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琢磨先生:西門慶說:世道變壞了

西門慶說:可是我家裡美色再多,跟我外出嫖娼也沒關係啊,你有法拉利就不打滴滴了?人性從來就不因為身份和地位而發生改變啊,從根本上說,我也是個男人啊。

不知道怎麼回事,最近清河縣忽然興起了一股妖風,當地老百姓都在傳聞西門慶性侵了勾欄院一個叫李桂姐的黃花大閨女。這讓西門慶非常鬱悶也十分的委屈,這李桂姐的姑姑是自己的二姨太,李桂姐的媽媽開了一家妓院,你說這生意該不該照顧?李桂姐是她媽的頭牌,這句話看著特別像罵人的話。李桂姐要正式接客前,必須得有個有頭有臉來首嫖,按照當時的規矩,這樣才能是一個有身份的妓女。

西門慶當仁不讓,糾結了自己的一群好兄弟在勾欄院開了一個Party,期間忍耐不住就把李桂姐拖到後面把事給辦了。萬萬沒想到,清河縣一群‌‌“小人‌‌”,至少西門慶是這麼覺得的,所謂的小人就是吃瓜群眾,竟敢嘲笑起自己來,還編了各種段子來諷刺自己。西門慶何等人物,清河縣十大傑出青年之一,經營著當地的生藥鋪,緞子鋪,當鋪,還有走私生鹽的物流生意,跟當地政府也有極好的關係,因為無數官員的官吏債是他借的。

什麼叫官吏債呢?就是對官員打白條。官員在京城被認命後,朝廷是一分錢都不給發的,官員上任途中的差旅費都需要自己籌集,官員還得需要個師爺吧,上任後還要打點當地的直接領導吧,西門慶就是專門借錢給他們的人。官員也沒什麼可以抵押的,只能打個白條給西門慶。

試想,這麼一號人物,如今卻被整個清河縣的人嘲笑,是可忍應伯爵不可忍。咦,這事管應伯爵什麼事?應伯爵算哪根蔥?應伯爵是清河縣十大傑出青年之二,西門慶還是個小混混的時候,糾結了包括自己在內的十個人,其實就是平時一起經常逛妓院的十個混混,在玉皇廟拜了把子,舉辦了清河縣首屆十大傑出青年的頒獎典禮。應伯爵排行老二,成了西門慶的主要智囊。

應伯爵說要堵上清河縣群眾的嘴,首先得把自己塑造成一個英雄,所謂英雄,就是推動時代做出了巨大進步的人,比如司馬遷啊,比如愛因斯坦啊,比如里根啊。西門慶為什麼是個英雄呢?因為他為清河縣群眾的生活提供了很好的便利,如果沒有西門慶,清河縣人民的病怎麼治?清河縣人們的衣服怎麼做?清河縣的妓院生意誰光顧?這麼傑出的一個人,你們諷刺他,你們還是人嗎?當然不是人,是小人!

什麼是小人?就是道德敗壞的吃瓜群眾,這些人對社會沒什麼貢獻,每天吃飽了睡睡夠了吃,只要有點風吹草動的八卦,他們就樂此不疲。他們有什麼資格可以嘲笑西門慶?他們的嘲笑是對傑出人物的羞辱,他們是阻礙社會進步的絆腳石。如此以來,誰再敢嘲笑西門慶,誰就自動對號入座了小人。

西門慶說:那還有人有根本就是湊個熱鬧呢?應伯爵說:不行,必須強行劃分成兩類,這樣才方便堵上他們的嘴。你成不了英雄,你就是小人,而小人是絕對沒有資格嘲笑英雄的,吃瓜湊熱鬧都不可以,不管英雄做了什麼,你們都沒有資格去圍觀。

這是第一步,應伯爵說。第二步呢?一定要混淆概念,那就是像西門慶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去妓院?而且就是去妓院,他怎麼可能性侵個妓女?為什麼不可能呢?因為西門慶何許人也?家裡美色成群,別說吳月娘李嬌兒等人,就是那個潘金蓮和李瓶兒,讓人一看就覺得,西門慶還不得累死在家中?說西門慶出門去跟別的女人鬼混,真的是屌絲被單身限制了狗的想像力。

西門慶說:可是我家裡美色再多,跟我外出嫖娼也沒關係啊,你有法拉利就不打滴滴了?人性從來就不因為身份和地位而發生改變啊,從根本上說,我也是個男人啊。

應伯爵說:話是這麼說,但是群眾不這麼想啊,他們的想法很單純,他們沒有這麼好的想像力的。

第三步呢?必須把這事搞成一個陰謀論,河北橫海郡有個柴進柴大官人,一直想擴張地盤,來進入我們清河縣來做生意,這屬於海外敵對勢力,想拉清河縣群眾進入水深火熱地生活中,我們能答應嗎?我們不答應!這是亡我清河縣之心不死。這是一個局,這肯定是一個局!

第四步,雖然到底可以堵上清河縣群眾的嘴,但是最討厭的是清河縣的一幫文人,沒事抓住個熱點就批判一番,怎麼辦呢?就發動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群眾說他們為了蹭熱點不知廉恥,胳膊肘向外拐,吃人血饅頭,發動群眾鬥文人。

西門慶聽後,大加讚賞,將應伯爵視為親生的知己,照計行事。

果然,清河縣變得鴉雀無聲,再也沒人敢提西門慶這個名字了。至於西門慶到底幹了些什麼,也沒人過問了,只要一問,就是小人,就是屌絲,就是被敵對勢力利用了的人,就是吃人血饅頭蹭熱點。

從此,清河縣也沒有了任何娛樂與八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琢磨先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