,甚至被斷絕後路民眾,都在期盼著、醞釀著這一天!那些維穩力量的成員們,如果有一天,你們也被斷了生活後路,會不會也期盼著、醞釀著這一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