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前里根首席蘇聯顧問:美國永遠不可能和中共建立和平

——美國前總統里根解體蘇聯鮮為人知的故事(三)

里根總統當時面對很大壓力,他沒有害怕,他也沒有止步,為什麼?因為里根總統對他做的事有非常強的信心,他知道他在對抗的根本上就是一個邪惡的力量。

里根的首席蘇聯顧問,世界政治研究院院長約翰·樂柴斯基(John Lenczowski)(Photo from Pafere)

約翰·樂柴斯基(John Lenczowski),一位身份顯赫的先生。三十年前青年才俊的他是美國總統里根的首席蘇聯顧問;現在他是華盛頓DC世界政治研究院院長,也是該研究院的創辦人。

希望之聲電台記者子涵和節目製作人方偉深度採訪了樂柴斯基先生,他分享了他親身經歷和見證的一段歷史——里根總統是怎麼結束蘇聯和東歐的共產陣營的。這是一段精彩紛呈的故事。里根總統當初面臨著怎樣的問題?他是如何解決這些問題的?故事涉及的歷史與當今美國和國際情勢有著相當成分的一致性。回顧那段歷史,了解那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對比歷史和當今世事,對於我們審視和判斷當下的美國和世界紛擾有很好的參考價值。本文為訪談整理。

(接上文)

蘇聯人民對抗蘇共謊言灌輸的辦法

里根總統當時面對很大壓力,他沒有害怕,他也沒有止步,為什麼?因為里根總統對他做的事有非常強的信心,他知道他在對抗的根本上就是一個邪惡的力量。

我們都知道蘇聯有個很有名的作家叫做索爾仁尼琴,他說過這麼一句話:生活在共產黨國家,最痛苦的不是當時的食物的缺乏,要排隊排很多小時,能夠拿到可以糊口的麵包或者基本的生活品;生活在共產國家最痛苦的事情是每天被強灌無法擺脫的謊言。

這些被強灌的謊言都是什麼?就是黨說的那一套玩意兒,那一套東西。黨說的那套東西,必須被每一個人重複,每一個人都得去學那些話,誰都不能夠不贊同。黨說的那一套東西,就象督促軍隊往前走的戰鼓一樣。軍隊怎麼往前走?軍隊里每一個士兵不可以自行其事,每個士兵都必須聽命令,都得嚴守一致,所以軍隊往前走的時候,就得不斷的敲那個戰鼓。

在社會主義國家,在共產黨國家,黨說的那一套玩意兒,被不斷地宣傳,不斷地宣傳,就象是讓整個社會跟著黨走的那個戰鼓。如果你不走的話,那麼就象軍隊一樣,黨就會把你拎出來懲罰你、收拾你。

比如說,你在中國做個記者,如果你膽敢寫跟中共路線不一致的東西,你試試看。首先它會把你送入一個洗腦班,在那裡你想想清楚,你還想不想要你的工作?如果你繼續這麼寫下去的話,繼續不和黨保持一致的話,你就被送去勞改營,或用別的法子懲罰你。你的孩子就沒法上大學,或者說其它五花八門似的懲罰。總而言之,在共產黨的國家它們就是這麼弄的。

所以蘇聯作家索爾仁尼琴,他就說過這麼一句話:當共產黨政權的爪子勒進你的脖子的時候,它不光是一個政治迫害,它其實是對你作為一個人的尊嚴的一種迫害。敢講出真話,也不光是政治上的一個宣誓,等於是你試圖在找回你自己的尊嚴。

這就是為什麼在共產蘇聯,人們會想出一個法子來對抗那種黨對人性尊嚴的摧殘。什麼法子呢?很簡單,就是每過一陣子,就找這麼一天,就要求自己不重複政府所散發的謊言。過一陣子做那麼一天,就好象嗜酒的人我就約束自己不喝酒,就堅持這麼做。讓很多很多的人都做這樣的事情,那麼不久共產黨政權就維持不住了。

美國共產思潮的泛起和蘇共對美國的滲透

早在1930年代的時候,有很大的大蕭條,很多人就覺得,資本主義制度好象不行啊,失敗掉了。那個時候很多人都失去工作了。於是很多人就開始尋找解藥,有些人在那時候就開始擁抱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的這個變種那個變種成了一種非常時髦的意識形態。所以在那個時候,蘇聯共產黨中很多人的思想就滲入了美國。

到了1940年代二次大戰的時候,蘇聯成了美國的一個盟國,那時候美國的政策是,不能批評蘇聯,不能講在蘇聯發生的真相,不能講蘇共殺了多少人,多少人被關在勞改營里,而且美國直接在幫助蘇聯人去和納粹打仗。

