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性侵奸屍11人 中國版「開膛手」的人生

在大陸轟動一時的"白銀市連環殺人案"、被稱為"中國開膛手傑克"的高承勇,經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後於3日上午被執行死刑。

犯下白銀市連環殺人案、外界稱"中國開膛手傑克"的高承勇於3日伏法。

據報導,高承勇於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間,在甘肅省白銀市、內蒙古自治區包頭市犯下多宗搶劫、故意殺人、強姦、侮辱屍體等罪行,共導致11名女性受害人死亡,年齡最小的更只有8歲。檢方指出,高承勇用事先準備的彈簧刀、繩子、布兜等工具犯案,受害人不但遭到性侵,其皮膚、雙乳、雙手、陰部等器官更被凶手切下帶走。

"白銀案"辦案期間長達28年,一度被稱為"世紀懸案"。當地警方曾在2004年時懸賞20萬人民幣,希望取得"白銀案"相關線索,但毫無下文。直到2016年高承勇的親人因涉嫌經濟犯罪,警方調查其DNA發現城河村高氏家族男性的Y染色體,或與"白銀案"現場取得的DNA有關。之後警方取得高承勇的DNA,發現與命案現場的指紋等證物高度吻合。高承勇在2016年8月被警方拘捕後,也供認了自己曾犯下的全部罪行。

2018年3月30日,白銀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判處高承勇以搶劫、故意殺人、強姦、侮辱屍體四項罪名,數罪併罰判處被告高承勇死刑。白銀中院在判決書里指高男"犯罪動機極其卑劣、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犯罪性質極其惡劣,犯罪情節極其嚴重"。

他如同一個來到人間的魔鬼。

今天上午,白銀連環殺人案罪犯高承勇被執行死刑。檢察機關依法派員臨場監督。

至此,這個曾被稱為“天涯十大懸案”之一的連環殺人案,終於畫上了句號。

魔鬼在人間

從1988年至2002年的14年間,高承勇在甘肅白銀市和內蒙古包頭兩地,先後殺害11名女性,其中年齡最小的受害者只有8歲。

然而,犯下第一起命案後,他曾逍遙法外近30年,直到2016年案件告破。

“他作案的時候,我才20多歲,現在我都要退休了。你們都不知道當時我們白銀是怎麼一種狀態,很多女的就連白天都不敢單獨出門,現在他終於要宣判了。”白銀案宣判時,一位特地請假前來“圍觀”的白銀市市民這樣說道。

這些年來,如同一個隱形在人間的惡魔,白銀殺人狂的傳說成為白銀市人們心中揮之不去的陰影。

△俯瞰白銀市

在高承勇犯下的11起案件中,“小白鞋”是這宗連環殺人案的第一個受害者。

“小白鞋”是白潔(化名)的外號,她生前是白銀公司鉛鋅廠的電工。因為長相漂亮又喜歡穿白球鞋,被工友們稱為“小白鞋”。

出事那天,白潔正好休息。上午,她練完舞蹈回到家中,把1歲的侄子抱進自己在後院的房間,直到午飯後,嫂子周欣把孩子抱走。

傍晚6點左右,下班回來的哥哥白華髮現白潔遇害。

白華推開妹妹的房門,只見她肩部以下橫在床上,頭朝地,脖子被劃開了一個大口子。他當時就哭了,大叫著跑回前院喊妻子周欣:“我妹妹被人殺了!”

高承勇在受審時說,因為認為“小白鞋”長得漂亮,在把她殺死後,他還曾把她的影集拿走,晚上在被窩裡看,看完後就燒掉了。

△“小白鞋”參加文藝匯演贏得的獎品,一盆假花。

出事後,母親丁雙一直怪罪兒媳周欣,她懷疑周欣在前院聽到了動靜卻不救白潔。而父親白孝禮的怪罪對象是小兒子白義,因為白義和姐姐是同事,那一天本應和姐姐同時休息,而他卻和人換了班。聽說女兒被殺後,白孝禮扇了白義兩個耳光:“你不好好地待在家裡跑出去做什麼!”

