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基因編輯嬰兒幕後調查:中共竟準備這樣應對貿易戰

人體試驗示意圖

基因編輯嬰兒幕後調查:中共竟準備這樣

本報告揭示了基因編輯兒童事件背後的中國人體試驗黑幕,並指出發生於深圳的這個試驗與不久前曝光的深圳市政府應對中美貿易戰的內部文件相符合,該文件指出為了應對貿易戰,深圳要加快發展生物醫學“搶抓中美法律制度存在差異的機遇”,“劃定特定區域作為試驗區,實行特殊的產業和扶持監管政策”。

摘要:本報告揭示了基因編輯兒童事件背後的中國人體試驗黑幕,並指出發生於深圳的這個試驗與不久前曝光的深圳市政府應對中美貿易戰的內部文件相符合,該文件指出為了應對貿易戰,深圳要加快發展生物醫學“搶抓中美法律制度存在差異的機遇”,“劃定特定區域作為試驗區,實行特殊的產業和扶持監管政策”。

新聞背景

11月底,中共官方媒體《人民日報》網站激動的對外宣布,一位中國頂級科學家完成了第一批轉基因嬰兒。然而,很快的,這個研究遭到了來自國內和世界的頂級科學家和民眾潮水般的強烈反對。從那時起,本來準備慶祝他壯舉的官方媒體偏離了預定的報道軌道,而他的母校—-南方科技大學也拒絕承認他。這位科學家後來就失蹤了。

中國政府似乎只是突然發現它所認為的巨大成功被國際科學家廣泛拒絕。這種誤解的背後隱藏著一個更根本的區別:與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中國共產黨如何看待人的生命。

11月25日,即第二屆香港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前兩天,生物物理學研究員賀建奎在他專業製作的YouTube視頻中宣告了他的勝利。視頻中,他得意地宣稱“兩個漂亮的中國小姑娘,露露和娜娜,幾周前就像其他嬰兒一樣健康地呼喊著來到這個世界。”

中共官方出版物《人民日報》11月26日發表了一篇關於露露和娜娜的報道,主題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

該報告將露露和娜娜的創作引以為傲,稱為“中國在疾病預防領域應用基因編輯技術的歷史性突破”。

始作俑的科學家賀建奎現在下落不明。一些媒體報道說他失蹤了,而他的前僱主則發表聲明否認他被拘留。

來自世界的憤怒回應

也許賀建奎和《人民日報》的編輯都沒有預料到等待他們的不是祝賀,而是來自主流科學和醫學界的全球抗議。甚至有122位中國生物醫學研究人員在網上發表了一份措辭強硬的聲明,譴責他的實驗是“非法的”,“不道德的”,“不可接受的”和“魯莽的”。

中國科學家賀建奎於2018年11月28日在香港舉行的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上發言。(來源EET)

拋開道德上的反對意見(修補人類到底算什麼),該技術在倫理上有充分的理由被質疑:嬰兒胚胎的變化將由後代遺傳,並可能最終影響整個人類的基因庫。

對斑點大小的人類胚胎的基因編輯,也會帶來了重大風險,包括引入不需要的突變,或產生一個這樣的嬰兒:他的身體由一些編輯過的和一些未經編輯的細胞組成。

賀建奎用來編輯嬰兒基因使用的編輯工具CRISPR的共同發明人Jennifer Doudna也質疑了賀建奎的動機:“我認為我們仍然需要了解研究的動機以及知情同意的過程。”

孤狼還是黨支持的企業?

賀建奎工作的南方科技大學很快就公開切斷了與他的關係。該大學表示,他自2018年2月以來一直處於停薪留職狀態;他的研究是在校園外進行的;大學和他的部門還說他們沒有意識到有這個項目。

基因編輯嬰兒出生的深圳和美婦女兒童醫院也否認參與了他的實驗。

然而,一些中國專家對南方科技大學與和美醫院聲稱的不知情或未參與表示高度懷疑。

中國評論員文昭在他的YouTube節目中表示,根據賀建奎提交給中國臨床試驗登記處的材料,賀建奎被深圳和美婦女兒童醫院倫理委員會批准進行實驗的日期是2017年3月7日,而那個時候,賀建奎依然在南方科技大學工作,就算該大學聲明裡面提到的賀建奎從2018年2月開始停薪留職的說法是真實的。

在幾個中國網站上可以看到他的《倫理評價申請表》的掃描件,顯示了深圳和美婦女兒童醫院的官方印章以及七位道德委員會成員的簽名。該評價的結論是,“該實驗符合道德標準,並獲得了該委員會的許可。”

