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劉強東犯案那一天 分工十分明確

——沒有二號首長的日子裡

2015年11月,法國總統奧朗德 訪問中國大陸,順便出席了中國企業傢俱樂部論壇。場地是王健林提供的,在萬達索菲特酒店,老王本以為自己是當天的主角。

到了現場才發現,台上只有兩張椅子,一張屬於總統,另一張卻不屬於他。

那時出口成“小目標”的老王,從此告別圈子。

今年元旦後不久,法國總統馬克龍 訪問中國大陸。他特意抽出一天見中國的企業家們,潘石屹貢獻了場地,主角卻是馬雲。

當二馬四手相握,共話當年羅斯柴爾德幫助阿里在資本市場幾進幾齣時,劉強東也想邁進會議室的門。但每次,他都被安保和組織方請出去。他的助理在旁低聲詢問:

多少錢能馬上讓他加入組織?

有組織就有大哥,王健林當不了大哥可以退出,賈躍亭沒了大哥可以跑路。劉強東和自己的老鄉項羽一樣,從來就沒想找過大哥。

小時候釣魚釣到刀鰍,他會狠狠摔在地上,並大聲喊出自己寫的歪詩:

願做出海蛟龍,不做南河刀鰍。

1996年,宿遷籍雕塑家張勁揚的作品“霸王舉鼎”被安置在了宿遷徐淮路環島。這座6噸重的鍛銅雕塑逐漸成為了宿遷的坐標中心。後來“霸王舉鼎”因為道路改造被移走,很多宿遷市民發現自己不認路了。

新的雕像該放誰,民間有很多意見,有人說會換成當地特產“駱馬湖銀魚”,有人說換成大拇指,有人說換成當地的名酒洋河夢之藍,還有人說會換成劉強東舉鼎。

幾個月來,中央統戰部和全國工商聯的“改革開放40年百名傑出民營企業家”名單里沒有劉強東,各種座談會上也沒有劉強東。總理都最近去了江蘇視察,南通和南京都去了,就是沒去看看宿遷。

讓劉強東舉鼎的聲音逐漸湮沒。舉了,還是沒舉,成了一個嚴肅的問題。

1

劉強東曾經公開嘲諷過賣假保健品發家的史玉柱:只要有錢,你就是成功。

這個仇史玉柱記了兩年,昨天他飛往美國前,說自己不會喝酒,不灌異性酒,不結識女留學生,不與異性同處一室,否則就處閹刑。

誰能想到,騷擾了中國人好幾年的史玉柱,有一天能在劉強東面前站上道德高地。

幾年前的烏鎮,劉強東去和馬雲握手,說我叫劉強東,馬雲一臉驚訝:

你這麼小?

西楚霸王餘威長存,宿遷是江蘇唯一一座沒有莆田系男科醫院的城市。所以千萬別說宿遷男人小,這個仇,有些人能記一輩子。

後來馬雲買了灣流G550,劉強東就一定要買灣流G650。我飛機比你大!

明尼蘇達州有密西西比河,有蘇必利爾湖,和宿遷有點像。這裡的大學也很好,2018年美國大學排名中,明大位居全美排第69名。唯一的問題是這裡的學生精力太過充沛。

去年,明大報告了68起性侵事件,前年,報告了47起,其中十名明大橄欖球隊隊員被控輪姦一名女生。也許是太頻繁了,校長都得承認:

無論是在教室、宿舍、院系會議,還是在後門派對上,我們學校都有自己的性醜聞危機。

劉強東就是在這裡讀的工商管理博士項目。馬化騰、螞蟻金服CEO井賢棟、鳳凰衛視知名主持人吳小莉都是校友。紐約時報說,靠這個項目,明大沒少賺錢。

國內很多EMBA院校的風氣很正。同學們每天除了上課,就是一起去大寶劍。明大畢竟是資本主義國家的學校,風氣要差很多。8月底的5天課程里,同學們每天除了上課,就是喝酒。

他們在游輪上喝,在日料店喝,在義大利餐廳還是喝。你包叔小時候看《金瓶梅》納悶兒,為什麼西門大官人每次一喝酒後面就是此處省略2000字,現在終於找到了答案。

過去兩個月,美國的嚴肅媒體不時扔出劉強東案的細節,用一把鈍刀子慢慢割京東的肉。

那一夜,保媒的、拉縴的、做局的、陪酒的,分工十分明確,消失的也正是時候,那個涉世未深的女學生,一步步進入了一幫老男人精心設置的良夜。

她是被劉強東點名參加日料店酒局的。深圳宏兆集團董事長姚其湧和管理學院崔海濤教授爭先恐後的把這事兒給辦了。

宏兆集團是京東布局東莞的戰略夥伴。別說一個女學生了,要男學生也不是問題。

姚其湧特意安排女學生坐在劉強東旁邊,方便他一杯接一杯的猛灌。30多瓶紅酒。宿遷人喝酒,入席先干三杯;大家說乾杯就是真干,杯子翻過來滴出一滴再罰三杯;在桌上擅自碰酒壺也要罰三杯。

2010年京東年會擺了200桌,劉強東每桌都敬酒,下屬說要不換成水吧,劉強東面帶微笑說:

你們哪兒懂啊,我(喝酒後)人前人後兩個樣。

華爾街日報》說,飯局結束後,女學生被塞進了一輛大車,劉強東在車上就開始獸性大發。女學生說,劉強東在她的公寓呆了整整4個小時,不但要一起洗澡,完事之後還在床上裸睡。熟知各國法典的你包叔在《讀者》上看過,明尼蘇達州有一條奇葩的法律,禁止裸睡:

竟然裸睡,還有王法嗎?

