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中國醫院最累的科室,正面臨集體關停

做醫生累,這是常識。但要說什麼醫生更累,就沒有標準答案了。非要概括一下的話,鄙視鏈最底端就三個詞,錢少、事多、夜班忙。

滿足這三個條件的科室中,兒科算比較出名的,另一個符合條件的則是產科。

在許多醫院,產科常和婦科放在一起,但兩者的處境卻不盡相同。對比婦科,產科壓力更大、加班更多、醫患關係更複雜,整天處理的都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在生育率下降的今天,一不小心還有失業的風險。

產科,開始走下坡路

把時間撥回到2016年,那時候,全面二孩政策剛剛放開[1],產科迎來了自己的「黃金年代」。

許多人出動全家,帶著床墊、枕頭徹夜守在醫院外,就為了卡點搶一個三天後的建檔名額[2],熱情之高連政府和醫院都始料未及,甚至有諮詢機構專門發布報告提倡建立私立婦產機構,站上婦兒產業騰飛的風口[3]。

維修安裝

紗門紗窗修鎖智能鎖安裝門窗維修小修小補

郭師傅·大多地區

立即聯繫

沒人能想到,僅僅幾年後,產科已經風光不再。

一個重要表現是關門的婦產科醫院變多了。《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鑑》數據顯示,2020年和2021年,全國婦產專科醫院數量兩次下降,到2021年,已經跌破800家[4][5]。

選擇單獨關閉產科的綜合醫院也不少。去年九月,寧波鄞州區第二醫院停止提供孕產婦診療服務[5]。今年一月,廣州中醫藥大學金沙洲醫院也宣布不再開展產科服務[7]。

這一變化最直接的原因是人口環境。2016年至2023年,中國新生兒人數從1786萬下降到902萬[8][9],生孩子的人變少了,產科跟著坐冷板凳。

相比2016年,2021年全國婦產專科醫院每日實際占用病床數少了21萬張,病床使用率下降了約15%[5],產科當然得負主要責任。即使是一些三甲大醫院,有時也要面臨產科空置病床、光燒錢不賺錢的尷尬[10]。

而在規模較小,長期作為醫療系統「配角」存在的基層機構,產科的生存更成問題。

許多人寧願排隊也要去大醫院生,鄉鎮醫院、社區醫院充其量算他們的備胎,去了也不踏實——「會不會不靠譜」「要不還是去大醫院複診一次吧」。

因此,產科的關停潮第一波往往在小醫院爆發。基層醫院婦產科門急診人次數下滑嚴重,以鄉鎮衛生院為例,2017-2021年這五年間,門急診人數下降了1500萬,幾乎占2021年總數的三分之一。

不少居住在小地方的產婦發現,自己家附近的產科人沒那麼多了。搶個號堪比搶票,想睡房間還得托關係的情況大大減少,運氣好的時候,不僅不需要排長隊,還可能住上單人病房。

產科醫護,最怕上夜班

既然生孩子的人少了,那按理來說產科的醫護人員能輕鬆不少,但網上隨便刷一刷,就能看到許多產科醫護人員過得還是很不開心。

忙和累,依舊是他們生活的主旋律。這背後的關鍵在於,中國出生人口的絕對數量很高,常年處於千萬級別[11],相當於某些小國一整個國家的人口總量。2021年,公立綜合醫院分科門診中,婦產科接待的人次數近3億,高於兒科[5]。

在那些更大型、級別更高的醫院中,產科依舊人滿為患。病人一多,工作起來就得上強度。如果問產科醫護最受不了的工作內容是什麼,十個有九個會回答「上夜班」。

讀作夜班,實則通宵,由於生產時間的不確定性,夜晚也是產科急診、手術的高峰期。產科醫生的夜班,不是在值班室里坐著,而是在產房和病區之間競走。

困得大腦不清醒還要接急診,背剛碰上床又被連環 call喊起來做搶救,更要命的是上了一晚上夜班,第二天還要接著收病人、做手術、看病程、辦出院。這樣的流程,隔幾天就要經歷一次:

每天十台手術起步,早上7:20交班,8點手術一直做到凌晨,從來不下夜班,夜班永遠36h。

除了工作繁忙,產科面臨的風險也不小。

「一個噴嚏全家哆嗦」可不是說說而已。每次接生,產科的醫護人員都得背負至少兩條人命的重擔。有醫生就遇到過這種情況:

十秒之前你在和助產士一邊樂顛顛的一邊給產婦加油鼓勁,十秒之後就是持續性枕橫位胎心下降緊急呼叫科住院。

他們不但要保證母嬰平安,還要抽空安撫其他家屬的情緒,身體累,心更累。而近年來高齡產婦比例的加速增長,更加重了他們身上的擔子。

根據《2023年國家產科醫療服務與質量安全報告》,2022年全國高齡產婦比例達14.96%,相當於每7個產婦中,就有一個是高齡產婦,其中大部分都已經生育了至少一個孩子[12]。

