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盧斯達:外交官之死——敵人的流言 自己人的處刑

五六年前我到過台北,在101大樓的廣場也與傳說中的“愛國同心會”不期而遇,當然還有那片腥紅旗海。後來聽說他們不時襲擊在相近位置擺攤的法輪功,柯文哲上台,然後聽到關於柯文哲政府是否刻意放任,不作清剿的討論。

相å<div id=

³å›¾ç‰‡" src="//m1.aboluowang.com/uploadfile/2018/0916/20180916101725376.jpg" />

我可以想像“言論自由”這個理由一定會跑出來,然而“愛國同心會”自己也不尊重他人的言論自由;更嚴重的是,他們公開“促統”,據維基所載其主張是希望台灣接受“一國兩制”,統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

台灣擁有全亞洲數一數二的言論自由,因為它有來自主權國家的力量。而“愛國同心會”只是用“言論自由”做掩護,去拆除其他人的“言論自由”。民主國家對人權和各種自由的保護,經常被人反過來不正當利用(exploit),作為動搖該國家的後門。

最近中東的卡達半島電視台,竟然對台灣生了興趣,並製作了一個名為“台灣:間諜、謊言與兩岸關係”的偵查報道,證據確鑿揭露中國透過台商,間接豢養愛國同心會和統促黨等統派組織,在台灣內部裡應外合製造混亂和衝突。

這個系列報道的詳細程度,已經是情報級,相較之下台灣的國安部門無疑是怠工已久。有評論指,這個事關重大的報道,並沒有在台灣受到廣泛引用,台灣社會對於國家遭到系統滲入,沒有多大關注,表現非常麻痹。

尤其是中共在台灣布下了那麼多傳媒機構、文化人、作者、名嘴,他們日夜文攻兼使用經濟做武嚇之下,一般人的中國認識只能是扭曲的。

我所接觸的台灣人,碰巧都是散發一種氣質:溫良恭儉讓;我經常有一種感嘆:他們人太好了,而太好的人總會被人佔便宜。出了台北,在其他更加鄉村的“地方”,這種感受就更深刻。天高海深,台灣地方又大,他們不容易感受大陸的人海戰術和殖民政策。物價、樓價和其他因素加起來,就是過日子比較容易,說得不好聽就是容易混混噩噩,對外面的事情無知覺,容易產生隔江猶唱後庭花的偏安悲劇。

也許很多聲稱對大政治沒有興趣,只在乎“社會進步”的無政治選民,認為日子再差,也差不過現在。之前台南有洪水,人仰馬翻,有憤怒的“現場觀眾”打電話到論政節目,怒叫:“不如給大陸來管好了”;日本關西受暴風吹襲,機場關閉,中共製造了“中國派救援幫助中國公民”的假新聞,台灣島內又是一陣“中國大陸很好,台灣不行”的討論引導,後來才證實是假,因為橋已斷了,沒有國家可以做到什麼。

台灣式良民是令人寒心的

但就是這種日積月累的印象灌輸,令台灣人自己也產生“大陸很進步”的意識。甚至會有人認為,有一天給雷厲風行的中國政府管治,可以解決台灣島內那些久治不解的問題。

但事實上差,可以更差。這些問香港人,或者經歷過日治的台人就會曉得。政權轉移、異族入主,往往只有唏噓。網路上的台灣人喧鬧不已,國民滯日、南部洪水,彷佛就是天下間最大的事。但真正的大事,例如卡達半島電視台的事情,每日擺在101的紅旗海,就沒那麼多人關注。這其實是一個輿論工程,一種Social Engineering,令敵對國家的國民,不在乎大問題,每日就因為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自亂陣腳。

台灣式良民是令人寒心的,他們對危機的遲鈍、對主權問題的無感,最終會在選票上反映。遲鈍人執掌的民主制度,也應付不了急風勁雨。台灣也有“國際化焦慮”,認為島內人不在乎外面發生什麼事。但其實國際哪裡每說到台灣,島內人都會爭相引用,但唯獨是真正與台灣的生存發展有關的命題,就給稀釋掉,接觸不到島內的大多數。

