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美國史上最年輕議員要做奧巴馬第二 女社會主義者要求對富人征重稅

法新社1月5日報道說,她提出的第一個提案,便是對極度富有者課徵60%至70%重稅。九評編輯部在巨著《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里說:高稅收等於把大量私人財產強制拿到國家手裡,由國家統一進行經濟活動和財富再分配,其實質是變相、漸進式廢除私有財產。高稅收與共產政權的公有制、平均主義殊途同歸,二者的區別只是國家佔有是發生在生產之前還是之後。 高稅收等於把大量私人財產強制拿到國家手裡,由國家統一進行經濟活動和財富再分配,其實質是變相、漸進式廢除私有財產。

生在美國的社會主義者奧卡西奧-科特茲當選紐約州的新國會眾議員。

紐約貧民窟。

紐約州布朗克斯郡治安極差,居民區縱火很普遍。

美國史上最年輕女國會眾議員當選人、29歲的民主社會主義者、自由派政壇新星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通常稱AOC)2019年1月初宣誓上任。

法新社1月5日報道說,她提出的第一個提案,便是對極度富有者課徵60%至70%重稅。

CNN報道說,奧卡西奧-科特茲出生於紐約州62個縣之一的布朗克斯郡一個收入僅夠糊口的勞工家庭,是波多黎各一對工人夫妻的女兒。

波多黎各是美國在加勒比海地區的一個自由邦(境外領土),距離佛羅里達州邁阿密東南1600公里,首府為聖胡安。作為美國的自治區,波多黎各居民為美國公民,但不能參與美國的總統選舉,只是有權選舉一名無表決權的美國眾議院(波多黎各)專員。

奧卡西奧-科特茲的父親出生在紐約市南布朗克斯,是第二代住在美國本土的波多黎各人,已於2008年去世,當時她正在波士頓大學貸款讀書,最終獲得經濟學和國際關係學位。10年過去了,目前她仍在還學生貸款。

據維基百科介紹,布朗克斯區是美國紐約市五個行政區之中最北的一個。早年居民主要以白人移民為主,整體經濟能力較為豐裕。但自二次大戰後,由於地區老化,原來的白人遷出,而搬入者以非洲裔和拉丁美洲後裔居民為主。至1970年代,布朗克斯區已變成一個紐約有名的高失業率的貧民區,以犯罪率嚴重著稱。

一位來自紐約貧民窟的社會主義者

在一個無法擺脫貧困和暴力的環境里長大,又沒有對神的信仰,奧卡西奧-科特茲對於正常社會的貧富差距耿耿於懷,堅定不移的要取消貧富不均的現象,實現「人人平等」。在世界墮落、遠離神和道德淪喪的今日,從未擔任過任何公職的她終於實現了在紐約州當國會議員的願望。

如今,國會新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特茲正在為實現自己的各種願望而努力,她告訴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新聞節目「60分鐘」(60 Minutes):「人們應該支付他們該負擔的公平稅率。」

注意,她說的是人們「應該支付」他們「該負擔」的「公平」稅率。

那麼,問題就來了,什麼是「應該」支付的?什麼是「該」負擔的?怎樣做才是「公平」?誰說了算?

今年1月初,她剛當上美國國會眾議員,提出的第一個提案,便是「人人平等」,對富有者課徵60%至70%重稅。假設年收入1000萬者,600萬到700萬得歸國庫,由政府支配。這跟中共的割「韭菜」政策步調一致。

採訪時,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問她,是否將自己視為激進派人士,奧卡西奧-科特茲認為,就算因此被貼上標籤,她也在所不惜。她說:「如果那代表激進,就叫我激進派吧!」

實際上,她豈止是激進,而是打算劫富失德。

高稅收是變相的社會主義

下面摘錄九評編輯部在巨著《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14)》里的幾個相關段落:

高稅收等於把大量私人財產強制拿到國家手裡,由國家統一進行經濟活動和財富再分配,其實質是變相、漸進式廢除私有財產。

高稅收與共產政權的公有制、平均主義殊途同歸,二者的區別只是國家佔有是發生在生產之前還是之後。共產政權的公有制是生產數據直接歸國家佔有,西方國家的高稅收是生產資料個人佔有,但是生產出的財富通過稅收形式由國家佔有,作為公共財產來分配。兩者其實都相當於盜取搶奪他人財富,只不過後者沒共產主義國家那麼暴力,是通過投票、立法的方式「合法」地實現。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里說:「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對人而言,要「消滅資產者的個性、獨立性和自由」;對社會而言,則是「利用自己的政治統治,一步一步地奪取資產階級的全部資本,把一切生產工具集中在國家即組織成為統治階級的無產階級手裡」。

為達到此目的,共產邪靈在共產國家採用了暴力和屠殺的方式。而在自由社會裡,暴力共產主義沒有太大的市場,因此共產邪靈安排了非暴力的方式,用各種變相的社會主義形式,分不同階段、不同程度地滲透整個社會,在表面上並不那麼容易辨別。

