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城市在瘋狂的擴張 人口卻在流失 共需要34億人

——我們分析了633個中國城市 發現四成在流失人口

中國的一些城市正在面臨和日本相同的遭遇,當然,送錢送地送房子這樣的好事是沒有的。一方面是持續走低的生育率,另一方面,人口過於集中在大都市圈,一批「收縮城市」已經出現,成了人們難以回去的故鄉。

在日本,除了東京,日本各地都面臨著人口流失。為了解決人口過於集中在東京的問題,日本政府將出一筆錢鼓勵居民搬離東京。

與此同時,為了處理大量的閑置空屋,日本地方政府也是絞盡了腦汁。比如,在距離日本東京約兩個小時車程的奧多摩町,有3棟房子正在接受“送房子”的申請。條件是,你需要連續住上15年,並這15年里交上900元人民幣的房租,到期後不僅可以獲3萬元補助,土地、房屋也都歸你所有。

中國的一些城市正在面臨和日本相同的遭遇,當然,送錢送地送房子這樣的好事是沒有的。一方面是持續走低的生育率,另一方面,人口過於集中在大都市圈,一批“收縮城市”已經出現,成了人們難以回去的故鄉。

超半數省份人口凈流出,安徽最嚴重

中國有著龐大的人口規模,流動人口的規模自然也不小。根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的《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8》,2017年中國流動人口規模已經達到2.4億,從增長期轉入了調整期。

紀錄片《生活萬歲》中,其中有一個故事講述了寧夏西海固地區鄉村小學教師何英宇的艱難困境,他要做出一個抉擇:是繼續堅守,讓8個年幼的學生避免輟學的命運,還是聽從妻子的建議搬離西海固,到條件更好的地方打拚掙錢?

更多人的情況沒有這麼複雜,但多多少少也會面臨類似的選擇:是留在條件不好的本地,還是為了更好的生活去資源更多的大城市尋找發展的機會。

以“五普”和“六普”公布的人口數據來計算,1990至2000年離開戶口登記地半年以上、跨省區遷移的人口數為4713萬人,到了2000至2010年,跨省遷移的人數已達7929萬人,跨省遷移的人數為所有遷移人口的三分之一。

很多人都聽過胡煥庸線,線的東邊居住著大部分的中國人,線的西邊雖然國土面積廣闊,但是人卻很少。

發達的東部地區自然也吸引著最多的流動人口聚集。從遷移率上來看,東部地區作為中、東、西部地區中唯一的凈遷入地區,與2000年相比,2010年人口遷入率上升了5.77‰,人口凈遷入規模持續擴大。

作為對比,中西部地區人口凈遷出數量成倍增長,人口遷入率也是最低,且人口凈遷移率呈不斷下降的趨勢。2010年,中國全部遷移人口中有48%的遷出人口都來自中部地區,除內蒙古在“六普”時期成為中部地區唯一的人口凈遷入地區之外,中部地區其他省份均為人口凈遷出地區。

其中,安徽省是中國人口遷出率最高的省份,而且也是凈遷移率上升幅度最大的地區,2010年人口遷出率上升至20.80‰,成為“六普”時期中國第一人口輸出大省。

換句話說,中、西部地區的人口遷出規模越在持續擴大,東部地區的人口聚集趨勢也很明顯。

人口流動在不同程度地提高全國以及各省的城鎮化水平,城鎮化率在70%以上的省市只有京津滬三大直轄市,其中外地人口的貢獻率就超過了20%。這樣一來,一些鄉鎮、縣城甚至是地級城市就不可避免要面臨人口崩塌。

北京城市實驗室發起人龍瀛、首都經貿大學吳康等人,利用“五普”和“六普”人口資料,以街道為尺度,發現中國4個省、105個地區/市域、897個縣域和19822個鄉鎮街道辦事處發生了人口密度的下降。如果單以鄉鎮街道辦事處為尺度,則中國1/3國土面積出現了人口密度的下降,存在著較為嚴重的空心鎮現象

收縮的城市

在追求快速增長的中國,我們對增長已經司空見慣。然而,我們忽視了一點,當城市沒有足夠的吸引力時,它也是會收縮的。

數讀菌統計了《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公布的人口數據,發現從2010年到2016年,在剔除掉因行政區劃變化而增加或減少的50個城市後,剩下的633個城市中有246個城市的人口密度出現下降(即2016年與2010年城市人口密度比小於1),占38.86%。

根據城市人口密度比的情況,我們可以把城市人口密度的變化分為六類:顯著降低、有所降低、基本未變、有所增加、顯著增加和大幅增加。95座城市的人口密度顯著降低,212座城市基本未變,有所增加、顯著增加和大幅增加的城市佔將近40%。

繪製到地圖上,是這樣的(有些城市邊界包含海域,所以會連起來):

