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付四大代價 中共陷四大困境改革無路 中產階級掉入軟階層

——A股企業海外建廠加速

日前,中共央行在第四季度例會上沿用了中共經濟會議“增強憂患意識”的提法。分析認為,中共逆轉去槓桿進程,再度開啟以負債促進經濟增長的模式。陸媒報道,為降低貿易戰關稅上升的風險,部分A股出口型企業選擇赴海外建廠。英媒文章指,對於中國城市中等收入者而言,將會有更多人步入軟階層境地和消費降級。時事評論員橫河認為,中國經濟深陷四大困境,如果改革是保中共政權,任何改革都不會有出路。

中共央行例會釋放重大信號“去槓桿”進程發生逆轉

12月26日,中共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在第四季度例會上沿用中共經濟會議“增強憂患意識”的提法,強調穩定市場預期,將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稱作是“攻堅戰”,顯示中國經濟面臨的下行壓力越來越大。

對此,復旦大學金融學博士鄧海清撰文表示,此次例會沿用了中共經濟會議“增強憂患意識”的表述,刪除“內需對經濟的拉動不斷上升”,是對經濟下行壓力的進一步確認。

鄧海清認為,自2018年底以來,中共政策層對包括經濟在內的整體國內外形勢的描述是過去沒有的,習近平“改革開放”40周年講話提及未來“甚至會遇到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中共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要增強憂患意識”、“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些提法都表明無論是國內還是國際,中國經濟充滿了多方面、多層次的不確定性。

中共央行此次例會刪除了“管好貨幣供給總閘門”,將“穩健的貨幣政策保持中性”改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更加註重鬆緊適度”。

鄧海清認為,這是2019年中共貨幣寬鬆程度高於2018年的信號。

2018年上半年,中共地方債發行冷清,但8月、9月份新增地方債券集中“爆發”。據中共財政部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10月,累計新增專項債券13207億元,占當年新增專項債務限額13500億元的98%。

2018年11月,中共財政部提前下達了2019年中央對地方均衡性轉移支付的通知,將2019年均衡性轉移支付1.335萬億元資金,提前分配給河北、山西等26個省。

有媒體分析認為,從規模上看,2019年地方債也有望擴容。

2018年6月,中共國務院還保持緊縮模式,警告有些地鐵項目並非基於“實際需要”,並且“加重了地方債務負擔”。

2018年10月31日,中共國務院發文,要求把鐵路放在補短板領域第一位。

對此,海通證券解讀認為,根據鐵總2018年年初工作會議總結,2018年計劃投產新線4000公里,其中高鐵3500公里。根據對在建線路的情況統計,2018~2020年,高鐵年均新增里程數在4000公里左右,僅次於2014年。

外界觀察,在貿易戰的衝擊下,中共抵不住經濟下行壓力,只好逆轉去槓桿進程,再度開啟以負債促進經濟增長的模式。

A股企業海外建廠加速

陸媒《21世紀經濟報道》12月27日報道,為降低貿易戰關稅上升的風險,不少A股出口型企業選擇赴海外建廠。

日前,以萊克電氣等為代表的一批出口型上市公司,先後于海外開設新的子公司或追加新項目,境外建廠的擴產戰略似已“箭在弦上”。

報道稱,今年半年報中,萊克電氣曾披露,“若美國對中國2000億美元徵收稅率從10%提高至25%,公司有可能會採取通過境外開設工廠的措施來應對。”

此後10月,萊克電氣有關建設越南生產基地的投資事項經股東大會審議通過;11月,項目就取得江蘇省商務廳核准。

據了解,最近,蘇州市發改委對該項目的審批已經完成,下一步會按照相關要求繼續推進。

萊克電氣是典型的家電出口企業,2017年年報顯示,其境外業務佔比達到了67%。

12月25日,萊克電氣證券部人士表示,“關稅稅率是我們沒法左右的,外部環境仍存在很大不確定性。公司出口業務佔比相對較高,只有想辦法去解決,盡最大努力,並根據自身發展情況做出了相關決策。”

辦公椅出口額居國內行業首位的恆林股份也在謀劃公司的第一個海外工廠。

據悉,公司將投資4800萬美元于越南設立製造基地。

12月25日,恆林股份董秘陳建富表示,設立越南工廠的目的是實施公司在全球範圍的製造分工布局。

成本因素成為健盛集團選擇海外建廠的驅動因素之一。

實際上,早在2014年健盛集團即在越南布局工廠。今年12月,健盛集團連發兩則公告,將出資3623萬美元和2900萬美元,分別在越南設立兩家公司。

中國將迎來一個“軟階層”社會

英媒《金融時報》12月25日刊登署名評論文章稱,未來中國面臨的宏觀環境並不那麼友善,往昔之日加大槓桿就能獲得高額回報的時代,基本已經告一段落。對於中國城市中等收入者而言,將會有更多人步入軟階層境地和消費降級。

未來,中國將迎來一個“軟階層”社會。軟階層社會最大特徵並不是剛性的階層固化,而是階層流動的柔性壓抑,表現為階層向上通道變窄,向下的漏口卻真實存在。

通俗的說,就是中國的中產階層根基不穩,在經濟下行的衝擊下,可能不堪一擊,驟然跌落至“低端人口”。目前,中國房租上漲風波已讓不少中產階層焦慮不安,未知的風險和不確定性更會讓他們如履薄冰。

橫河:改革無法解決中共四大問題

12月24日時事評論員橫河在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撰文稱,今天中共面臨的從意識形態到理論體系,從政治經濟到外交的全面困境,恰恰是中共40年所謂改革開放方向和政策的必然結果,中共的經濟發展是建立在人權、環境、資源和道德這四大代價上的,貿易戰只是加速了這些內在矛盾的爆發和惡化。這不是用重啟改革或深化改革能解決的。

所謂重啟,就是回到鄧小平的路上。鄧小平的改革基礎,是經歷了文革災難的極度貧窮,從任何角度看,都是在谷底,無論往什麼方向,用什麼辦法,都只有一個方向:向上。如果40年後還繼續摸石頭肯定是過不了河的。而深化,無非是在錯誤的路上走的更遠罷了。如果目的是保中共政權,任何改革都不會有出路的。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