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對瘋子賀建奎 散會時終於有人大吼「你太無恥了」 !

——我今天為人類哭一哭吧

走出會場,我最大的感想是,從小的人文通識教育真的非常重要。廣泛的,有各種聲音和意見的,有critical thinking的。別光讀數理化了,最後成了瘋子科學家,更可怕危害更大。看來賀教授確實沒把baby和老鼠區分開來,管吃喝就夠了。

好的,我交稿了。我可以把客觀中立的皮扒了,開始代表我自己說話。

我跟你們說,我的職業性質,和這背後代表的普羅大眾,真的低級。

沒有歧視記者和公眾的意思,就是低級。

今天採訪科學家,卧槽,這特么折服。每一個人,都溫和、理性、專註、堅定。

什麼名利啊、風頭啊,統統不在乎,在意科學的進步、倫理的維繫,還有兩個小孩的命運。

而那個人恰恰相反。

而我們的聚光燈全都對準他,我真的覺得不公平。

在場的科學家,每一個都著作等身,有諾獎獲得者,有各種前沿技術的發明人,在最頂尖的學術機構當mentor。許多人的頭銜都華麗得,我寫稿的時候都不知道該選哪個。

這些人才應該是主角,纖塵不染,自得其樂。

但是他們都變成了粉刷匠,在儘力修補這個人捅破的天。

有時候,我自己都覺得我提的問題好蠢,因為我真的不懂。但是沒有一個人指責我浪費他們的時間。會耐心地解答、補充,生怕我因為不理解寫錯。

這本來是一個多好的論壇啊。

第一屆在2015年舉行。至今科學家們提起那屆,都覺得驕傲。那是他們第一次提出系統性的guidance,是行業的bible。

這個領域本來有那麼好的共識,得到了世界範圍內的承認,像一種屬於人類的默契。

今天被一個人打破了。他要麼無知、要麼混蛋。

所有人都要給他擦屁股。

今天採訪發明賀所使用的技術的人。他因為時間限制沒能提問。

問他想原本問什麼,他說:想讓賀給他解釋其中的幾個數據,這對評判實驗數據是否準確至關重要。

科學家。

提出最多質疑的是實驗的必要性。

在很多人看來,有更好更安全的技術預防HIV感染,問他為什麼不用。

賀說他要造福更多的人。

提問者:我沒有問那幾百萬人,我問的是對這兩個孩子,她們本可以不承擔這樣的風險。

先求證,發現無法改變結果,就是遺憾和擔憂。

他們幾乎不憤怒。

科學家真的不憤怒。

科學家也不指責。

記者們都想問出一些愚蠢的話,想讓科學家們質疑賀的人品,指責政府監管不力。

但是他們都就事論事,實驗內容要看數據,規定政策已經很完善了,是執行上的問題。

賀說,孕育胚胎是那對父母作出的決定。

我想:哦,他甩鍋了。

科學家:如果這些決定都是患者做,那科學家的責任是什麼?科學家難道不應該承擔起責任,幫助普通人理解這些實驗背後的技術風險和倫理問題嗎?你失職了!

我:……這是攬鍋了嗎?

這群人,比任何人都了解以後的風險,還在呼籲給兩個女嬰正常的生活。

‌‌“像對待所有人一樣對待她們。‌‌”

