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美貿易戰和超限戰同時打 川普憤怒:不能再拖

川普2018年初簽署一項新法案阻絕中墨毒品進入美國。

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領銜的代表團將於明、後日(當地時間8月22日至23日)在美國與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及其團隊就中美經貿問題展開磋商。胡平表示,這次談判可能只是為接下來高級別的談判做鋪墊,不過美方普遍不看好這次中美貿易談判。16日川普總統表示,來自中國的、以芬太尼為主的類鴉片毒品“正在殺死我們的人民”。美國軍方白皮書披露,中共正在動用包括“毒品戰”在內的“超限戰”對美國發動攻擊。

芬太尼比海洛因毒50倍。

中共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領銜的代表團將於明、後日(當地時間8月22日至23日)在美國與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及其團隊就中美經貿問題展開磋商。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美方打貿易戰,不僅僅是希望一勞永逸地解決貿易逆差問題,也希望藉此防止一個專制中國的強勢崛起。而且,貿易戰背後表達的是中美間全方位的衝突,所以很多人稱之為“新冷戰”,這毫無疑問對中共當局構成了更嚴重的挑戰。

中共對此局面感受到很多困難之處,既有短期的困難也有長期的根本性的困難。而美方也需要處理兩個問題,一是階段性的成果和勝利,二是長遠的戰略安排。

目前更直接的問題是如何取得階段性成果,而這也是中共目前急於想處理的問題。所以我們接下來會看到的還是些階段性的問題,但我們也該意識到,這已揭示出雙方間的矛盾要遠比他們目前公開提出的問題深刻得多。

胡平還表示,這次談判之後可能會有更高級別的談判。在11月,習近平和川普也可能會再次會見。這次低級別的談判可能只是為接下來高級別的談判做鋪墊。

不過美方普遍不看好這次中美貿易談判。

華盛頓保守派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對美國網路時政雜誌“POLITICO”表示,本輪磋商甚至可能不會觸及貿易議題,“關鍵在於,美國財政部不掌握權力,”“財政部無法達成貿易協議”。

路透社稱,4名商界的中美消息人士表示,他們對此次會談期望不高,如果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官員不參加的話更是如此。他們說,邀請參加協商可能是為了穩定市場。

英國路透社8月21日刊登對川普總統的專訪,川普說,他對這次的中級別會談並未抱很大期望(did not anticipate much)。他還強調,不對解決中美貿易爭端設立時間表:

“我喜歡他們,我有一個非常長的視界(horizon)。”

“(解決貿易爭端)需要時間,因為中方做得太久太久了,他們已經被慣壞了。他們與那些,坦率地說,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人打交道,結果把我們置於現在這樣的境地。”

中共新鴉片戰爭川普:這真是令人憤怒

這“幾乎是一種形式的戰爭”,毒品“正在殺死我們的人民”,美國總統川普(川普)在8月16日的內閣會議上這樣形容來自中國的、以芬太尼為主的類鴉片毒品,“我對此非常堅定。這是一個恥辱,我們可以阻止它”。

洛杉磯衛生官員說,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估計,僅2016年,就有6.4萬美國人死於毒品過量,其中2萬人因攝入芬太尼死亡。美國芬太尼的絕大部分源頭都在中國。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7年2月曾發布一份題為“芬太尼:中國對美國的致命出口”的研究報告。

美國國會下屬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2017年2月曾發布一份題為“芬太尼:中國對美國的致命出口”的研究報告。(USCC網站截圖)

報告說,源自中國的芬太尼,成為引發美國近年來致命毒品危機的一個主要原因。它們多是先從中國被運往墨西哥和加拿大,而後再走私進入美國的。

美國陸軍特種作戰司令部在2014年9月26日發表的一份題為“應對非常規戰”的白皮書披露說,中共解放軍空軍少將、國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員會副秘書長喬良和前空軍大校、戰略問題研究中心主任王湘穗,概述了中共如何利用軍事和非軍事行動相結合攻擊美國的計劃。喬良說:“超限戰的首要規則就是沒有規則,沒有什麼被禁止的。”

白皮書指出,根據喬良和王湘穗的“超限戰”戰爭論,中共將會使用一系列手段來贏得戰爭,其中很多都是超出常規戰的領域,包括“毒品戰”。

中歐大學高級研究員、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學院訪問學者Markos Kounalakis認為,“在21世紀中共對美國的鴉片戰爭中,芬太尼充當著武器的角色。”

他說,芬太尼今天已經殺死了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是中共兩面(two-faced)戰略的另一個例子。這種化學品真正的價值是被中共用來作為一種“有利可圖”的鴉片出口品,同時也可被用來“摧毀美國社區,攪亂美國的政治格局”。中共對鴉片戰爭如何能夠“震撼一個國家”並“摧毀一個帝國”非常清楚。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