2

解放軍渡過長江之前,偉大領袖一直在看京劇《霸王別姬》,每到“虞姬虞姬奈若何”一段,總不免眼眶濕潤。他反覆告誡同志們只要是大事,就得集體討論,認真地聽取不同的意見。

這位偉大的軍事家還說:

徐州有什麼好的?

項羽和劉邦爭天下,在其他地方燒殺擄掠,放棄天下各大都市也要把都城放在宿遷旁邊的徐州。對於項羽來說,徐州只有一點好:

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誰知之者!

2015年2月,劉強東帶著妻子回鄉省親,60歲以上的老人叫一聲“大強子”就能拿走一萬現金紅包,十里八鄉的老年人聽到消息後趕往光明村,豪情萬丈的劉強東直接吩咐工作人員,“其他村的,來了也發”。

一個小時,劉強東撒了三百五十萬。

劉強東和他網紅妻子的相遇,有很多版本,官方版本是兩人在哥大的一個沙龍上見面。不過根據章澤天的ins,倆人是在紐約日本餐廳masa偶遇的,masa是紐約最頂級的餐廳之一,座位要提前一個月預定。

嗯,偶遇。

醉酒的女學生在車上就被劉強東動手動腳,只能求他:

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你有妻子,有孩子,你可以冷靜下來……

劉總可能沒想到,自己已經翻身這麼多年了,還要被發好人卡。

最近幾天,許家印也帶著老婆回鄉省親。兩人結婚35年了,許太太丁玉梅第一次曝光。通稿里,出身冀魯豫軍區的老革命許爸爸只有一張照片,但丁玉梅有三張,許家印說:提起老婆,就覺得是自己虧欠最多的人,禁不止眼眶發熱。

成龍最近的英文版自傳《還沒來得及長大就老了》讓海外媒體一片嘩然。有錢之後,成龍拿著50萬美金買了七塊最貴、鑽石鑲的最多的手錶。

這不算什麼,當年做特技演員時,大部分錢用來賭博嫖娼。成了巨星後,據說和女明星的情感糾葛,比嫖娼還方便。

成龍提到自己老婆林鳳嬌時也和許家印一樣深情:“我倆一路走來,一定是我付出的少,她付出的多,這輩子能遇到她,是我最大的福氣。”

只不過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老婆們都能理解的。

2013年和2017年,金融時報的“與FT共進午餐”欄目兩次採訪劉強東。和成龍的故事有點像。

2013年那次,金融時報的人和劉強東吃了欄目歷史上最精簡的一頓午餐——玉米、紅薯、素炒白菜、山藥片炒絲瓜和粥,唯一的葷菜是一小碟故鄉特產駱馬湖銀魚。

菜是劉家廚師做好送到辦公室的。還不到四十歲的劉強東說,到了自己這個年紀,需要注意身體。

到了2017年,老了四歲的劉強東不用再注意身體了。

他用一頓大餐招待了金融時報的客人——西班牙蝦韃靼配紅辣椒薄脆餅乾、熏辣椒配慢煮加拿大龍蝦、烤蘇格蘭三文魚和烤羊排。按營收計算,京東已是世界第三大互聯網公司,僅次於亞馬遜和谷歌。

在離開前,他告訴記者:

我一點不喜歡吃玉米和紅薯。

3

2013年在辦公室吃玉米紅薯的時候,劉強東剛沿著王石的腳步,從哈佛遊學回來。

3個月後,劉強東換了手機,又獨自飛往美國,去上“王力宏上的那個大學”。他更像在故意躲避一場紛爭。

2007年資本進入之前,和劉強東講得很清楚,別人十八羅漢四大金剛,你不能只有扒蒜小妹兒。

京東很多高管都是今日資本的徐新推薦來的。2012年京東第一次準備上市的時候,一群O來了。COO沈皓瑜、CMO藍燁、CTO王亞卿、CHO隆雨、CSO趙國慶等等。

最重要的就是沈皓瑜,他是張磊推薦的,還是劉強東的師兄。

劉強東的遊學被很多人當作是放權。連他自己也說,放權程度讓很多企業家羨慕,幾年之間,京東的交易規模翻了十幾倍,他對空降的洋務派鼎力支持,哪怕要目送一路跟著自己的元老們揮手告別。