這當然是說美國全面進行圍堵中共國,台灣要怎樣站邊的問題。那些負責帶風向的人,令普遍人還以為中國是經濟出路、未來是中國世紀、貿易問題只是川普這個神經漢搗亂的政治宣傳,亦是同一套招式。

事實是不選擇也是選擇,選擇不站邊,便是站了另一邊,在這個大變局中失去機會。蔡政府在外交上表現出的“老成持重”、謹小慎微,大概是受限於陳水扁時代的經驗——當時中國和美國和鳴親密,當然會事事節制著台灣。這種挫敗心也就在內部延續到今天,使整個國家在外交問題上呈現未必再需要的自我捆綁。

在川普政府極具影響力的中國問題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月前表示,台灣此時應採取主動,對“印太戰略”提出積極、具體、開創性的想法,他說:“這是台灣的大機會”。

正面而言,美國是說有事可以跟台灣交易,但反過來說,就是放話給台灣聽:你們究竟是不是想加入我們的聯盟?

竟然還要中東電視台告訴我們

這是個一概而論而未必準確的印象:台灣是一隻戰艦,但大多數住客是純樸保守的人民;他們生性自足和放心,對於外界和情報,有根深蒂固的冷漠;加上刻意的推波助瀾,就有了今日的局面:島內的官方放任著敵人和姦細,而他們的確切底細卻要由一個中東電視台搜集出來。

關西機場旅客受暴風所困,中國使館派人“強力救援”的假新聞,在台灣內部造成了龐大壓力,最終中華民國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在9月14日清晨,於官邸自殺身亡。人死了之後,帶風向的還是繼續扭盡六壬。但日本NHK報道,蘇啟誠有留下遺書,清楚表明“不堪外界嚴苛批評,感到痛苦”。

並不是說人死為大,不能批評。政府做得不好,人民絕對有批評的權利。但如果批評是基於假消息的網路批鬥、滯日旅客巨嬰式的伸手民粹、再加上不懷好意的“社會工程人員”煽風點火,就不會是公義和問責,而是顯示整個台灣網路著了中國的道,中了埋伏。雖然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他們而死。

其實大肆宣傳“撤僑功績”,以顯示今日中國已經強大起來、國威遠揚,是中共近年的國策,已經有幾年了。正如中共政府曾經強烈加持的《戰狼2》,也是宣傳“中國護照好”,宣傳國民走到哪裡“背後都有一個強大祖國”。台灣人一見熱屁股就貼上去,在假新聞的引導下,群起自貶,鞭韃中華民國政府“撤僑不力”。

命是中國害死但執行的卻是台灣

事件發展到有外交官含冤犧牲,從更深層次而言,是顯示了台灣社會長期“著道”,病情不輕。各種政治宣傳和輿論操作日以繼夜放送,台灣人已習慣了把自己想像成百無一用,而把中國想像得比事實上強大。令人痛心的不只是人命傷亡,而是中國已經在各國製造出一股心理力場,令大量人口產生基於假新聞的極端心理自貶。命是中國害死,但執行的卻是台灣自己人。

這種網路欺凌可以爆發,是因為很多人長期都被植入了“中國很捧捧,台灣在末落”的意識,一看到假新聞,就感到想法為現實所證,輿論就此燃燒起來。

中國共產黨是靠宣傳戰和間術取得政權。“共產黨萬歲”的硬銷是最下乘的,它最精銳的力量,在你我之間,使用的套路是“民主”、“言論自由”、“要政府問責”等等最偉光正的口號。

這套機器試圖令你感到四面楚歌,總是主張大勢已去、亦不會有盟友來支援。弔詭的是,言論自由的環境,反而成為宣傳機器“支部建在連上”的助力;保護國民的人權思想,反成國家安全隱患。社會和網民是否需要檢討?國安機關是否需要改革?這是個很大的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