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鮮為人知的真相!方誌敏「北上抗日先遣隊」殺人撕票

由於民團和自衛隊不堪一擊,紅軍很快便攻下了廿八都。這一仗除了槍枝彈藥,紅軍還掠走大量食鹽、布匹、現洋等數萬元的財物;中午時分,紅軍又把未逃走的地主、商人及其家屬,不分男女老少共二百多人統統當作「財神」綁架到江西去,讓家人拿錢去贖,但有些人贖回來了,有些人則被撕票,有些人更人財兩失。

方誌敏領導的紅軍在江西殺人越貨,中共則稱其為“北上抗日先遣隊”。

1932年4月間,中共方誌敏領導的紅軍乘江西衰娜妮贛劇團在廿八都水星廟做戲一個月的機會,派暗探來偵察駐鎮民團和自衛隊人數、武器、行動規律,同時也摸清了當地富戶情況。紅軍暗探化裝成賣水果、劇團工作人員或觀眾,見樓上兩邊坐的女眷,手上帶亮閃閃金鐲子的,就留心打聽。一個多月後的6月28日,紅軍廣豐獨立團由團長周良瑞、政委吳光丕親自率領,會同游擊隊、花槍連五百多人,還有大批挑夫,星夜奔襲廿八都。

由於民團和自衛隊不堪一擊,紅軍很快便攻下了廿八都。這一仗除了槍枝彈藥,紅軍還掠走大量食鹽、布匹、現洋等數萬元的財物;中午時分,紅軍又把未逃走的地主、商人及其家屬,不分男女老少共二百多人統統當作“財神”綁架到江西去,讓家人拿錢去贖,但有些人贖回來了,有些人則被撕票,有些人更人財兩失。

當時有個叫金慶康的人,他當時在讀小學,因為聽到風聲,全家逃到衢州去了,結果他父親開的商店裡的貨物都被搬空了。跟著紅軍來的廣豐遊民,手上纏著紅布,也跟著搶,連籮筐也搶。

同年9月5日,紅軍廣豐獨立團和閩北獨立團又帶著赤衛隊、花槍連第二次攻打廿八都。這次除打死守軍三十多人外,再綁架士兵、地主和富紳三十多人為“肉票”。繁華了幾個世紀的富饒古鎮從此蕭條、冷落。1933年慕名而來的郁達夫便目睹了這個“雞鳴三省”古鎮的一派衰敗景象。

廿八都故老對當時“過紅軍”的浩劫記憶猶新,《衢州文史資料》對此亦有記載:

街上貼滿了“打倒國民黨!打倒土豪劣紳!工農兵聯合起來!列寧主義萬歲!”等標語。楊益豐、隆興源南貨店和楊元亨、金同順布店等二十多家大的商號店堂,全被砸開,門板七零八落,櫃檯東倒西歪,籮筐隊忙著裝貨待用。有幾個地主的家眷正在哭爹喊娘。

中共的歷史資料上說,方誌敏的紅軍叫做“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他在獄中寫了本《我愛中國》,還做了首詩:“敵人只能砍下我們的頭顱,決不能動搖我們的信仰!因為我們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為著共產主義犧牲,為著蘇維埃流血,那是我們十分情願的啊!”所以很賺了些當年青少年的熱淚,原來也仍然是殺人越貨、破壞穩定、破壞抗戰的土匪。

當年紅軍的口號是“上等人一掃光,中等人不要慌,下等人來相幫”。今年六十一歲的楊展三,他的祖父楊瑞球就是在“一掃光”之列,第一次“過紅軍”時被紅軍探子夏娜妮用斧頭劈死。但也有人說夏娜妮只是流民,因為搶了老實農民許榮生的老婆遭楊瑞球干預而懷恨在心,所以在6月28日那天跟著紅軍殺回廿八都報仇。

這個楊展三的父親叫楊怡,做過國民黨軍事機場場長和航空總站站長,中共為了竊取黨國機密,派了個年輕清秀的女共產黨員去接近楊怡,這個女人就是楊展三的生身母親。1949年,這個女人穿上解放軍軍裝做官去了,楊怡卻被關進了牢房,他們的孩子楊展三則進了孤兒院。在這個悲歡離合、富有傳奇色彩的故事中,中共黨人的殘忍黨性和全無人性的本資,到得了淋漓盡致的展現。儘管楊展三後來沒有找到他的母親,但我相信這個拋夫棄子的狠心女人,在歷次的運動中也決逃不出被載上“特務、叛徒、走資派”的帽子而大吃苦頭的報應。

百孔千瘡之殘山剩水中,竟也浸潤著這樣多的傷痛、這樣多的悲愴、這樣多的酸甜苦辣、這樣多的罪惡,《發現廿八都》又一次攪動了沉重而痛苦的血腥記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鐵血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