根據賀建奎提交給中國臨床試驗登記處的材料,他的項目由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資助,此後賀建奎否認了他的說法。

文昭對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的否認表示非常懷疑,他表示,除非賀建奎能在家列印現金,否則他沒有辦法在沒有資金的情況下開展這麼龐大的項目。

一位在推特上名為@草祭的評論員,曾經是上海一所大學的科學教授,現任職於台灣的一所大學,他分析稱,基因編輯的嬰兒項目是由高層中共領導人推動,委託南方科技大學完成,交給賀建奎的團隊執行。

@草祭教授認為,他的項目涉及數億元人民幣。如此龐大的資金不能簡單的撥付給一名副教授,必須得到高層政府部門的支持。

草祭還觀察到賀建奎是一位精英生物學家,他通過“千人計劃”被從美國招募回南方科技大學,而“千人計劃”是由中組部、科技部和教育部共同完成的,入選的科學家的薪水和研究經費水平遠遠高於國內其他科研人員。因此,如果沒有高級別當局的支持,他不可能從大學獲得長期無薪假期來進行他的基因編輯項目。

草祭進一步分析說,賀建奎的實驗涉及從200多人中篩選出來的數十名候選人。最終參加實際實驗的每對夫婦都可以從南方科技大學獲得28萬元人民幣的補償。

草祭表示,賀建奎名下有六家公司,每家公司都獲得了南方科技大學的投資。其中一家公司通過其A輪融資成功籌集了2.18億元人民幣(3160萬美元),並正在準備上市。

草祭說,在沒有國家高層支持的情況下,如中國這樣嚴密控制的社會,上述所有這些都是不可能的。

中央電視台明星

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於9月23日為“喜迎中共十九大”製作了一個特別節目,賀建奎被稱為“世界基因史的新牛人”。在節目里,賀鼓吹自己在第三代DNA測序儀方面取得的進步。

攝影機跟著他去了許多不同的地方,包括他的實驗室,他的公司,一家醫院,甚至是足球場,將他描繪成一個令人敬畏,充滿希望和深受喜愛的科學明星。但是,在世界上出現了“意外”的憤怒來回應賀建奎的實驗後,該節目已被從中央電視台的網站上刪除。但是,從YouTube上一個名為“寨視頻”的頻道,依然可以獲得該視頻的副本。

共產主義人生觀

顯然,賀建奎對國際科學家對他的“歷史性突破”期望的反應,與現實截然不同,否則當初他就不會興高采烈的高調發布他的視頻。這種誤解是怎麼發生的呢?

曾任中國人民解放空軍主任醫師,哈佛醫學院前醫師和心血管研究員,現任全球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主席的汪志遠先生說,賀建奎對自己實驗的獨特的、良好的自我認知,並不讓他感到驚訝。

汪先生說,在共產主義中國,人類生命的尊嚴得不到尊重,而醫學倫理卻被無情踐踏。

追查國際組織主席汪志遠於2016年5月26日在華盛頓國會山的一個論壇上發表講話。(圖片來源EET)

“例如,前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王立軍,在任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局長期間,創辦了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並進行了人體實驗。用成千上萬的活人,可能是法輪功學員,研究他們去世期間的心理過程,“王說。

“王立軍和他的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實際上已經獲得了200萬元人民幣的研究經費,用於開展他的‘藥物注射捐贈者的器官移植研究’。這裡的‘藥物’實際上意味著通過致命注射來執行。”

王立軍還發明了一種名為“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的專利高科技產品,用於“建立由突然撞擊引起的創傷性腦損傷的模擬”。

在2017年轟動世界的一部韓國紀錄片《殺了才能活:中國移植旅遊的黑暗的一面》裡面,這台機器被稱為“陰險”,“腦死亡機器”。紀錄片報道說,該裝置仍在軍事醫院被使用。

根據該紀錄片採訪的韓國醫學專家鑒定,這個“腦死亡裝置”被用於導致人的腦死亡,同時保持其他器官不受影響,這是獲得人體器官移植的最佳條件。

王力軍,腦死機發明者,前重慶市公安局長、前錦州市公安局長,2011年3月。

王立軍的專利申請表明,實驗的對象都是男性,年齡26-38歲,實驗是在12個屍體頭上進行的。

“人們不禁要問:如果在屍體頭上進行實驗,他們如何證明機器是否有效?我非常懷疑他們沒有對活著的人做過,就像他們成千上萬的其他實驗一樣,“汪志遠說。“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為什麼需要這樣的機器呢?”