我推薦所有人看討論和Q&A環節。

你們能感覺到每一個提問者的高智商、邏輯縝密和慈悲心。

和與之不對等的避重就輕、語焉不詳的回答。

高下立判。

我太累了,我寫不完了。

我今天為人類哭一哭吧。

不是因為以後改造人會把我們全都超越,讓我們沒飯吃,

而是我們本來擁有文明,卻不去競逐文明。

@不太老:轉朋友圈。僅為豐富信息。

今天作為吃瓜群眾跟著教授去蹭了全球矚目的基因大會,聽熱點人物賀建奎教授的報告。難得見證歷史,發圈兒以記。

提問環節很精彩,各種尖銳細緻的問題都被提出來,比如技術來源,資金來源,法律責任,同意書有誰看過誰同意誰和病人家屬談過。而賀的表現非常令人失望,基本都沒有正面回答。而且態度上似乎完全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一直defend自己,居然還說proud of the work。當一位女教授問到兩個小姑娘今後的疫苗怎麼打,可能會有的mental problem,breeding怎麼解決,他似乎完全沒聽懂且無法回答,感覺他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些問題。基本論調是我給這爸媽錢了,他們自己同意生了,娃生出來了,我還管體檢到18歲呢,我的偉大工作是拯救人類未來呢。最可悲且可怕的是,從頭到尾沒有聽到賀教授的一句致歉(唯一的致歉是關於數據提前泄漏)或者絲毫的悔意,不知道他是沒有人文認知還是完全不顧倫常,讓人不寒而慄。

也必須贊一下組織者和在場的各位學者們。主辦方用心良苦,之前一直保密賀會來的安排,把他的報告討論單獨分開了,讓每個報告人都得到應有的矚目和尊重。對賀同樣。現場媒體無數,保安也非常多。賀剛開始報告時,閃光燈不停咔嚓,主持人直接讓他們停下不許打擾。討論沒有開成批鬥大會,沒有刁難不休,賀的報告和討論都得到了禮貌的掌聲,雖然大家心裡會各有看法。最後散場賀離開時,終於有人大吼了一句‌‌“shame on you!‌‌”。

走出會場,我最大的感想是,從小的人文通識教育真的非常重要。廣泛的,有各種聲音和意見的,有critical thinking的。別光讀數理化了,最後成了瘋子科學家,更可怕危害更大。看來賀教授確實沒把baby和老鼠區分開來,管吃喝就夠了。

@晨光us:我博後以來做過十幾種基因敲除的老鼠模型,把某種基因從脂肪里敲除的,從血管里敲除的,從肝臟里敲除的,從小腸里敲除的等等等等,有的從胚胎開始敲除,有的是老鼠成年後誘導敲除的,還有敲除基因後能發熒光的老鼠所以我自認為對基因編輯還算是有點發言權。一個基因的缺失,即便在某個組織中的缺失,其影響之大往往遠超過我們的想像,有可能是這個基因的缺失導致其它很多基因的過量或者表達不足的反饋效應,有可能是這個基因的缺失讓整個細胞信號通路產生了紊亂,也有可能是這個基因本身的功能比我們預期的要大很多,用‌‌“牽一髮而動全身‌‌”來形容完全不過分。。。另外,某種基因敲除的老鼠也許正常餵養下沒什麼問題,照常吃正常睡,但一旦受到特定的外界刺激就會表現出非常恐怖的性狀,有的受了傷就產生嚴重的免疫反應生不如死,有的吃了高脂肪食物後血液變得像牛奶一樣,有的基因敲除的母老鼠後代,即便這個基因在後代已經恢復了,但依舊錶現出匪夷所思的性狀,可能不是這個基因,而是其它一些基因受到這個基因影響,從而把性狀遺傳給了下一代,老鼠身上就如此複雜,更何況在人身上。。。所以為什麼說基因編輯‌‌“不可預測‌‌”,為什麼反對在人類胚胎上進行這種基因編輯。如果一個基因的功能就那麼簡單單一,大家都能預測到,那還做什麼科學研究呢?(CCR5這個基因僅僅管HIV么?資料庫搜一下就有大把的文獻證明CCR5敲除的老鼠有各種問題,比如心血管問題,比如自身免疫問題,等等)。至少在目前和可以預見的未來,人類對於基因功能的認識還是非常膚淺的,基因組測序早就完成,但也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crispr和其它工具只是一些我們運用在基因領域粗鄙的工具,連精確都談不上。。。在這種情況下,愣是拿著這把‌‌“殺豬刀‌‌”去給人做手術?甚至對嬰兒入手,這不是喪心病狂是什麼?所以這和731部隊本質上沒有區別!#首例免疫艾滋病基因編輯嬰兒##基因編輯嬰兒#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