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友群:中國共產黨亡——海內外各界人士新年如是說

2400多年前的中國哲人孟子云:「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聚之,所惡勿施爾也。」意思是說,(君王)要想取得天下,必須獲得民眾的擁護;要想獲得民眾的擁護,必須贏得民心。贏得民心的方法是:民眾想要的,就提供給他們,幫他們積善積德;民眾厭惡的,就不要強加於人。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2019年的歷史大幕已經拉開。儘管中共的“長城防火牆”天天在阻擋中國民眾與世界溝通,儘管中共的“天網工程”天天監控著中國民眾的一舉一動,儘管中共的專政機器天天在打壓講真話的中國民眾,儘管中共的宣傳機器天天在欺騙中國民眾,但是,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對中共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邪惡本質認識的越來越清楚。沉沉黑夜中,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在覺醒。海內外有識之士都看到了“中國共產黨亡”的歷史大勢,期盼2019年中國發生劇變。

1月3日,北京大學教授鄭也夫發文認為,中共應該退出歷史舞台。他說:“今後中國共產黨的領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載入史冊的大事情,就是引領這個黨體面地淡出歷史舞台。”因為中共執政70年,“給中國人民帶來太多的災難”。時至今日,“它幾乎完全喪失了自我糾錯的機制。它的性質已經徹底蛻變早已不是一個信仰的團體,加入它是為了做官,捍衛它是為了維護既得利益。”

鄭也夫還認為,“有什麼樣的統治者,就有什麼樣的被統治者;有什麼樣的被統治者,就有什麼樣的統治者。二者相互塑造,惡性循環是雙方造就的。我們覺得統治者的責任更大,但他的任性是因為我們一直逆來順受,我們慣壞了他。走出惡性循環,大概要由我們這些弱勢者啟動。得勢者為什麼要主動讓權,改變現狀呢?沒有外部的壓力,沒有強烈的開報禁、開黨禁的要求,執政黨的黨魁想這麼做,都沒法向同僚交代——同儕們會覺得老大有病了。更不要說,沒有外因,連這樣的認識和想法都不會進入他的頭腦。如果我們不發出聲音,不施加壓力,我們就不該、就不配看到專制政體的終結。”

時政評論員周曉輝寫道:“2019年內外交困下,幾年前中南海高層憂懼的亡黨危機,已然迫近,很可能在不經意間成為現實,誘因可能有三:一是經濟崩潰導致民心不穩,中共解體。二是一場瘟疫或天災摧垮中共有生力量,迫使其自動退出歷史舞台。如幽靈般到處蔓延的非洲豬瘟似乎早就埋下了伏筆。三是中共諸多惡行曝光,中共高層政治博弈導致魚死網破,中共體制內良心人士順勢而為,改弦更張,重組政權。而更可能的是,三種誘因相互交織,共同推動中共解體。”

中國著名經濟學家茅於軾認為,共產主義思潮已經過去。“我也想明白了,不想再留在黨內了。知識份子中間很多人有這樣的想法。”茅於軾已多年不交黨費,算自動退黨了。

茅於軾還認為,中共憲法里寫的實行人民民主專政,是個天大的笑話。“一個實行民主的國家是不可能同時又實行專政的,實行專政的國家也不可能實行民主,但是,現在中共的憲法要求我們同時實行民主專政,全世界要笑掉大牙。這麼不講邏輯的東西竟然寫在莊嚴的憲法裡頭!”

茅於軾坦言,世界在變,國內國外,各方面的力量,都朝著民主、法治、憲政、人權的方向變。願意也好,不願意也好,這是個客觀事實。“你順潮流,你就覺得治理很輕鬆,你頂著潮流,費力不討好。”“(中共)領導人和中產階級都把孩子送到美國去,就說明這個潮流的力量在起作用。”

去年12月29日,大陸社交媒體流傳一篇“中國百位公共知識份子發表改革開放40年感言”的文章,雖然這篇文章很快遭中共當局封殺,但是,已有眼尖手快的人將這些感言記錄在案。

網路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1月1日說,這份百人感言是那些希望改變現狀的知識份子向世界獻出的大禮;在當今的中國,公知們敢於直面和喊出真理,反映出他們對變革的強烈願望。他們選擇在沉默中爆發而不是在沉默中死亡。書生集體發言的事件不可小覷,或許預示著2019年開年後中國的基本走勢。

旅美時政評論人士吳銘認為,這些“感言”所表達的希望,都不是中共能夠做到的,他們的期待,與其說是期待中共改革,勿寧說是期待中共早日退出歷史舞台。

北京獨立時評人蔡慎坤說:“改革不僅限於人人有飯吃,還要人人敢說話,不因說話而恐懼!改革還要讓全民分享經濟繁榮的成果,而不僅限於少數人掠奪斂財。”

山東律師伍雷說:“冤案,個別平反,卻又批量生產。司法改革成效不彰,本該伸張正義,奈何常造冤屈!我們關注冤案平反,更關注防範冤案發生的機制建設。”

山東媒體人陳寶成說:“若言論、思想不自由,則改革開放毫無意義。”

北京師範大學教授張曙光說:“只有政治體制的改革才是真改革,只有思想文化的開放才是真開放。”

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展江表示:“沒有新聞出版自由,其它一切自由都會成為泡影。”

北京學者趙國君說:“限制政府權力,壯大公民社會依然是未來中國的方向。改革已死,憲政當立。”

當2019年的新年鐘聲敲響之際,民間不少人希望2019年中國有大事發生,成為結束中共暴政年。

1月1日,網民“北美吹哥”盤點了1949年中共建政之後“逢九必亂”的歷史:1959年——大饑荒,1969年——珍寶島戰爭,1979年——中越戰爭,1989年——“六四”大屠殺,1999年——迫害法輪功,2009年——新疆“動亂”,2019年——美中冷戰不可避免,中國經濟將會癱瘓!“2019年中共大劫難,他們能否躲得過去?這還要看中國的百姓到底有多麼渴望民主!”