紀錄片是2017年調查和拍攝的,而中共官方早就宣布2015年1月1日起,不再使用死囚器官。然而,紀錄片採訪的王立軍的合作者—位於重慶的第四軍醫大學的一名軍醫還在繼續研究該撞擊機的升級版本。

片中,韓國“器官移植倫理協會”會長兼外科醫生李承原(音)表示:“‘原發性腦幹損傷撞擊機’除了為摘器官將人進入腦死狀態外別無它用,誰會讓人腦死呢?”

韓國紀錄片主持人根據王立軍發明的腦幹撞擊機專利製作的撞擊機模型,來源:《殺了才能活》視頻截圖

“處理掉”有問題嬰兒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賀建奎的團隊在實驗中告訴參與試驗的父母,如果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任何問題,他們將“處理”掉“有毛病”的嬰兒。

“我對他的瘋狂行動感到驚訝嗎?完全沒有,因為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就是這樣。他們會做任何事,”汪志遠說。

在中國,2016年6月《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報道,哈爾濱醫科大學的任小平博士計划進行全身移植(又叫換頭術)手術。

報道稱,“任博士已經嘗試過對老鼠的頭部移植,但它們只活了一天。他說他也開始練習人體屍體,但拒絕提供細節。”

汪志遠說,他也嚴重懷疑已經習慣了用活著的人做這些實驗的中國醫生真的會用“屍體”,否則他們怎麼能知道人腦是否會與另一個人的身體一起工作呢?

2016年1月21日,《人民網》報道《中國專家成功給活猴換頭向人體換頭邁進一步》裡面引用任小平的義大利合作醫生卡納韋羅的話,聲稱在任小平的屍體試驗之後,“又朝目標近了一步”,該人類屍體實驗對於“如何有效防止腦損傷進行了檢驗”。作為一名外科醫生,汪志遠認為這裡的“屍體”只能是活人的代名詞,因為只有活人才能檢驗“腦損傷”。

根據一份網路調查,參與關於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的在線討論的中國網民中,超過20%認為賀建奎的研究具有很大的價值,不應該被批評或者譴責。有人甚至聲稱應該在中國使用基因技術來創造更聰明,更健康,更長壽,更強大,更美麗的人類,並帶來經濟,科學和技術的超快速發展,使中國能夠超越所有其他各個領域的世界各國人民。

深圳市,只是一個巧合嗎?

今年10月,英文大紀元和希望之聲等都報道了一份泄漏的中國政府內部文件的內容,該文件長達12頁,題為《“不宣而戰”,世界格局的改變將比我們預期來的更快更猛烈》。

深圳市委書記王偉中指示並請其他市領導閱讀的一份報告,由市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吳思康撰寫(來源:深圳市委內部文件截圖)

該文件於9月29日由深圳市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吳思康起草,並敦促深圳市政府了解美國川普政府,以便迅速提高對美國的防控,在美國全面技術封鎖之前,加快步伐獲取美國的高新技術。

該文件的第五項建議是“搶抓中美法律制度存在的差異,加速培育發展新經濟、新業態”:

在生物醫藥等新技術的發展,也與法規規則息息相關,我們可以劃定特定區域作為試驗區,實行特殊的產業和扶持監管政策,加快推動新技術和新業態發展。

針對該份內部文件,畢業於清華大學的經濟分析師秦鵬在10月份接受《英文大紀元時報》曾錚採訪時說,泄露文件裡面暴露出來的中共政策,與其長期以來一直實行的對外偷竊和獲取高新技術的實踐沒有區別,這不讓覺得奇怪。但他對這個第五條建議感到震驚。

秦鵬當時說:“文件裡面提及美國和中國的法律和制度體系在生物醫藥產品方面的差異,可能意味著共產黨政權準備利用中國人民進行人體試驗,這是美國法律法規所不允許的。”

所以,當後來有關賀建奎基因編輯嬰兒的消息被宣布時,秦鵬立即意識到賀建奎和他的團隊都在深圳市。

秦鵬說,雖然賀建奎的實驗在美國和歐洲的大部分地區已被禁止,但賀建奎可以自由地在一個中共當局控制、存在“中美國法律制度差異”的城市做這種實驗。深圳市委的那份文件顯示,中共是要把這種違法、甚至反人類行為,作為其競爭優勢。

深圳市政府文件中關於利用中美法律制度差異做醫學試驗的建議,來源:內部文件截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