白潔的死,徹底改變了白家。因為找不到凶手,憤怒與悲傷找不到出口的家人們,在互相埋怨中分崩離析。

在一次爭吵中,喝醉酒的白孝禮打了妻子丁雙,一心向著母親的大兒子白華又一把將父親推倒在地上。

一次次的爭吵最終導致白孝禮夫婦離了婚,但悲劇還未結束。

白潔去世後的第二年,當時年僅22歲的弟弟白義在一天夜裡,就著半斤白酒吞下十幾粒安眠藥,自殺身亡。

2002年,母親丁雙去世。兒媳周欣在丁雙最後的歲月里始終侍奉在病床前,可直到臨終時,婆婆仍沒有與周欣說過一句話。

△“小白鞋”當年用過的鏡子,擺在床頭柜上。

2016年8月27日,白銀案宣布告破的那個下午,白家人先是在網上得知了這一消息。

看完新聞的白孝禮,在夜裡夢到了女兒兩次。這一年,他已經80歲了,至今仍在女兒受害的那個房子里居住。

和遇害人白潔相似,另有10位受害人在14年間被高承勇以殘忍的手段殺害。

他如同一個來到人間的魔鬼,在被他殘害的一條條生命背後,更有一個個破碎的家庭。

染色體追凶

白銀案的告破,要歸功於科技的進步。

長達14年的犯案過程中,雖然嫌疑犯留下了足印、指紋、精液、DNA等身體特徵線索,警方也模擬了畫像,但一直沒能確定凶手的身份。本世紀初,白銀警方曾先後啟動過全城查指紋、抽血驗DNA等方式排查案犯,最後也沒能找到真凶。

直到2015年3月,甘肅省公安廳決定重啟偵查工作,並緊緊圍繞指紋和DNA兩個方面深入開展偵查工作,才最終找到了突破口。

破案的關鍵是一個叫Y-DNA染色體檢驗的科技手段。

這種手段,首先需要比對嫌疑人DNA與公安資料庫中的樣本。DNA比對包括兩大類,一種是常染色體比對,另一種是性染色體比對。性染色體包括X、Y,男性是XY,女性是XX,其中Y-DNA是父系遺傳基因,是男性所獨有的,在家族裡代代相傳的。

所以,只要發現嫌疑人的Y-DNA與資料庫中的數據有重合,即可通過該數據確定嫌疑人的家系,並由此排查該家系中的可疑人員,確定疑犯。

那麼高承勇的Y-DNA數據從何而來呢?網上流傳過一份該案的破案過程:高承勇的遠房堂叔因犯行賄罪被收監,按要求採集血樣,並由此錄入了Y-DNA數據。經過比對,該數據與白銀連環強姦殺人案真凶的數據一致。專案組隨即逐一排查高氏家族,最終確定高承勇為犯罪嫌疑人。

2016年8月26日上午,時年52歲的犯罪嫌疑人高承勇在白銀市工業學校小賣部被警方抓獲。

△52歲的犯罪嫌疑人高承勇近照。

十八大之後,白銀市所在的甘肅省成為反腐重地,這裡曾落馬王三運、虞海燕等高官,打虎拍蠅不斷。這不禁使人猜想,高承勇的遠房堂叔是否就是其中一位落馬官員?

去年3月,在首度開庭8個多月之後,白銀連環殺人案一審在甘肅省白銀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被告人高承勇被判故意殺人罪、強姦罪、搶劫罪、侮辱屍體罪,數罪併罰判處死刑。

從反腐到命案宣判,或許正映襯了那句話:正義可能會遲到,但從不缺席。

裸體的男人畫像

公安部重啟對案件的追查後,發了疑凶畫像——一個暴戾之氣外露、典型的偏執殺人狂相貌↓↓

而高承勇被抓時,大家驚訝地發現,身高177厘米的他,長相與畫像並不相符,臉上也看不到外露的凶氣,反而更像是一團“和氣”,過著看起來很正常的生活:有能幹的老婆,兩個兒子考上了重點大學,長子已碩士畢業,據說在某飛機設計研究所工作。

高承勇的樣貌和特徵,更符合一位名叫鄭毅的警察在1998年撰寫過的《關於白銀殘殺女性案件的情況報告》中的相關描述,文中早已將疑凶的基本特徵勾勒出來:男,身高170-176厘米間,體型中等,性變態,雙重人格;家庭情況一般,缺乏母愛,仇視女性;相貌較好。

由此看出,外表老實的高承勇是有雙面性的,一方面是看似普通的正常人,另一方面卻是殘暴到極致的魔鬼。

那這個遊走在人間的惡魔又是如何煉成的?

