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川普政府審查越來越嚴 中資科技投資者離開矽谷

川普政府為阻止中共獲取美國創新技術而採取的一些新政策,幾乎中止了中資投資者對美國初創科技企業的投資,因為投資者和初創企業創始人面對華盛頓的審查紛紛放棄了交易。

川普政府為阻止中共獲取美國創新技術而採取的一些新政策,幾乎中止了中資投資者對美國初創科技企業的投資,因為投資者和初創企業創始人面對華盛頓的審查紛紛放棄了交易。

據紐約的經濟研究公司榮鼎諮詢(Rhodium Group),去年美國初創企業獲得的中國風險投資達到了創紀錄的30億美元,因投資者和科技公司急於在新的監管制度於8月生效之前完成交易。

路透對超過35家業者的採訪顯示,從那時起,中國對於美國初創公司的風險投資大大放緩。

美國總統川普簽署新的立法,擴大了政府阻止外資對美國公司投資的能力,無論投資者原屬於哪個國家。但川普一直特彆強烈要求阻止中共接觸具有戰略意義的美國科技。

雖然新規則仍在敲定之中,但科技行業的資深人士表示,其影響很快就顯現出來了。

“涉及中國公司、中國買家以及中國投資人的交易基本上已經停止,”律師Nell O'Donnell表示,他在與外國買家的交易中代表美國科技公司。

路透訪問的律師們均表示,他們正忙著改寫交易條款,以幫助確保投資能夠獲得美國政府的批准。中國投資人,包括一些大的家族辦公室(family office),已經退出交易,不再與美國初創企業舉行會議了。另一方面,一些企業家則在迴避中國的資金,因為擔心在這個進入市場的速度至關重要的領域,冗長的政府審批程序可能消耗他們的資源和動能。

位於舊金山的Volley Labs, Inc公司則採取安全的作法。該公司的業務是使用人工智慧開發企業培訓材料。該公司在2017年的融資輪中接受了北京好未來教育集團(TAL.N)的資金,但去年則拒絕了中國投資人的投資。

“出於明顯的原因,我們認為,進一步擴大與我們在貿易和知識產權領域存在這麼多緊張問題的國家的投資人曝險,並不明智,”Volley的首席執行官Carson Kahn表示。

一名矽谷風險投資人告訴路透,據他所知至少10宗交易已經黃了,其中有些是他自己投資組合中的公司,因為交易需要美國外資審議委員會(CFIUS)的批准。由於擔心給自己投資組合中的公司帶來負面關注,他不願具名。

CFIUS是一個負責評估外國投資中潛在國家安全和競爭風險的政府機構,新立法擴大了該機構的職權。其中包括:能夠調查此前不在其許可權範圍之內的交易,包括外資試圖收購美國初創企業少數股權。

中共備受關注。在對其全球競爭力和軍事力量至關重要的科技領域,中共一向積極投資。中國投資者入股網約車服務業者優步(Uber)UBER.UL和Lyft,以及擁有更多敏感技術的企業,像是數據中心網路公司Barefoot Networks、自動駕駛初創公司Zoox及語音辨識初創公司AISense。

對矽谷來說,中方資金枯竭不太可能造成世界末日。根據數據提供商PitchBook Inc,全球投資人在去年前三季就向美國初創公司投資逾840億美元,比之前任何一年的全年投資額還高。

然中國金主對美國企業進入中國市場仍是至關重要。Volley的Kahn承認,拒絕中國的投資可能讓他的初創公司海外擴張之路更加困難。

“我們這些經營者和企業家都感受到緊張情勢的衝擊,”Kahn表示。

對矽谷來說,這是徹底的改變。傳統上資金是從全球各地湧入,包括中共和俄羅斯這樣的地緣政治對手,幾乎都沒有受制於美國政府的審查或監管。

Sheppard Mullin律師Reid Whitten表示,他最近建議的六家尋求CFIUS批准投資計劃的公司中,只有兩家選擇提交文件。其他則是放棄交易,或者還在考慮是否要推進交易。