到了1950年代,美國的馬克思主義思潮的勢力已非常強大。比如說,很多美國的作家寫書,去寫關於西班牙內戰的時候,把所有在內戰中反對共產黨的人都叫做法西斯主義;在高校里,在很多文學作品裡,有很多認同共產主義的書籍出版,而且對共產黨的恐懼也被嘲笑,儘管在1950年代,美國確實對蘇共產生一種恐懼。

麥卡錫道出蘇共滲透美國實情

這裡有個很有名的例子,就是約瑟夫·麥卡錫,今天叫做麥卡錫主義。今天的麥卡錫主義好象聽上去是個壞詞,其實麥卡錫參議員,他不是個狡猾的人,他其實是一個老老實實的人。他那個時候認為,在美國政府里,起碼有240個蘇聯間諜。當然他自己說完之後,人們就紛紛地去攻擊他,把他污名化,說他懷疑了很多無辜的人。但是我們今天回頭看,當時在美國政府里,至少有500多個蘇聯的間諜。所以麥卡錫參議員不僅沒有說錯,還說少了!只是說他說話的方法比較粗糙,他的很多證據沒有拿出來。

對於今天的媒體甚至今天的美國情報界,還是把麥卡錫主義看作一個壞東西,因為人們根本就不想面對共產主義的威脅。

這裡還有另外一個例子,美國當時《時代周刊》有個高級編輯,他的名字叫強伯斯。這個強伯斯他雖然是美國人,但是他很信共產黨,後來就被蘇聯給招募進去,當了蘇聯駐美國的間諜。他是間諜的頭子,在華府和巴爾的摩有一個間諜網,招募了各種各樣的人,其中招了一個美國國務院的外交官,這個人叫希斯,把他也招進去了。

結果後來強伯斯的夢幻破滅了,他發現共產主義不是那麼回事,他就投誠了,向美國政府供出了他間諜網中的所有成員,包括希斯外交官。結果他供出來之後多荒唐:情報界,美國媒體界,大家一擁而上去攻擊他,去為希斯辯護。而這個希斯不僅是一個間諜,他還是一個高級間諜。他高級到什麼地步?當初二戰結束前,羅斯福總統跑到雅爾塔和丘吉爾、斯大林談判,商量戰後版圖分配的時候,希斯就是陪著羅斯福去談判的!

這就有點象戰後東西方的陣營,東西德分割等等之類的東西,有沒有共產黨間諜在背後的作用?這就很難說了。

希斯是一個中上級的官員,他怎麼能夠陪著美國總統跑去開雅爾塔會議呢?因為這個希斯是由另外兩個人推薦的,一個是當時羅斯福的財政部副部長,叫做亨利·懷特,另外一個是白宮的高級官員,他的名字叫做拉克蘭·卡瑞,這兩個傢伙都是蘇聯間諜,所以總統身邊的兩個蘇聯間諜,推薦第三個蘇聯間諜,跟隨總統在雅爾塔會議上給他作參謀,建議他跟他們真正的老闆斯大林會談!

里根應對壓力和抵抗穩健堅定充滿信心

因此我們就看到,馬克思主義的影響在美國政府里有多深,在美國大學裡、美國的媒體里,在美國的流行音樂人、流行作品裡,它扎得很深很深。

所以當時在美國產生一種什麼氣氛呢?叫做“反反共產主義”。本來美國人是反共產主義的嘛,而這幫人就掀起個浪潮,認為反共產主義的人不好,比共產黨還要不好。

這就是當時里根總統所面臨的抵抗的來源,叫做反反共產主義。但是里根沒有動搖,他仍然站穩了。為什麼?因為他對他的道德高度是充滿信心的,他站得很穩很穩。

在政府里還有一批就象我這樣的人,是非常支持里根的。我們認為一個屠殺了數百萬人民的政權和已經監禁了更多、數千萬人的政權,不能不抵抗它。

美國永遠不可能和中共建立和平

我們一直在講怎麼去構建和平,而構建和平的方法不可以用治表的方法,必須治本!什麼是本呢?就是共產黨這麼一個邪惡政權,它一直是要用擴張來求生存的,因為它在擴張的過程中,它就是想不斷證明它的意識形態的合法性。

1970年代,在蘇聯有一位非常有名的政治異議人士,他的名字叫做薩哈羅夫。今天人們都知道他是給蘇聯造出氫彈的物理學家,他當時是世界上最好的科學家。他造出氫彈之後,他就成了一位政治異議人士,他跟蘇共政權說:你永遠不可能和西方建立和平,除非你和你的人民建立和平。他說的“和你的人民建立和平”,就是尊重自己人民的人權的意思。

今天,我們認為美國也永遠不可能和中共建立和平,除非中共政府和它的人民建立和平。而今天中共和它的人民之間,其實是沒有和平的。

(未完待續,敬請關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子涵、製作人方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