從空間分布來看,東北地區降低較為明顯。除了夾在中間的吉林省四平、遼源、通化、松原和白城等地人口密度有所增加,其餘皆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西北的烏魯木齊、中衛、蘭州、鄂爾多斯、寶雞和西安等地人口密度均有所下降。

華北和河南則比較複雜一些。鄂爾多斯、石家莊、南陽人口密度顯著降低,烏蘭察布、太原和秦皇島則大幅增加。

一些地區的部分資源枯竭型城市因資源枯竭、產業更替等原因,導致人口集聚能力降低。也有一些城市更改了行政區劃,撤縣改區,或者撤區改市等,人口密度下降。

西南的川黔連綿區出現了明顯的人口流出,和此類似的是浙西南——閩西人口流出連綿區,這些地區地形以山區為主,人口密度不高,經濟相對不夠發達,容易流向附近經濟更發達的珠三角和長三角。

另外,在東部沿海地區,除了靠近上海的蘇南地區,地處山區的粵西和海南多地,也是人口流出的主要地區,人口密度下降明顯。

如果用城市人口給城市劃分不同的規模等級,哪一類城市人口密度變化大呢?

由於缺少完整的城市常住人口數據,數讀菌以2016年《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中的城區人口數為依據,把城市分為了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大城市、中等城市和小城市五類。

從總體上來看,城區人口超過500萬的4個特大城市的人口密度增加明顯。其中,南京人口密度雖有所下降,但仍和成都屬於基本未變的行列。天津的人口密度顯著增加,廣州的人口密度更是大幅增加,拉高了特大城市的人口密度,也顯示出了一線城市對人口的吸引力。

你可能會問,特大城市為什麼沒有武漢或者其他省會城市?因為在2016年的《中國城市建設統計年鑒》中,武漢市的城區人口為473.48萬人,所以這裡被劃入了大城市的範圍。

城區人口超過1000萬的超大城市人口密度下降了,主要是因為北京下降的較為明顯。從2010年的1383人/平方千米降到了2016年的1145人/平方千米,嚴格的人口政策和快速擴張的北京城,人口密度下降也不算意外。深圳的人口密度有所增加,重慶和上海都基本未變。

值得注意的是,大城市的人口密度從2010年的3157.66人/平方千米降到了2795人/平方千米,是所有類型的城市中下降最多的一類城市。

誰在拖“大城市”的後腿?

在人口密度顯著降低的13個大城市中,有6個省會城市,它們分別是烏魯木齊、長春、貴陽、瀋陽、石家莊和海口。在人口密度有所降低的11個大城市中,也有5個省會城市,它們分別是蘭州、南昌、西安、合肥和哈爾濱。

有趣的是,一些人口密度下降的省會城市所在的省份也是人口流失的狀態。以海口為例,海口的人口密度在2010年到2016年間下降了將近一半,人口密度顯著降低。但海南的其他城市也沒好到哪裡去,除了瓊海外,其他城市的人口密度均下降得明顯,海南正在面臨“留不住人”的困境。

不少人口密度降低的省會城市在今年紛紛加入搶人大戰,開出各種利好條件吸引人才前往,但能不能長久的留住,還不好說。

人口流失的城市還有一個學名,叫“收縮城市”。那麼,人口流失要到怎樣的程度才能算是“收縮城市”呢?

根據北京城市實驗室的研究,以人口規模在1萬以上的城市區域,面臨人口流失超過兩年作為標準所定義的廣義城市收縮,在2000-2010年期間,中國654個統計城市中有180個城市發生收縮。

最新的一份由首都經貿大學學者吳康更新的數據顯示,從2007-2016年,694個城市中,總計80個城市出現不同程度的收縮,佔比11.5%。需要注意的是,這和前面統計的“收縮城市”不同,這裡的統計口徑為末期年人口小於基期年人口,且有超過三個自然年的人口增長為負。

如果將這些“收縮城市”分類的話,他認為收縮城市可以分為幾大類:

第一種是結構性危機收縮城市,比如曾經的林業資源型城市伊春,就面臨著陷入資源危機而不得不調整產業結構的困境。

第二種是大都市周邊收縮城市,比如說北京周邊的三河、高碑店,成都周邊的都江堰等。

第三類是比較常見的欠發達的縣級市,比如天長、龍泉、合山等。

第四類是邊境偏遠城市收縮,如根河、額爾古納、哈密等。

最後一類是數據調整型的收縮,這類城市因個別年份下降的明顯被列入數據調整型的收縮,這類城市的代表是景德鎮。

此外,還有一些城市在近年變更了行政區劃,比如縣變成了區,區變成了縣,或者縣級市改為了區,也會導致城市收縮的現象出現。

擴張的土地和膨脹的城市規劃

”收縮城市“的形成原因很複雜,是人口、空間、環境、經濟和社會生活等方面多因素綜合的結果。比如資產閑置、內城人口縮減和邊緣區蔓延、經濟衰退、人口失業、社會不安及生活質量下降等。