白銀市白銀區看守所副所長陳聲波曾讓高承勇隨便畫一幅畫,想畫什麼畫什麼。高承勇畫了一座房子、一棵樹,還有一個裸體的男人↓↓

△圖源:《方圓》雜誌

對比一下,門口的大樹、窗門的格局,與高承勇在老家甘肅榆中縣青城鎮城河村的房子很相似↓

而關於以前的事情,他只有在心情好的時候才會提及,但大都是生活中那些溫暖、愉快的事。比如他小時候和媽媽在老家時,媽媽炒菜,他添柴燒火,幫媽媽做飯的事,還有他和初戀女友的感情。

但在高承勇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他們姐弟8人都是由父親帶大的。後來,高承勇的雙胞胎哥哥掉進河裡死了,他曾多次到哥哥遇難的地方大聲痛哭。

上學時,高承勇學習成績一般,但身體素質不錯。高考時參加過飛行員選拔,沒被錄取。

在周圍親戚的眼中,高承勇老實巴交、不愛說話、很少和人鬧不愉快,對父母也很孝順。老父親去世前癱瘓好幾年,都是高承勇守在床前端屎端尿,每天給父親擦洗全身。

如此的種種行為,讓人很難想像高承勇就是“殺人犯”。

而更多時候,高承勇的內心裝的是另一種情緒。由於性格孤僻、內向,他的人際關係一直都不怎麼好,幾乎沒什麼朋友。他和妻子的關係也很一般,妻子個性活潑、外向,兩人常因個性不和吵架。後來,高承勇染上了賭博惡習,家裡就沒消停過。他的兒子曾稱,因為賭博,父親會打罵母親。

夫妻不和、個性孤僻,再加上生活中的種種不順,終讓高承勇走上歧途。

最牽掛的是兒子

在看守所里,警察曾問過高承勇行凶作案的原因,高承勇說,剛開始的確是因為想弄點錢花,那時候家裡窮,日子緊張到連買鹽的錢都沒有,周圍能借到錢的親戚、朋友都借過了,實在愁得沒有辦法,就騎車在白銀四處踩點,伺機作案。

1988年,24歲的高承勇做了第一起凶殺案。那年,他的大兒子出生。妻子生產的前後期間,高承勇經常不見蹤影。月子里無人照料的妻子,只能用從隔壁親戚那裡討來一張餅果腹。

從1988年到1994年,這6年他沒有作案,警方問他為什麼?他說不清。

1994年,高承勇第二次殺人。此後的8年里,他又接連殺了9人,其中最小的才8歲。1998年7月30日下午6時許,白銀供電局職工曾某年僅8歲的女兒苗苗(化名)被害,警方勘驗時發現,苗苗下身赤裸,頸部系有皮帶,陰部被撕裂並檢出精子。後來警察在審訊中得知,當時高承勇的小兒子也是8歲。

每次作案,高承勇都會穿黑色或深色的衣服,因為這樣即便沾染上血跡,也不顯露,回家後,他都趁妻子忙碌之餘,自己把衣服洗了,然後裝作沒有發生一樣……

△高承勇曾租住的房屋。

高承勇一開始是想找錢花,被害人反抗和叫喊,他害怕被人抓住,起了殺心。但後來幾乎都是為了尋求刺激。

2016年8月26日,高承勇在白銀市工業學校一小賣部內被抓獲。

△學校內的小賣部透過小窗子能看到生活用品。

在此之前,高承勇一直懷著僥倖的心理,直到兩個兒子都考上了大學,他害怕自己再殺人被抓,會影響到兩個孩子的未來,這才收手。而那些死者的家屬、當時辦案的警察,都沒能真正從陰影里走出來。

被收押期間,看守所對高承勇設置了專門的單屏顯示,24小時監控他的一舉一動,無縫監控。

剛進看守所時,高承勇對所有警察都有戒備心理。警察們曾找他談話,探索他的犯罪根源,但每當談話進行到關鍵時刻,涉及到關鍵問題時,高承勇都會對抗和抵制,要麼閉口不說,要麼顧左右而言他,要麼瞎說一通。做心裡測試題的時候,他每道題都會仔細看很多遍,認真斟酌,揣摩,而後再答題。而最終,得出的結果是他屬於正常型心理。

隨著警察與高承勇相處的時間增加,彼此之間交流增多,高承勇才覺得警察把他當人看,不打罵、虐待他,自己得積極配合,把所有問題都交代清楚,認罪服法。

△2018年3月30日,“白銀連環殺人案”庭審現場。

和警察聊得多了,高承勇也會講一些家裡的事,除了童年的那些回憶,還有兩個兒子。提起家中久未見面的兩個兒子,他的眼裡流出了淚水,“希望他們堅強”。

高承勇曾對警察說,如果最後那一天來了,他想吃頓羊肉泡饃,再抽幾根煙。

可是沒人會知道死去的那11個人,生前最想做的是什麼。希望高承勇的死去,能告慰11個生命的亡魂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中時電子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