目前西方國家的很多經濟政策,表面上看起來不是社會主義,叫的名字也不是社會主義,但最終起的作用都是限制、削弱乃至剝奪私有財產,削弱自由企業的作用,擴大政府權力,向社會主義靠攏,採用的手段則包括高稅收、高福利和國家對經濟的全面積極干預等。

奧卡西奧-科特茲熱衷「劫富濟已」

貧民窟出身的國會新議員奧卡西奧-科特茲熱衷「劫富濟已」,提出的第一個提案,便是對富有者課徵60%至70%重稅,拿來自己用,這一點與中共的做法同出一轍。

1930年8月1日,在江西,中共工農紅軍宣傳標語寫道:「你想有飯吃嗎?你想種地不交租嗎?你想睡地主老財的小老婆嗎?趕快參加紅軍。」

法新社報道說,奧卡西奧-科特茲說,她並非要求以極高稅率向極富者課稅(60%至70%重稅她認為已經手下留情了),她的意思是收入階級爬得愈高,就應該貢獻愈多。

這是她的理,她認為應該怎麼樣、怎麼樣。她認為應該怎麼樣就能怎麼樣嗎?人什麼時候說了算過?

在相信「頭上三尺有神靈」的人來看,在正常的人類社會裡,進行正常生意往來富裕起來的富豪們,他們資產的多少與他們道德銀行里儲存的「德」的多少是成正比的。掠奪他人的財富就會失去「德」,掠奪的越多,失去的「德」越多。

我們被告知,「德」與「失」是在另外空間里自動交換的,由宇宙的法理制約著,任何人都無法改變。人的一切名譽、地位、財富、健康、壽命與是否幸福快樂等等,都由人的「德」的多少來決定。

像奧卡西奧-科特茲這種「無知者無畏」的人真的很悲慘,她想2020年競選總統,成為奧巴馬第二,但上天怎麼可能讓她如願以償呢?

奧卡西奧-科特茲不滿里根和川普

社會主義者奧卡西奧-科特茲對里根(Ronald Reagan)和川普(川普)遵循天道的做法非常不滿。她堅決反對川普回歸傳統的治國理念,堅稱要廢除移民和海關執法局。希望敞開國門,讓什麼爛人罪犯都可以大搖大擺的進來。

法新社報道,奧卡西奧-科特茲提到,在里根擔任總統之前的1960年代,美國對最富有者課徵70%的稅(那時她還沒生出來),之後才逐漸降低。

里根總統第一任是1981年開始,連任後1989年卸任,那年10月13日,奧卡西奧-科特茲才出生。

奧卡西奧-科特茲極度不滿總統川普進行稅制改革,把美國最富有階級繳納的稅率從原本的39.6%降為37%。她認為那些富豪繳納70%的稅,都是便宜了他們。

據反對川普的「華盛頓郵報」(WP)分析,倘若大約1萬6千名年收入超過1000萬美元的富豪都繳納70%的所得稅,聯邦政府每年將增加720億美元稅收。

拿這些錢幹什麼用呢?奧卡西奧-科特茲說是要搞「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減少碳排放,追隨奧巴馬2016年4月簽署的《巴黎協定》。言外之意,就是跟宣布退出此協定的川普總統叫板。

川普總統:我的大腦不缺零件啊!

2017年1月20日中午,川普正式就任總統。6月1日下午3點36分在玫瑰園,川普總統宣布退出《巴黎協定》,他發布了9分鐘講話,詳細解釋了《巴黎協定》對美國經濟的惡劣影響。隨後,他將該視頻放到推特上。他解釋說:《巴黎協定》真正目的是損害美國經濟。如果堅持《巴黎協定》,意味著到2040年,美國將損失超過3萬億GDP,650萬工作機會以及86%的煤炭產量。

還有,明明美國有煤有氣能獨立,卻根據《巴黎協定》每年要支付30億美元的補貼給中共國和其它國家,同時還要向中共國和歐洲採購新能源設備。而且,就算是美國企業承接的項目,製造地也由於規模化成本原因最終流入了中國和歐洲,而美國人卻不斷在失業,基本生活都無法保障。而這一切的源頭,就是騙錢術「二氧化碳排放控制法案」。

川普總統當然不幹:我的大腦不缺零件啊!我憑什麼當冤大頭?

折騰不出圈兒去

剛過了2019年的新年,自稱民主社會主義人士的奧卡西奧-科特茲就走馬上任當國會眾議員,她迫不及待的主張對富有的人課徵最高70%的稅,說是用增加的稅收資助她的「綠色新政」計畫,目標是在2030年前減少碳排放。

川普總統宣布退出《巴黎協定》時,把理由說的清清楚楚。但自詡社會主義者的奧卡西奧-科特茲第一天上任就硬要實施割富人「韭菜」的計劃,變著法兒的要把富人的錢弄到自己這兒來。

一網友驚呼:咋一沾上「社會主義」,人就想掠奪別人的財產呢?!(文/李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