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習會中共調低調門 策略曝光 泡沫狂歡時日不多 最大挑戰不是貿易戰是這個

川習會即將在G20峰會期間登場,不過中共黨媒卻將習近平此行稱為“順路”。有分析認為,此次川習會上中共仍不願大幅讓步。外媒指,中國經濟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債務,而非貿易戰。中共央行前副行長警告,泡沫中狂歡的日子不多了。時事評論員橫河認為,中共應對美國貿易談判要求,有三種情況。即便是已經退讓的和可以談判的,也只是在做表面文章。

川普習近平見面中共仍不願大幅讓步

20國集團(G20)高峰會本周將在阿根廷登場,屆時美國總統川普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即於場邊會面,商討貿易事宜。

倫敦金融時報報道,引述專家分析指,習近平可能藉機宣揚中國已成功減少對出口的依賴,讓其他國家不再有理由於美中貿易戰中選擇與美國站一邊。

市場研究公司佳富龍洲政策分析師謝妍梅認為,雖然中共見到有機會可阻止美中摩擦升溫,但仍不願對美國大幅讓步,最可能的方式是祭出"技術性讓步"。

阿波羅網報道,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上周就根據美國的最新調查報告,炮轟中共根本未改變行為與伎倆,預示本周川習會達成重大協議的希望蒙上一層陰影。

美中激烈爭執也讓亞太經合會(APEC)18日閉幕時破天荒未發表公報,五天後才發表聲明,以中性言論指出「我們敦促各國以自由、公平和公開的方式促進貿易」。

金融時報報導指出,分析師認為中共在G20峰會上可能不會尋求與美國達成「大妥協」,而是試圖分化美國可能的盟友。

新華社23日宣布習近平將參加G20峰會,標題為“習近平將對西班牙、阿根廷、巴拿馬和葡萄牙進行國事訪問並出席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十三次峰會”,將參加G20峰會描述為“順路”。

中國經濟的最大問題是債務而非貿易戰

美國《福布斯》雜誌11月25日星期天的一篇文章說,中國經濟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債務,而非貿易戰。

該雜誌的專欄作家,紐約長島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教授潘諾斯∙莫道寇塔斯(Panos Mourdoukoutas)在這篇評論中指出,雖然中共官方的數字稱國債占國民生產總值GDP的比重僅為47.6%,但非官方的數字,如國際金融協會上星期說,這一數字則高達300%。

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Moody's)和標準普爾(Standard& Poor's),到目前為止在評級過程中,還都沒有將中共非官方債務規模考慮在內,而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共的信用評級跟美國和日本等國家接近的原因所在。

中國大陸有媒體曾報道說,中國人人均負債13.34萬元債務總額接近200萬億。

在美中貿易戰衝擊之下,中共在今年8月決定鼓勵銀行增加放貸,並再次允許負債纍纍的地方政府上大型項目,以應對日益放慢的經濟增長。

中共央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在今年7月曾警告說:“在泡沫中狂歡的日子不多了”。

橫河:中共做表明文章本質不變

副總統彭斯在新加坡接受《華郵》採訪時正式提到了冷戰,也列出了中共必須要改革的幾個方面。時事評論人士橫河表示,中共對彭斯副總統談到的要求可能分三種情況對待。一種是已經採取措施,第二種是可以談判的,第三種是完全不能談的。

橫河在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政論專欄節目中闡述和分析,2018年11月1日開始,中共降低了1585個稅目工業品等進口關稅稅率。還提出來要加快口岸的通關便利化,要減少進出口環節的監管證件,要降低合規費用等等。這些都可看做對美國提出來的要求的非正式回應。

但是,在宣布部分商品進口減稅以後不到兩周,中共又把出口退稅增加了。

第二部分是可以談判的。橫河認為,中共答應增加在某些領域,就是外國投資可持有的比率,這些屬於可談判的,之前中共規定很多領域是不能投資的,還有一些領域是只能投資不超過50%。

就是彭斯所講的取消進入中國市場的限制,市場准入問題可以談。

禁止強制技術轉讓,這個也屬於可談判這一類的,因為強迫技術轉讓它是屬於知識產權範疇之內,中共方面它其實已經反覆強調了對知識產權的尊重。

橫河指出,中共的想法是,可以一口答應,小心點今後不被抓就好,而且侵犯知識產權被抓到的永遠都是少數。

此外,尊重國際規則和規範,這個也是可以談的。因為中共它從來就聲稱它是遵守的,只是說它不執行而已,這方面就是要很費力的談。

第三部分就是不可以談的,這部分它是堅決不承認,也絕對不會改,這些就是跟中共它的統治權生死攸關的事情。比如說金融市場的全面開放,一些國企壟斷的領域。

中共有的時候會做出一些象徵性的姿態,比如11月份允許美國的運通公司在中國境內設立銀行卡的清算機構,這是到目前為止批准的第一家,但這些領域它不會百分之百開放。

中共往往在關鍵時候,談判的關鍵時候去做一些表面文章,這些表面文章就是給一兩家一些特別的供應,橫河認為仍然是屬於訂單外交這一類,完全不屬於政策性和結構性的變化,只是象徵性的一個姿態。

此外,信息封鎖屬於完全不可談判的。橫河說,即使一個什麼西方的媒體公司,或者是網路公司能到中國開展業務,但不可能是像正式開放的這種性質,只是象徵性的讓你在中國開一個研究所,就是進行基礎研究,而不會讓你真的去和那些中國的百度、騰訊直接競爭。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