而以目前產婦最主要的死亡原因——產科出血為例,高齡產婦再次剖腹生產的產後出血發生率高達8.7%[13][14]。一旦發生意外,醫生本人、科室,乃至整個醫院都得一起買單。

產科,在醫院不好混

患者數量多、醫護壓力大,產科聽起來辛苦,但在科室考核中,卻總是不那麼搶眼,吃力不討好。

一方面是因為產科本身沒多大盈利空間,人力成本高,賺得也不算多。

以浙江省為例,一台單胎剖腹生產手術的省級定價在1500元左右[15]。要知道,這年頭去口腔醫院拔顆智齒,有時候都得花個1000元。如果真花了上萬生孩子,一對收費帳單,多半是產檢費、住院費、照護費。

為了儘可能維持自身的正常運轉,各大醫院只能開源節流:要麼縮小或者關停產科;要麼卯足勁兒拓展手術之外的內容,比如開設產前保健項目和產後康復項目,想盡辦法把人多留一天是一天[10]。

另一方面,產科的運作機制與醫院的考評導向存在分歧。

產科的原則是保證分娩的安全,通過產檢等各種手段提前把風險降到最低。為了減少併發症、降低母嬰死亡率,原則上鼓勵順產,連剖腹生產手術的條件都要嚴格限制[16]。

但目前國內實行的醫院「國考」體系,即三級公立醫院績效考核體系,除了看治癒率,還要看高難度手術的比例,並且數字越高、評價越好[17]。

一項發表在《華西醫學》上的研究對某大型三甲醫院的各科室進行了調查,發現婦產科技術難度在各科室中排名倒數。例如,在可以用來衡量技術難度的 CMI指數方面,婦產科和眼科、兒童醫學中心的數值並列倒數第一;在高難度的三、四級手術占比方面,婦產科更是只有0.07%,差不多是其他科室的零頭[18]。

換句話說,產科做得越好,在考核時越容易吃虧,這也難怪有些醫院拿有色眼鏡看產科,甚至乾脆把它一關了事。

科室不吃香,苦的無疑還是產科的醫護們,一些人已經開始琢磨著轉行。《醫療行業人才發展報告合輯》的數據顯示,十五個科室中婦產科的離職率排名第四[19]。

更多的產科醫護正在去與留之間彷徨。學歷不高的,裸辭就是死路一條;想換個輕鬆崗躺平的,對手比崗位多;跳槽了幾遍,一家醫院比一家累。

畢竟,辭職容易,更重要的是,離開了產科之後,還能幹什麼?

本文科學性已由女王大學病理及分子醫學碩士伍麗青審核

——————

參考文獻

[1]中央人民政府.(2015).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實施全面兩孩政策改革完善計劃生育服務管理的決定. Retrieved13 March2024 from https://www.gov.cn/gongbao/content/2016/content_5033853.htm.

[2]人民網.(2016).孕婦建檔為何「一號難求」?Retrieved13 March2024 from http://kpzg.people.com.cn/GB/n1/2016/0913/c405499-28713424.html.

[3]東吳證券研究所.(2016).婦兒行業專題報告之高端民營婦兒醫療快速發展.

[4]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2021).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鑑.

[5]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2022).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鑑.

[6]寧波鄞州區第二醫院.(2023).關於停止孕產婦診療業務的通知. Retrieved13 March2024 from http://www.yz2y.com/art/2023/9/15/art_2943_636240.html.

[7]廣州中醫藥大學金沙洲醫院.(2024).關於停止孕產婦診療的通知. Retrieved13 March2024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UisfDcYg6WqUU_2pGPpCHQ.

[8]國家統計局.(2017).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9]國家統計局.(2024).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10]中國新聞周刊.(2022).生育率下降,產科「捲起來了」. Retrieved13 March2024 from https://mp.weixin.qq.com/s/HQZTkP5SXTmCsmSQI1xtug.

[11]國家統計局.(2024).中華人民共和國2023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

[12]國家產科專業醫療質量控制中心.(2023).2023年國家產科醫療服務與質量安全報告.

[13]陳炳南,王笛,張立陽,李佳釙,&喬寵.(2020).再次剖腹生產高齡產婦產後出血危險因素分析.現代婦產科進展(01),26-28.

[14]全國婦幼衛生監測辦公室.(2022).全國婦幼健康監測及年報通訊.

[15]浙江省人民政府.(2023).浙江省基本醫療服務項目目錄.

[16]國家產科專業醫療質量控制中心,&中華醫學會圍產醫學分會.(2024).剖腹生產手術專家共識(2023).中華婦產科雜誌,59(01),14-21.

[17]國家衛生健康委.(2023).國家三級公立醫院績效考核操作手冊(2023版)

[18]田偉,譚玲,&王波.(2019).基於綜合評價模型的某醫院臨床科室營運狀況評價.華西醫學,34(12),1374-1378.

[19]丁香園,&丁香人才.(2020).醫療行業人才發展報告合輯.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網易數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4/0404/2039305.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