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周曉輝:北大再次掀開恥辱的一頁

——今日的北大 已了無生氣

被中共視為早期重要領導人的李大釗,在北大長期宣傳馬克思主義,蠱惑學生,而其十年間之所以可以一直平安無事,一是北大的保護,拒絕北洋政府通緝的壓力而將其解聘,二是北洋政府對學術、對北大的尊重,不以武力、權勢壓迫。試想,今天的北大能有這樣的勇氣嗎?今天的中共能容許治下的北大聘用一個「反共」人士嗎?從北大任由自己的學生被抓就知曉這完全是天方夜譚。

今天北京大學的所在地,曾經是美國人司徒雷登創辦的燕京大學校址。這是1926年的燕京大學校園。(公有領域)

近日,在北京大學發生的兩件事又引起了外界的關注。一件是北大畢業生張聖業在校內被中共便衣暴力綁架;一件是北大決定成立北大委員會巡察辦公室和北大內部控制管理辦公室。

據北大歷史系學生於天夫發布的消息,11月9日晚,他以及一些路過學生在北大校園內遭到一夥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按倒毆打,他並目睹了張聖業被暴力帶上黑色小轎車的過程。於天夫還透露,當時有圍觀學生用手機拍照,黑衣人要求他們刪除照片後才能離開。

對此,於天夫表示,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特權,使這些人膽敢這樣地踐踏法律法規,不但在校內綁架畢業生,還對路過學生用腳踹,“如果這些東西算不上黑社會行為的話,那什麼樣的行為算得上黑社會行徑呢?”他並質疑校方,但校方給出的回復是:警告全體學生不要參與支持最近的勞工權利活動,強調如果學生“挑戰法律”,將為此承擔責任。

無疑,這樣的經歷會讓無數個於天夫們重新審視中共治下的中國,重新審視貌似光鮮的北大。實際上,從今年4月北大外院學生岳昕因要求學校公開二十年前強姦學生的中文系教授的內部處理文件而遭到威脅後,北大不少學生就應該是切身感受到了寒意,那就是中共的鉗制已經深入校園,任何異見都不被當局所容,而號稱“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北大早已留在過去的歲月中,如今的校方成為了助紂為虐的幫凶。知曉這樣的事實,有多少學子的內心會感到悲哀?

不知是否與岳昕、張聖業這樣有著獨立思想的學生“挑戰法律”、“挑戰當局”有關,北大新成立了北大委員會巡察辦公室和北大內部控制管理辦公室,顯然其主要職能應該就是加強對校內學生的控制,將老師和學生的不滿和抗議消滅於萌芽中。這註定將在北大的歷史上成為恥辱的一頁。

在這恥辱的一頁上,北大讓人側目的不僅僅是打壓學生,亦包括配合當局打壓教師,允許信息員舉報教師,限制講課內容,開除課堂上講授異見的老師等。今年6月,北大還拒絕兩名香港大律師到校授課,該課程是香港大律師公會與北大合開的一門課程。彼時法律界質疑事件背後有政治因素,即中共意圖教訓曾就一地兩檢等議題批評當局的大律師公會。

這樣的北大讓人窒息。然而,曾經的北大不是這樣的,她曾有著海納百川的氣魄,有著獨立的學術精神,有著一群懂得如何維護“大寫”、如何愛護教師學生的校長和行政人員,更擁有一些特立獨行、讓人高山仰止的教授。而這樣的北大卻只存在於1949年前的國民黨統治時期。

1939年前後,國民政府教育部三度訓令西南聯大(由北大、清華等高校聯合組成)必須遵循教育部核定的應設課程,使用全國統一教材並舉行統一考試等。這項命令卻遭到了聯大教務會議的拒絕,並推舉馮友蘭教授起草了《抗辯書》。國民政府收到此書後,只得對此事不了了之。

還有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蔡元培任北大校長十年期間,他曾七次提出辭職,以示抗議。1919年第三次辭職是因為“五四運動”中,北洋政府抓了不少北大的學生。雖然蔡元培並不認同學生的行為,但他依舊四處奔走,將學生營救出來,隨即辭職以表明自己與政府不合作的態度,後被挽留。第六次辭職則是因為曾在北大任教、時任財政總長的羅文干被冤枉抓捕,了解羅的人格的蔡元培認為其是冤枉的,遂辭職以抗議行政干預司法,抗議政府違背法治。

至於被中共視為早期重要領導人的李大釗,在北大長期宣傳馬克思主義,蠱惑學生,而其十年間之所以可以一直平安無事,一是北大的保護,拒絕北洋政府通緝的壓力而將其解聘,二是北洋政府對學術、對北大的尊重,不以武力、權勢壓迫。試想,今天的北大能有這樣的勇氣嗎?今天的中共能容許治下的北大聘用一個“反共”人士嗎?從北大任由自己的學生被抓就知曉這完全是天方夜譚。

自由、民主、兼容並包的北大精神讓北大屹立於那個時代,並為人所敬仰,並讓北大的“大”格外醒目。

1949年中共竊取政權後,北大的脊樑開始被打斷,眾多文化傳承的精英慘遭迫害,或被害致死、自殺,或被迫出賣自己的人格,接受中共的洗腦和改造。時至今日,北大自由和兼容並包的精神早已死去,今日的北大,已了無民國時的生氣和活力,師生謹言慎行。此時的北大除了培養愈來愈多缺乏良知的精緻利己主義者外,還培養了不少不知傲骨為何物的“軟骨病人”;整個校園,也隨處可見官場的味道,媚上已成為北大行政人員自覺的選擇,是以恐嚇學生、配合當局抓捕學生在校園中出現也就絲毫不奇怪了。

讓北大變成今日了無生氣的北大的禍首自然是中共。一黨專制的中共從未放鬆對知識分子的鉗制,表面常常說要尊重知識分子,但在實際中哪有一絲誠意?反觀民國時期,民國政府對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的人格、知識和信仰都保持了一定的尊敬。而知識分子對待政府則是:你不對的時候我批評你,你對的時候,我就支持你。毫無疑問,能夠形成這種相互信任關係的根本原因還是在於民國政府的誠意。因為在政府和自由主義知識分子之間,政府總是強者,凡強弱關係能保持合作,必是強者一方有大的誠意。北洋政府對於共和政體的尊重和國民黨政府對三民主義的信仰,正是奠定誠意的基礎。

因此,拋棄中共,也是每位北大人為了復興北大所必須的選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