有網友毫不猶豫地在底下留言,談了他在新年第一天的十個心愿,從第一至第十個心愿全部是一樣的:“希望2019年中共暴斃。”

網友Maggie說,一個連文字都能敏感遮罩的國家,不要相信它的任何報導。一個連講真話都能將你治罪的國家,不要相信它的任何宣傳。一個連憑良心發聲的人都能被判刑的國家,不要相信它的任何口號。一個連巨貪都能獲得輕判的國家,不要相信它的任何承諾。一個連槍口都能對準百姓的國家,不要相信它的任何政策。

網友木心對中國共產黨的解釋是:讀著德國人寫的《共產黨宣言》;唱著法國人寫的《國際歌》;把錢存在瑞士銀行;把老婆孩子送去美國;把兄弟姐妹移民加拿大;把情人私生子女藏在澳大利亞;然後,對著俄羅斯的鐮刀鎚子旗宣誓:“我們堅決不搞西方那ㄧ套!”還天天對著人民喊:“西方有毒,外面有狼要吃你。”

有網友稱:“本人預測2019年的中國現象,內因,改革已死,獨裁暴政一意孤行,利益集團相互絞殺已白熱化,伴隨經濟劇烈下降,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中,企業大批倒閉,引發失業潮,大量債務違約,導致房地產崩潰,牽連銀行破產,民眾對當局絕望憤怒,八九民運30周年;外因,中美貿易戰深入發酵,全球正常國家組成統一聯盟,圍堵、制裁中共,一帶一路國家違約,不斷引爆其民眾及反對派強烈反對執政當局,導致政權更換,中國的巨變避免不了!”

還有網友說:“對CCP(中共)不要抱任何幻想!對CCP不要抱任何幻想!對CCP不要抱任何幻想!”“地球內的高壓也存在不平衡,因此,總有火山爆發和地動山搖之事發生;中國大陸在中共70年的高壓統治下,也不可能風平浪靜,為中國人民反迫害、要民主、要自由的人士,也是前撲後繼,斬不盡、殺不絕地勇往直前。”“民主大潮今日更加洶湧澎湃,要淹沒專制,建立民主中國之勢,誰也擋不住!”

吉林市民彭光明認為:“像美國說的零關稅、零壁壘、零補貼,貿易戰的這個基本原則就挺好,又比如說開放互聯網,讓老百姓能有發表意見的地方,這就挺好。”“實質來說,還是中國這個獨裁製,就是中共不守信用。跟人家簽好契約的事,過後美國要求它遵守契約,它還挑動不明真相的老百姓,或者一些有民族主義情緒的老百姓起來反對美國……美國勝利的話,老百姓才能得到真正的實惠,所以,我希望美國能在這個貿易戰中勝利,這是我的心愿。”

貴州市民廖先生表示:“中美貿易戰的實質就是讓中國政府放棄獨裁專制,美國不是非要制裁中國,其目的就是讓大陸的民眾有更多的民主和自由。”“中共所謂的憲法上寫的什麼言論集會自由,很多很多的自由,實際上是一紙空文。”廖先生還認為,像越南、捷克、古巴這些國家都慢慢改變了,唯獨中共像花崗岩一樣頑固,“如果中國當政者順著毛澤東創立的這個獨裁專制制度一直走下去,得到的將是卡扎菲、薩達姆的下場。”

時政評論員夏小強認為:“中共的解體和滅亡是大勢所趨,天意所定。古往今來,能夠順應天意而行的帝王將相,都是無往而不利,都會獲得神佛的佑護,並最終獲得神賦予的一切榮耀。”

“在一個歷史巨變的關鍵時刻,成大事者需要勇氣和責任。上天會選擇那些有勇氣和責任在歷史關鍵時刻做出正確選擇的人。逆天而行的人,將被上天拋棄。神將選擇其他掌握權柄的人,代替他完成歷史的使命。”

“中國目前的執政者,面臨著一個重大的抉擇。執政者如果能夠回歸傳統,維護宗教和信仰自由,制止持續了20年的對法輪功的迫害,糾正發生在中國大地上的冤獄,主動拋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和政權,與普世價值接軌,就可以擺脫危局,使中國社會平穩過渡到未來,同時成就自己的歷史地位。浮生若夢,歷史機緣轉瞬即逝。”

2400多年前的中國哲人孟子云:“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聚之,所惡勿施爾也。”意思是說,(君王)要想取得天下,必須獲得民眾的擁護;要想獲得民眾的擁護,必須贏得民心。贏得民心的方法是:民眾想要的,就提供給他們,幫他們積善積德;民眾厭惡的,就不要強加於人。

對於中共這樣一個民心盡失、人神共憤的邪惡政權,歷史早已給出了一個個鮮活的例子,其結局只有一個,就是徹底退出歷史的舞台。中共必亡,中國必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