但最直觀也是最主要的特徵,還是城市人口的崩塌。城市人口從表面上分析就很簡單,一方面是人口大幅流出,一方面是城市土地過於擴張

中國的城市化率在1982年是20%,2000年時是35%,2016年已經達到57.35%。總體上來看,不論是城市人口還是城市面積,都在擴大。

在如火如荼的城市化建設中,城市擴張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了。但是城市人口的增長速度顯著地慢於城市擴張的增長速度,土地城市化明顯快於人口城市化,二者發展比例的嚴重失調。

2000年,中國城區人口為38823.7萬人,城市建成區面積為22113.7平方千米,2016年,城區人口達到40299.17萬,城市建成區面積達到54331.47平方千米里。城市人口和建成區面積分別增加3.8%和145.69%,土地城市化明顯快於人口城市化。

城市用地擴張與人口增長之間已經極度的不協調了。有研究根據城區人口數據和和建成區面積數據,定量分析了近10年中國城市人口增長和城市用地擴張之間的協調關係,結果顯示,中國657個城市用地擴張和人口增長之間協調性較弱。

在研究的657個城市中,以土地顯著擴張發展為主的人地關係占近1/3的城市數量、45.95%的人口和過半的建成區面積。人地基本協調和人地有所收縮所佔城市數量較少,呈現零星散布的特點。

然而,人地的不協調絲毫不僅沒能讓中國的城市停下瘋狂的擴張計劃許多城市還試圖用預測更多的人口來拿到更多的城鎮建設用地指標。因為在中國的城市土地財政下,在城市規劃中所預測的人口增長規模,基本決定了這個城市以後能拿到多少土地資源併合法地進行城市開發。

北京城市實驗室在180個收縮城市基礎上,陸續找到了其中64個城市的總體規劃資料,發現這些城市的規劃所預測的未來人口都處於上升狀態。也就是說,即使城市在收縮,規劃卻還在增長和膨脹。

以義烏為例,《義烏市市域總體規劃(2013—2030年)》提出,義烏人口規模到2020年,市域常住人口規模要達到210-225萬人左右,到2030年,義烏市域常住人口規模要到240-255萬人左右。

2014年至2016年義烏的常住人口分別為125.1萬人、125.88萬人和128.04萬人。也就是說,義烏在接下來的四年中要平均每年增加20.5萬人才能達到規劃。以目前的增長率來說,怕是遠遠不夠。

更何況,從2010年到2016年,義烏的人口密度足足下降了近五分之二,2010年是2937人/平方千米,到了2016年,只剩1949人/平方千米了。

規劃人口“畫大餅”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可以看到不斷規劃的新城、新區,這些新城、新區又沒有足夠的人口來填充,最終變成了寂寥無聲的“空城”、“鬼城”。

國家發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的調研發現,截至2013年底,全國各省市(包括縣級市)規劃有超過3000個新城新區,其中有20個省份中,平均每個市至少有一個新城新區,最多的瀋陽規劃有19個,而廣東平均每個市有1.78個,山東其次,有1.37個。

據新華網報道,國務院一項截至2016年的關於12個省會城市和144個地級市的一項調查顯示,省會城市平均一個城市規劃4.6個新城(新區),地級城市平均每個規劃建設約1.5個新城(新區)。要達到這些新城、新區的預期規劃目標,總共需要住進去34億人口

要達到34億人口是什麼概念呢?也就是中國目前人口的2.5倍,地球人口的一半吧。

參考資料:

[1]毛其智,龍瀛,&吳康.(2015).中國人口密度時空演變與城鎮化空間格局初探--從2000年到2010年.城市規劃,(2),38-43.

[2]李袁園.(2013).中國省際人口遷移和區域經濟發展研究(Doctoral dissertation,吉林大學).

[3]楊艷昭,封志明,趙延德,&游珍.(2013).中國城市土地擴張與人口增長協調性研究.地理研究,(9),1668-1678.

[4]吳康,孫東琪.(2017).城市收縮的研究進展與展望.經濟地理,(11),59-67.

[5]李晨卉.(2017).我國東北地區收縮城市影響因素及其規劃對策研究(Doctoral dissertation,北京建築大學).

[6]北京2017年末常住人口2170萬人17年來首現負增長-新華網.(20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xinhuanet.com/2018-01/20/c_1122288170.htm

[7]人口流動對城鎮化率的影響-新華時政-新華網.(20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2-11/27/c_124010426_2.htm

[8]城市化與土地制度改革_觀點頻道_財新網.(2018). Retrieved from http://opinion.caixin.com/2018-12-06/101356101.html

[9]東京為了解決人口過多的問題,打算給居民一筆錢搬出城市_文化_好奇心日報.(20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qdaily.com/articles/58778.html

[10]全國新城規劃人口34億,誰來住?_新華每日電訊.(20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xinhuanet.com/mrdx/2016-07/14/c_135511933.htm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網易數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