在心底,劉強東很早就已經不太相信任何人了。

大四那年,劉強東用寫程序賺來的20萬開始了第一次創業,在人大門口開了一家飯店。8個月後,飯店就倒閉了:

收銀員與廚師談起了戀愛,他們算計著如何從我這裡坑錢,然後所有員工都開始坑我錢了,這都是我的錯,因為我沒有任何管理技能。

京東的職業經理人們也是一樣。認認真真走過場,扎紮實實搞形式,幾位高管都用京東的資源布局自家的生意。

他只信自己。

京東的第一個副總裁嚴曉青是劉強東創業前的老上司。除了老熟人,劉強東也就信任管培生。西紅柿小姐庄佳,以及後來兼任京東體系無數公司法人的張雱,都是管培生。

有網路刷屏文章說,他們都像一塊充電寶。

2014年京東上市前,曾經高居聯席董事長的趙國慶走了,隨行的還有一批高管。劉強東的老領導嚴曉青則堅持到京東上市後才離開,拒絕了王健林800萬的offer,自己賣床墊去了。

2016年,大震蕩在一片欣欣向榮中到來了。

外部解讀說是增速放緩導致了人員大調整,太子沈皓瑜交出了京東商城的CEO職位。京東的洋務派們大批離場,時至今日,洋務派只剩下隆雨,孤獨地佈道京東的人才體系。將2016年稱為危機顯然有些牽強,那可是真正實現財務盈利的一年。

人都走了以後,劉強東第一次對標表述了太子的標準:

這個人一定要是在民企或者中國當前環境中工作過的高管。如果一直在外企,或者大部分時間在國外工作,團隊融合方面可能出現問題。

怎麼看都像是在描述他自己。

京東上市後,人們發現它的章程中明確寫著:

劉強東不在場的情況下,董事會不得舉行正式會議,除非他自己迴避。任何違背他意願的限制都不應成為這條規則的例外,除非他精神或身體永久喪失能力。

今年,徐雷被宣布為京東商城輪值CEO。有朋友發微信祝賀他重新被立儲,徐回了四個字:

任重道遠。

是挺遠的。劉強東自己才45歲,雍正是這個年齡當皇上的,一天工作20小時,一年只休息3天。日理萬機,還生了14個孩子,就此成就了三百多年後中國的影視事業。

4

騰訊與京東合作時,劉強東在深圳的騰訊會議室宣布:

終有一天,中國最大的互聯網企業是京東,中國最大的民營企業是京東!

美國名校畢業的黃崢就不會這麼說話。他會老老實實把QQ公仔擺在辦公室,說拼多多還是個孩子。

過去一年,京東的活躍用戶數環比減少了800萬,營收增速罕見的低於30%。年初到年尾,京東市值腰斬,蒸發了兩千個小目標。

京東表示,性侵事件對京東沒有影響!

投資者們聽了這個表態,很感動,然後紛紛用腳投票。高瓴是京東多年來的堅定支持者,他們一個季度賣了6億美元的京東股票,摩根士丹利把京東的目標價調低了四成。就連一直給予京東扶持的馬化騰也變得不那麼堅定了。

京東姓劉,也和劉強東一樣,被放養了十年。

京東的第一行代碼是劉強東自己寫的,剛轉向線上的時候,網站被黑客入侵。黑客在網站上留言:京東方日報管是個大傻X。

網管劉強東和下屬鼓搗了半天把留言抹去了,氣還沒喘勻,黑客又留了言:

京東方日報管還是個大傻X。

黑客還是不懂京東。“大傻X”這個詞刺痛不了劉強東,“南河刀鰍”四個字,才能刺痛。

《水滸傳》里的宋江抓住仇人黃文炳後,發表了一番演講,讓圍觀的梁山好漢血脈噴張,罵完人後,宋江便問道:那個兄弟替我下手?

劉強東群發郵件的開頭和宋江一樣:

親愛的兄弟們。

劉強東是帶著草根團隊在中關村擺櫃檯起步的,他不但教兄弟們工作和生活的技巧,也向他們灌輸人生觀、世界觀和價值觀。這些活動在酒桌上進行再合適不過了。

早期,劉強東經常和一線員工喝酒,從來不帶高管。京東人不能說自己不能喝,推杯換盞間,戰鬥力就出來了。除了喝酒,還有另一種方法——表弟吳潔逃學,劉強東抬手就是一巴掌。

不知道在國內的酒桌上,有沒有女學生參加。

路透社說,明大的女學生上車後,劉強東的一名女助理曾試圖坐在她和劉之間將他們隔開,被劉警告“別妨礙我”。助理隨後坐到前排打開收音機並折起了後視鏡。

這大概是過去幾十年,第一次有人試著去管理他。最終的結果,大家都看到了。他並沒有放過那位女學生。

獸爺接觸的很多富豪,一半以上都是佛教徒,就連黃崢也在研究佛學。有一段時間我讀了一個月的《般若波羅蜜》,明白了一個道理:

所有的渡己,都不是放過別人,而是放過自己不要臉的一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自媒體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