“我們看待外資對美國投資的方式出現了一種代際變化,”Whitten說。

**關鍵技術**

來自中方的投資減少之際,正值北京和華盛頓的緊張局勢升溫。川普指責中國對美國的巨大貿易順差,以及為獲得美國先進技術而採取的不當做法。

中美兩國已對從對方進口的數以千億美元計的商品加征關稅。川普還考慮在新的一年發布一項行政令,禁止美國公司使用中國華為和中興通訊生產的電信設備。

CFIUS也成為了又一個強有力的工具。該機構由美國財政部領導,包括來自國防部、國務院和國土安全部等八個其他政府機構的成員。這個神秘機構並不披露太多有關其審查交易的信息。但最新的年報顯示,中國投資者在2013-2015年期間向CFIUS提交了74宗交易申請,是所有國家中申請數最多的。美國總統有權對交易做出最終決定,但CFIUS的反對通常就足以讓交易失敗。

甚至在上述新法規通過之前,華府就已展示了更強硬的立場,川普在3月否決了新加坡博通(Broadcom)(AVGO.O)以1,170億美元敵意收購美國高通(Qualcomm)(QCOM.O)的交易。CFIUS說,該併購交易將削弱美國在開發下一代無線技術方面的實力。

白宮發言人未回復置評請求。

CFIUS在11月推出了一項試行計劃,要求外國投資者向CFIUS通報對部分“關鍵技術”的任何規模的投資。這一條款涉及的領域仍未確定,但工作清單包括人工智慧、物流技術、機器人和數據分析--而這些恰恰是矽谷的主要產業。

榮鼎諮詢預測將有多達四分之三的中資創投案會因新規而受到CFIUS審查。

光是這樣的審查風險,便已令一些中國投資者考慮再三。

Peter Kuo任職於Silicon Valley Global,為中國投資者與美國初創企業做聯繫工作,他說他的生意已大幅減少。2018年他為中國投資者推薦了多家企業,出錢投資的人一個也沒有。

**站對邊**

一些安全專家則認為這是對美國初創企業遲來的保護,對此大表讚許。

“我們擔心的是少數居心不良個體,它們對於如何取得我們的知識財產極為內行,”AllegisCyber創辦人Bob Ackerman說。AllegisCyber位於舊金山及馬里蘭州,是一家支持網路安全初創企業的風投公司。

根據榮鼎諮詢估算,2000-2017年,中國在美國參與創投的資金平均21%來自於國有基金。2018年,這個數字飆升至41%,而這類國有基金至少部份受中共政府控制。

不過部分科技業人士表示,急於壓制北京當局的華府管得太寬了。

矽谷創投公司UpHonest Capital的創始合伙人郭威(音譯)表示:“許多無辜的業界人士都被牽扯”到中美兩國的爭端之中。UpHonest資金多數來自與中國有關聯的外國投資人。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對中國投資的監管中扮演了更加活躍的角色,加深矽谷方面的疑慮。

兩名資深行業人士對路透表示,他們最近都被FBI警告不要與中國投資者進行交易。這兩人一為新創公司顧問,一為風險投資者,由於事涉敏感,兩人皆不願具名。他們並未說出FBI所提及的中國實體名稱,但表示交易與研發人工智慧及自動駕駛科技的美國企業有關。

這一切手段能否阻止中共實現主宰先進技術的目標仍有待觀察。但中共仍能藉由多層次轉移掩飾資金來源,以投資美國科技業。另外,中國投資者也正將資金轉而投向東南亞與拉丁美洲的潛力企業。

與此同時,美國新創公司正在重新修改交易條款,以避免美國外資審議委員會(CFIUS)的審查。多名律師對路透表示,相關策略包括增加新規防止外資取得專有技術信息、不給予他們董事會權利、否決權,或未來新募股權。

“大家當然會關心,確認自己是在安全的一邊,”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總法律顧問Jeff Farrah表示。(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路透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