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央視名嘴朱軍性騷擾案 受害女生再次強硬發聲:不會和他和解

央視名嘴朱軍性騷擾受害女生弦子

近年來,中國性騷擾事件層出不窮,娛樂圈更是醜聞接連不斷,中共央視名嘴朱軍性騷擾女實習生案備受關注。11月28日,受害女生再次就此案發聲。

北京時間11月28日,朱軍性騷擾案受害女主弦子在其個人微博表示,“有朋友私信詢問說我們要和朱軍和解,不知道是哪兒來的消息,還是專門重申一下,不會和解的。​​”

今年7月26日,社交媒體上傳出一封匿名舉報信。一名女生自述,2014年她在中共央視實習時,曾在化妝間被朱軍〝隔著衣服試圖猥褻〞,幸好當期節目嘉賓歌星閻文為突然闖入,才迫使朱軍罷手。

舉報信中表示,女生在遭到性騷擾後曾報警求助,但有警員以朱軍是春晚主持人,〝對社會有巨大正面影響力〞,勸她別將事件鬧大。

這封公開舉報信立即在網路上引髮網民的大量圍觀和熱議,但很快就被中共網管刪帖封殺。

7月27日,財新網一度發表了一篇《女實習生指控主持人朱軍性騷擾》的報導,對舉報者和知情者進行了採訪,但這篇報導當晚也被撤下。

9月25日,據性騷擾案當事人弦子透露,朱軍在9月19日開始以微博、弦子、@麥燒同學三方對象發起了訴訟。她已收到朱軍索賠65.5萬元的起訴書。有媒體多次撥打朱軍代理人手機電話,均無人接聽。

同一天,弦子也向法院遞交了起訴朱軍的材料,索賠5萬元。弦子選擇露臉發聲稱,從沒想過和解!她說希望有機會同時成為原告和被告。“哪怕有5%的可能性贏,都會冒險去做這個事情”。

10月25日,雙方就訴訟的案件在法庭交換證據,但朱軍本人未現身。

在朱軍性騷擾案曝光後,有網友質疑弦子舉報朱軍猥褻的目的。對此,弦子表示:“之前有人質疑我和@麥燒同學用流量or關注牟利,想告訴大家,不但沒有和除律師之外的任何人簽約,就連接打車接受採訪報銷都沒有過幾次。”目前,此案最終結果還未公布,事件的真相值得關注。

朱軍涉嫌性騷擾女實習生事件被曝光後,至今未見央視的回應和處理結果,但9月21日在深圳舉行的“軍歌飛揚”演唱會,主持人已經由朱軍變成了郁鈞劍,朱軍始終未現身。

弦子的案例並非個案。廣州性別教育中心今年3月發布的《中國女記者職場性騷擾狀況調查報告》顯示,在四百多名受訪的女記者中,83.7%的受訪者表示曾遭受過性騷擾。

這項調查的發起人黃雪琴記者表示,性騷擾背後是權力、資源的不對等關係,而反性騷擾機制的普遍缺失又為性騷擾創造了條件,有許多職場都沒有建立一個公平且能有效預防的性騷擾防治機制。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陳克江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