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崔永元要告最高法院「很有講究」?高院法官王林清被帶走 新視頻流出

“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風波不斷發酵,曾在視頻曝光卷宗丟失經過的高院法官王林清又傳出第二段視頻,講述曾因拒絕最高法院領導的改判要求,而遭到打擊報復的黑幕。獨立評論人士文昭表示,此案有較大可能涉及趙樂際和周強,現而今有人借崔永元出頭拿這事做文章。時政評論人士橫河則表示,大陸維權律師王全璋一個案子,已經是讓全世界知道,中共是沒有法治的最典型代表。

高院法官王林清傳被帶走調查

香港鳳凰網4日的報導引述知情人士的話說,王林清周二(2日)從山東老家返回北京住所時,在小區地下車庫被最高院相關部門帶走調查。但又指王林清今天(4日)白天上班。

但鳳凰網的相關報導已經被刪除。同時網上一度傳出王林清自殺的傳聞,但消息無法核實。

繼早前曝光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視頻後,3日,網上又傳出王林清另一段長達9分多鐘的視頻,講述他在最高法院工作期間經歷的另一起礦權糾紛案以及他因秉公執法遭到打擊報復的經歷。

王林清在錄像開頭明言,他製作錄像講述這兩起案件,就是為了“保護自己,免遭不測,留下一些證據”。

視頻內容顯示,這起案件是關於山西眾心鋼鐵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永安與山西古冶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王見剛的轉讓糾紛案。王林清描述,王永安(2003年)曾將一處採礦場轉讓給王見剛,事後發現鐵礦資源豐富,王永安於是反悔,希望將礦產轉回。山西高院一審判決王永安敗訴,認定轉讓合同有效。王永安上訴到最高法院,案子被分到王林清手中。

王林清經調查審理,與合議庭一致認定此案事實清楚,“沒有任何問題”,應當維持一審原判。但他在辦案過程中曾兩次被最高法院紀檢所辦公室主任閆長林叫到辦公室,閆長林稱該院“一位領導”特別關注此案,並明示他作出有利於王永安的判決,但被王林清拒絕,在二審判決中維持了一審判決。

王林清表示,他事後曾收到王永安的恐嚇電話,最高法院紀檢所兩名副所長給時任江蘇高院院長許前飛打電話,稱王林清犯了“嚴重的罪行”,要求將他抓捕。王林清稱,他之後知道此次遭遇便是他沒有按照院領導的指示,判王永安勝訴而遭到的打擊報復。

文昭:此案有較大可能涉及趙樂際和周強

12月26日,中共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就在微博上提起最高法院“卷宗被盜”事件,引發輿論關注。最高法院27日曾通過媒體否認案卷丟失,稱崔永元造謠。但崔永元表示自己手握證據。王林清的視頻做實了崔永元的指稱。隨後,最高法院改口稱“已經啟動調查程序”。

獨立評論人士文昭在他的自媒體上分析,當年法院就先找地方政府商量案子該怎麼判,嚴重破壞了司法獨立的嚴肅性。第二點值得關注的是,當時的陝西省是誰主政呢,就是現在的中紀委書記趙樂際(時任陝西省委書記)。

然後陝西省政府真的就給最高法院去了一個信,建議說:“如果最高人民法院維持省高級人民法院的判決,會產生一系列嚴重後果”“會給陝西的穩定和發展大局帶來不利影響”。這封信函曝光以後當時引起了很大轟動,就是地方政府公然干預司法,南開大學法學院的教授侯欣聯名了好幾個法學家發了一封公開信,呼籲抵制陝西省政府干預司法。

文昭還分析說,這個爆料過程也很有講究,小崔幹了這麼些年的深度報導,肯定有不少人給他爆料,希望他幫助自己,他手裡肯定存了不少料。他以前說舉報影視大腕逃稅的材料就存了幾個抽屜。他選擇在2018年底把兩年前的一樁案子曝光出來是為了什麼?

他先放了個風,看最高法院不認賬,就登出截圖表明自己有實在的證據,逼最高法院承認確有其事。再然後再由另一家媒體發布當事法官的自述視頻,是多頭曝料,表明這事的證據存在不同的地方,不只我崔永元一個人有,光對付我沒用。再然後是不依不饒地扭著最高法院道歉。其實是很有章法的。

崔永元現在扮演的角色有點類似於五六年前的財新網,財新網通過重磅的調查報導,暗示反腐鬥爭的進展方向。但現在王岐山不當中紀委書記了,財新網估計也難以再像五六前年那樣作為了,財新是一家傳統媒體;現在是自媒體的天下,就換小崔微博爆料登場了。

文昭說,凱奇萊礦權案有較大可能涉及趙樂際和周強,現而今有人借崔永元出頭拿這事做文章,到底是誰?

橫河:王全璋案就是中共沒有法治的典型代表

時政評論人士橫河近期在他的專欄節目中表示,就王全璋一個案子已經是全世界了解中共沒有法治最典型代表。而且「709」律師家屬們已經成為民間維權的象徵,也是中共違法的象徵。

其實中共是非常害怕熱點事件的,它專門還有過文件,怎麼樣消除熱點事件的源頭,還專門有文件的。這一來的話,「709」律師案和王全璋就是中共自己製造出來的熱點,而且是持續的熱點。中共肯定不希望王全璋案繼續成為熱點,尤其現在中共處於一個內外交困的時候,中共利用這一次所謂的庭審把這個熱點淡化一些,可能是這樣的,消除是不可能,就是淡化一點。

橫河說,借這個機會講中共的法制是騙人的。

現在的關鍵就是,這一次很多人是指望庭審能夠見到,總有一個人能見到王全璋吧。就這次一直到庭審結束還是沒有人見到他。這個在審判異議人士和維權律師人士的案例當中相當罕見,就是說他們一般會阻止支持者進入法庭,但是要把所有的親屬、所有能認出他的人來全部禁止,這個就太令人懷疑了。

中共說不公開審理的理由也完全是站不住腳的。它說是涉及到國家機密,從彼得·達林所公布的起訴王全璋的這個起訴書,那三條罪名來看,沒有一條是和國家機密有關係的。所以說國家機密只是個借口,就是說不讓人見到王全璋的一個借口。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