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 美國佬踢竇查牌

美國認為中國香港特區已經淪為,不,轉化為一個超級的“中國白手套港”:特府奉其主人之命濫發特區護照、大量“香港註冊公司”從事國際洗黑錢與北韓伊朗交易、前特府民政事務局局長公然去美國行賄非洲——全部在“港人治港”的口號掩護下猖獗進行,終於令美國人忍無可忍,現身執法。

美國被迫以“香港關係法”執行世界警察的任務,又引起香港一片中國式的喧嘩。有如一盞大光燈忽然掠射過來,黑暗中一片刺眼的白烈,照見老鼠蟑螂一團團在蠕動。

這種場面,在英治時代,有如落馬洲邊境的穿山甲部隊伏捕非法移民,或在旺角某持的士高牌的夜總會,英國警司領著警察忽衝上來,一腳踢開貴賓室大門,大叫一聲Freeze,裡面又是可卡因又是未成年少女什麼的,即亂作一團。

港產電影的警匪片之所以遠近馳名,自成一個體系,是香港人慣見這種“踢竇”的戲劇突變。“龍虎風雲”、“跛豪”、“旺角卡門”什麼的,多少都有警察忽查牌抓人的火爆場面。只不過這次搬到西方,大投資大製作,重拍一出“龍年”(Year of the Dragon),由川普親任主角,包裝強勁,在積尼高遜之外,風格還非常的馬田史高西斯。

美國率領西方反伊斯蘭恐怖主義,是一種戰爭大片的風格,如史提芬史匹堡;現在抗擊中國、華為、以及形跡日漸猥瑣的香港特區政府,則如馬田史高西斯。兩大風格,魚與熊掌,有如將米開朗基羅的整個文藝復興與印象主義比較:前者勝在氣象恢宏磅礴,後者則在莫奈和梵高的濃烈之外,還有後期塞尚甚至蒙克(Edvard Munch)下開表現主義(Expressionism)的那種Darkness。若硬要一個唯美主義者選擇表決更喜歡(Prefer)那一種,必須承認,其實是一件頗令人痛苦的事。

但在布局結構上,抗中這部新片,層層推進,懸念環生:先是川普勝選,令中國人認定將會出現一位可以用錢買通的美國總統,他將會比奧巴馬更自己人,華人一片歡呼。然後何志平局長被捕,中國貿易順差被控,忽又轉入調查中興。觀眾之中有人開始感到不一般。

到得叫加拿大抓捕一Dragon Lady,一名中國科學家神秘墮樓,荷蘭一晶片廠午夜大火。看到此處,很難不坐直,抓食爆穀(for God's sake,那個字是“榖”,不是谷開來的“谷”,順吁中國人:可否停止糟蹋你們自己的語文),抓食爆谷的那隻手,屏息在空中止住。

雖然世界警察,在香港這條支線上,現身查牌,出來解釋的那個門面話事的夜總會媽咪,畢竟是公務員出身,嚴肅了些。須知食江湖飯,遇上這種事,要學“沙家浜”里春來茶館的阿慶嫂,面上帶點笑容或會更理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