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國字型大小背景?權健杠上人民日報

中國保健品企業權健屢屢被曝有人因用其產品導致燒傷、傷殘,甚至喪命,近期更有多家媒體揭露其涉嫌虛假宣傳以及洗腦層壓式推銷等問題。日前,權健開始發起反攻,控告某中共官媒侵犯其名譽、商譽權,引發輿論關注。

圖為2018年12月29日中國大陸媒體探訪權健鄭州分公司,發現大門緊閉空無一人。(網路圖片)

中國保健品企業權健屢屢被曝有人因用其產品導致燒傷、傷殘,甚至喪命,近期更有多家媒體揭露其涉嫌虛假宣傳以及洗腦層壓式推銷等問題。日前,權健開始發起反攻,控告某中共官媒侵犯其名譽、商譽權,引發輿論關注。

權健投訴官媒侵權登上熱搜排行榜

當地時間2018年12月30日下午,人民日報海外版旗下的官方賬號@俠客島曬出一張圖顯示,該媒體已經被保健品企業權健投訴侵犯其名譽權、商譽權等。

原因是當天的早些時候,俠客島的微信公眾號推送了一篇題為《【經濟ke】權健背後的“北派傳銷”身影》的文章,深扒了權健誇大宣傳的內幕,背後隱隱帶出了一條天津保健品行業的傳銷線索鏈。

該文指“權健”不少管理層都來自傳銷組織“天獅集團”,因而其銷售模式亦幾乎一樣,就是“用中醫概念將產品進行包裝宣傳,再通過一層層人際網路進行銷售”。

隨後,權健投訴了俠客島推送的這篇文章。相關消息在網路上曝光後,權健很快就登上了中國社交媒體熱搜排行榜的前8名。

有輿論認為,這幾天揭露權健的媒體很多,而權健這次專挑人民日報旗下的俠客島來開刀欲“殺雞儆猴”,說明權健的底氣很足,恐怕大有背景。

權健保健帝國涉嫌虛假宣傳和不良銷售的醜聞集中爆發

據公開的資訊,自然醫學集團“權健”素有“保健帝國”之稱。近日,有關該企業涉嫌虛假宣傳和不良銷售的醜聞集中爆發,並引起公眾輿論的大反彈。

上周,醫療健康服務的平台“丁香醫生”發文,披露“權健自然醫學集團”涉及虛假宣傳及洗腦層壓式推銷等問題,又指更有人因用其產品導致燒傷、傷殘,甚至喪命。

一個比較突出的例子是:一名邱姓女子向媒體反映,她的弟弟在湖南省懷化市一家掛著“權健”旗號的養生美容院接受“權健八卦儀”汗蒸保健療程後死亡。可是官司在今年9月的一審宣判,卻判“權健”無責,而肇事養生美容院3名合伙人,只需承擔四成的賠償責任,死者自身卻要承擔六成責任。法院方面認為,被告“權健”雖然是“八卦儀”生產者,但是原告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該產品是導致邱姓男子死亡的原因。

死者家屬不服判決,於是提出上訴。該案二審已在2018年12月再度開庭,將擇日宣判。

上海中醫焦東海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從中醫角度,火療和汗蒸都能加速血液循環,有助患者的治療。然而,單是從火療來說,因為涉及使用酒精和藥物,因而都必須有相關方面知識的醫護人員或醫生來操作。因為一旦操作不當,會為患者帶來風險。

廣東婦科醫生張唯楚則指出,患者往往會因為心急而誤信坊間一些誇大產品功效的不良銷售企業。在政府監管不力的情況下,出現了醫療糾紛往往也不會嚴厲處罰,因而“權健”事件現在才會被揭發出涉及的問題如此多。

張唯楚說:“監管上如果嚴格,即使有1個人投訴都會進行調查,企業就不會再誇大了。”

據中國大陸媒體的跟進報導,近年多地先後發生過類似湖南懷化的事件:2015年4月,西安有人使用火療治療牛皮癬後病情加重,10天後死亡;2016年5月,內蒙有人進行火療後突發心臟病死亡;2016年8月,浙江省義烏市有人接受2次“權健”火療後均感不適,後來因體溫過高引發併發症搶救無效死亡。

此外,深圳一名女性2016年在接受“權健”拔火罐治療時,因為工作人員操作不當,導致該女子右上肢、胸腹等多處被酒精火焰燒傷。這起案件相關工作人員以及“權健”被判賠償約27萬元,但還有不少其他與“權健”有關的案件中,“權健”並沒有被起訴。

“權健”醜聞被踢爆並非偶然與假疫苗案的情形很相似

有輿論指出,權健集團涉嫌虛假宣傳和傳銷的醜聞被自媒體率先踢爆的情形,與今年7月中國問題疫苗被踢爆的情形很相似。有評論者稱這些敢於冒著被輿論審查機構打壓的風險揭露事件真相的自媒體為“新聞遊俠”。

中國時評人張豐曾對媒體表示,中國媒體的調查性、批評性報導受到中共輿論審查限制的情況下,相對擁有一些采編自由的自媒體,能夠讓人們看到部分事實真相,堪稱“新聞遊俠”。

不過,律師沈亞川則對媒體表示,那些自媒體的背後都有機構和資本的支持,通常是團隊作戰,其采寫和傳播也符合新聞操作規範,所以稱其為“遊俠”其實並不準確。而且這些自媒體雖然在選題和傳播渠道上比傳統媒體擁有相對更大一些的自由度,但這並不意味著它們可以避開中共審查制度的羅網。

外界發現,這次的權健醜聞的大爆發與之前疫苗案被踢爆的情況是,網路輿論似乎一下子有些“失控”了,不但大量內幕黑幕得以在網路上曝光,甚至還有一些官方媒體參與其中推波助瀾。有輿論認為,這種在短時間內針對個案的“輿論失控”並不是偶然現象,而很可能是官方有意讓它失控,其背後可能參雜著北京收拾醫療產業背後利益集團的因素,甚至可能涉及中共高層內鬥。

據公開的資訊,早在2018年7月份,中國長生生物假疫苗醜聞被媒體揭發後,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先後對長生生物假疫苗事件作出了批示,該案才受到司法機關的嚴厲查處。當時一名中國紅十字會前官員曾對外透露,中國大陸疫苗產業早已被高層家族壟斷,後台都是“國字型”高官(指國家級高官)。

7月23日,中國紅十字會醫療救助部前部長任瑞紅曾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根據慣例,中共疫苗業的掌舵人,都只是中共高官的白手套。他當時坦言:“他們能做這種生意的,一定是在這種衛計委、葯監局,包括CDC(疾控中心)這些部門有非常非常強的背景,像中國的生物製藥、疫苗之類的,都是好幾十億的資金的這個量,都是他們自己壟斷的。毫無疑問他們都是中共國家級高官白手套。”

任瑞紅還解釋說,十多年來,長生生物被法院認定的涉行賄案就有近20件,但高俊芳依然平安無事,沒人能動得了她,這隻能是“國家級層面”的權力保護傘才能做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