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中國深圳: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 一項非常可怕的實驗

人類基因組編輯是一項備受爭議的前沿技術。雖然它有著巨大的利益前景,但其發展必須得到全世界的嚴格監管,必須包括全球範圍內所有相關人士的群體討論。然而,先是偷偷把基因組編輯投入應用,然後隨意把它作為既成事實而公布,這一關鍵技術的整個未來都遭到了威脅。

南方科技大學的賀建奎宣稱,他對受精卵進行過基因編輯的雙胞胎女嬰已經出生。監管者和科學家紛紛批評此舉有違倫理。

英國科學媒介中心發布了幾個科學家對#世界首例基因編輯嬰兒#的評論,我和同事一起翻譯了幾則:

○ Sarah Chan博士,愛丁堡大學人群健康科學和信息學烏舍爾研究所研究員

今天宣布的消息——世界第一例基因組編輯嬰兒在中國出生——是非常嚴肅的倫理問題。

評估這條新聞時,我們首先應該記住,這些聲明都沒有經過科學驗證,研究結果既未發表在同行評審的期刊,也沒有得到獨立的科學審查。然而,無論這些報告的真實性是否得到證實,故意引起軒然大波和製造震驚的做法,既不負責任,也不符合倫理。

人類基因組編輯是一項備受爭議的前沿技術。雖然它有著巨大的利益前景,但其發展必須得到全世界的嚴格監管,必須包括全球範圍內所有相關人士的群體討論。然而,先是偷偷把基因組編輯投入應用,然後隨意把它作為既成事實而公布,這一關鍵技術的整個未來都遭到了威脅。它有可能危害科學與社會的關係,也可能影響中國科研的國際聲譽,還會嚴重阻礙寶貴的基因療法的研究。好的科學不是在真空中生產知識,背景和後果也極端重要,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的確會造成可怕的後果。

此外,且不論更廣泛的科學和社會後果,研究本身在道德問題上存在嚴重問題。迄今為止發表的每一份科學聲明都強調了在基因編輯準備好臨床應用於人類胚胎之前,需要進一步研究。該實驗的過早應用使兒童暴露於尚未表徵的、難以預料的風險中。這隻有在可以獲得巨大益處的情況下是可能合理的,例如,兒童將遭受危及生命的疾病,若不這麼做將無法治癒。然而,負責該研究的人提出的主張是,對嬰兒進行基因編輯是為了試圖使他們免疫HIV。首先,感染HIV的終身風險本來就極低;其次,我們還有其他的預防手段,它已經不再是一種無法治癒的、不可避免的致死疾病。將這些孩子置於如此巨大的風險中以獲得如此微小的收益是沒有道理的。玩弄孩子們的健康和家庭的希望,以便將它們用作廉價宣傳噱頭的手段,這簡直就是卑鄙。

——————

○ Dusko Illic博士,倫敦國王學院生命科學和醫學系幹細胞科學准教授(Reader)

這個月在深圳出生的雙胞胎女孩,基因組被編輯,刪掉了CCR5的有功能基因片段。CCR5基因在人體中的表達十分廣泛,在免疫系統激活中扮演角色。CCR5的基因變異和抵抗HIV病毒感染有關。如今,HIV感染的癥狀能夠得到控制,數百萬HIV陽性患者過著正常的生活。如果檢測不到HIV病毒的滴度,將HIV傳染到嬰兒的風險是極低的——特別是其父親為HIV陽性而母親為HIV陰性的時候。此外,CCR5突變帶來的HIV抗性似乎也不是絕對的,有一些HIV陽性的病人也缺乏普通的CCR5。這兩個嬰兒里有一個身上,研究者只刪除了CCR5的一個拷貝,這不會讓嬰兒抵抗HIV,大概只能減緩疾病的發展。那麼,為什麼賀建奎要做這個實驗呢?我的第一個念頭是,這是為了獲取“世界首例”的名聲。

美聯社報道,參與實驗的夫婦是通過北京艾滋病宣傳組織“白樺林”招募的,參加這個實驗可以獲取免費的體外受精。在所有夫婦中,男性都是HIV陽性,而女性是HIV陰性。所有男性的感染都得到了控制,而且HIV的滴度檢測不到,這意味著HIV傳染給嬰兒的風險可以忽略不計。賀建奎和批准這項研究的倫理委員會負責人表示,他們幫助了這些家庭及其後代,還宣稱這項實驗是符合倫理的——只因為處理HIV陽性樣本的醫務人員清楚感染的潛在風險。

雖然賀建奎聲稱這些夫婦完全知悉實驗風險,同時他們也可以選擇是否編輯胚胎的基因,然而,他們不見得真正清楚嬰兒和自身的風險。倫理同意書稱該項目為“艾滋病疫苗開發”項目。

如果這也能說是符合倫理的,那他們的倫理觀和世界其他地方不太一樣。

——————

○ Julian Savulescu,牛津大學上廣實用倫理學中心主任

中國深圳的研究者賀建奎宣稱對兩個健康的胚胎進行了基因編輯,並於本月孕育出了兩個女嬰——露露和娜娜。他編輯了一個基因,使嬰兒對HIV病毒具有抵抗力。其中一位女嬰的兩個等位基因都被修改,而另一位女嬰只有一個被修改(這使她仍然可能感染HIV)。

如果這是真的,那麼這就是一項非常可怕的實驗。這兩個胚胎原本就是健康的,沒有任何已知的疾病。基因編輯本身是實驗性的,並且還會帶來脫靶突變,因此它可能在生命的早期或晚期引起遺傳問題,包括癌症。其實,有許多有效的方法來預防健康人感染HIV,比如在性行為時採取保護措施。同時,如果已經感染了HIV病毒,也已經有有效的治療方法。

這項實驗使健康的正常兒童暴露於基因編輯的風險中,沒有真正的必要益處。

它違反了數十年關於保護人類研究參與者的道德共識和指導方針。

在世界上許多其他地方,這本應是非法的,可判處監禁。

基因編輯有可能符合道德標準嗎?如果科學在未來取得進展,並且脫靶突變降低到可接受且準確可測量的水平,那麼可以考慮在適當的保障和徹底的倫理審查基礎上進行首次人體實驗,但只能在一種類型的胚胎上——那些具有其他致命災難性遺傳突變的,肯定會死亡的人。基因編輯可能會挽救這個群體的生命;而對於目前的嬰兒來說,這隻能是帶來生命危險。

這些健康的嬰兒被用作遺傳實驗豚鼠。這是遺傳學的俄羅斯輪盤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