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未普: 就是這個「緊箍咒」在障礙中國社會發展

——「四項基本原則」是中國政治社會發展的緊箍咒——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

四十年前,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前後,鄧小平發表了兩個相互矛盾的講話,一個講話要人民解放思想,另一個講話又給解放思想套上了緊箍咒。這兩個講話在這四十年中造成了截然相反的效果。一個鼓勵了經濟大幅增長,使中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經濟體,另一個則嚴重壓制了思想自由,阻礙了中國政治和社會發展。

第一個講話發生在1978年12月13日的中共中央工作會議閉幕會上,題為《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這個講話後來成為三中全會的主題報告。另一個講話發生在1979年3月30日的理論工作務虛會總結大會上,題為《堅持四項基本原則》,這個講話為改革開放設立了不得逾越的政治底線。

在三個多月的時間裡,究竟發生了甚麼使鄧小平發表了基調如此不同的講話?張顯揚先生曾在共識網發表的一篇長文,《「四項基本原則」的由來——理論工作務虛會的前前後後》,提供了解釋。

根據這篇文章,中共在1979年1月18日和3月23日之間召開了兩個階段的理論務虛會。在務虛會開幕時,周揚傳達鄧小平的指示:「不要設禁區,不要下禁令。」張顯揚先生認為,那時,鄧小平生怕與會者思想不解放,不敢講話。現在看,這很可能就是鄧小平想要試探一下,與會者的大鳴大放會不會出格。果然,當第二階段的理論務虛會結束之後,鄧小平變臉了。

鄧小平說:「看理論務虛會的簡報,越看越看不下去。」鄧力群認為,這個會的發言有很多離譜的東西,他舉例王若水,說王否定毛澤東思想和毛澤東本人,甚至要「連根拔掉毛澤東和毛澤東思想」。胡喬木說:「這個會越開越不像樣,這個也否定,那個也否定。歸納起來就是五個否定,即否定社會主義、無產階級專政、黨的領導、馬列主義和毛澤東。」胡喬木的歸納奠定了四項基本原則的基本調子。

鄧小平的政治直覺告訴他,真正的思想解放會危及共產黨政權,如果不加以限制,改革開放會出大問題,會挑戰和威脅共產黨的領導。所以他在3月30日特意做了個「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報告,強調改革開放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必須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必須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他強調: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內不允許爭論這四個原則,為思想解放和改革開放划下了四條不準逾越的硬杠杠。

但是即便像胡喬木這樣的中共黨內堅定的保守派也認為,這個已經被載入1982年憲法的四項基本原則實際上是站不住腳的。據鮑彤先生披露,1989年初,也就是被廣泛認為自由化思潮最泛濫的時候,胡喬木說:「四項基本原則站不住,遲早要從憲法上拿下來。」

就是這個「遲早要從憲法上拿下來」的東西,制約中國改革開放竟然長達四十年之久!它給整個中國套上了四十年的緊箍咒。鄧小平用這個緊箍咒整飭改革開放初期的中國思想界、知識界和文化界,用「未能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為由逼迫黨內開明派領袖胡耀邦下台,用「反擊自由化不力」為由在六四屠城後軟禁了中共改革派領袖趙紫陽。

六四以後的中共領導人從江澤民到胡錦濤再到今天的習近平,無一例外地堅守四項基本原則。江澤民用這個緊箍咒整肅知識分子,嚴控意識形態領域,拒絕對權力的監督,導致共產黨全面腐敗。胡錦濤用這個緊箍咒,重判劉曉波,並屢次申明中國絕不搞「三權分立」,不搞聯邦制,不搞私有化。習近平使用這個緊箍咒更是得心應手。他嚴整黨內和社會上的異己力量,用黨的領導佔領了「東西南北中」的各個角落。

習近平昨天在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的大會發言顯示,他還要繼續用這個緊箍咒來約束改革。他說,四項基本原則和改革開放這兩個基本點要「長期堅持,決不動搖」!他的講話傳遞了非常明確的政治信號:凡是危及共產黨政權、挑戰共產黨領導的,屬於「不該改的、不能改的」,所以「堅決不改」!

四項基本原則是中國政治社會正常發展的緊箍咒。不破除這個緊箍咒,中國不可能站立在文明世界的民族之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