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信仰 > 正文

英媒實地採訪:中共迫害新疆少數民族內幕

新疆洛浦縣人口稀少,約僅28萬人,幾乎完全是維吾爾族,也因此成為中共鎮壓維吾爾人的重鎮。當地居民說,一旦被關進集中營,“就永遠出不來了”。

新疆洛浦縣人口稀少,約僅28萬人,幾乎完全是維吾爾族,也因此成為中共鎮壓維吾爾人的重鎮。當地居民說,一旦被關進集中營,“就永遠出不來了”。

在集中營外遇見記者 洛浦居民噤聲不語

位在新疆南部洛浦縣(Luopu)的“第一職業技能培訓中心”是一個絕不會被錯過的龐然大物。,它的面積大約17萬平方米,矗立在綿延數公頃的農田中,高聳的白色混凝土圍牆上架著濃密的鐵絲網及監控攝像鏡頭,與周遭的農村景觀有著鮮明的對比。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的記者某天來到這個培訓中心,看到圍牆外一輛警車在巡邏,幾名守衛佇立在看起來戒備森嚴的門口。六位民眾站在門外的馬路另一邊,靜靜地盯著對面的高牆,沒有人願意說出這個像是監獄的設施是什麼,或者他們為何要在外面等著。

其中一名年長女士告訴《衛報》記者:“我們不知道。”另一位女士只說她來看哥哥。一位年輕女孩說,她來看望父親,話才說完就被她的媽媽拉走,她的兩名哥哥也在那裡。

他們噤聲的原因是這棟建築物既不是監獄也不是大學,而是一個專門監禁新疆少數民族的“拘留所”(集中營)。被關在裡面的主要是維吾爾人,中共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將他們關在那裡數月甚至數年。

維吾爾人:一旦被關進集中營,就永遠出不來了

研究人員和居民說,洛浦縣是中共壓制少數民族的重鎮。目前居住在海外,來自新疆和田的Adil Awut告訴《衛報》記者:“我們在和田有句話說:一旦被關進洛浦的集中營,就永遠出不來了。”

去年12月,聯合國專家小組披露一份“可靠的報告”說,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回族及其他少數民族共110萬人被拘留在這個集中營,中共否認一切指控。聯合國隨後要求進入該地區視察。

鎮壓規模持續擴大

《衛報》採訪洛浦縣當地居民、曾經住過當地的居民,以及分析可得的現有文件後,發現洛浦縣仍持續遭受中共的鎮壓。

當地政府正在擴大拘留所的範圍、增加監控措施和警務,並且通過恐嚇、暴力和財政激勵措施,迫使當地居民屈服。

根據衛星圖像,在過去一年中,這個所謂的“第一職業技能培訓中心”至少增建了10幢建築物。《衛報》記者去年12月在現場採訪時發現,這個中心仍在進行新建大樓的工程。

另外,根據《衛報》取得的公共預算文件,當地總共有八個被稱為“職訓中心”的拘留所。

2018年,中共官員預計這些拘留所共可容納1.2萬名“學生”,加上一個專門監禁囚犯的拘留中心可容納的2,100名,總人數約佔洛浦縣成年人口的7%,占男性總人數的11%。

洛浦縣還計劃投入近人民幣3億元(4,400萬美元)用於“維穩”,包括覆蓋所有清真寺近30萬美元的監控系統,以及為大約6,000名警察提供資金,加強社區巡邏及檢查站的工作。

中國民族政策研究人員阿德里安·曾茲(Adrian Zenz)表示,2017年整個新彊的安保支出翻了一番,在少數民族集中的縣,拘留中心的支出翻了兩番。

此外,2017年,洛浦縣的支出超出預算近300%,其中和田是增幅最大的地區。

據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分析,新疆境內的28個集中營,自2016年以來,規模擴大了465%,最快的增速發生在去年7月至9月間。和田市及周邊五個縣的集中營規模至少翻了一番,其中一個集中營的規模在2016年至2018年間甚至擴大了2,469%。

中共增加維穩人員 誘使當地居民為其工作

在洛浦縣,中共帶來了2,700多名官員,全面監控該縣224個鄉鎮的居民。此外,在集中營內的“學生”受到嚴密監視,中共僱用了近2,000人及警察監督1.2萬名被拘留者。

中共當局利用金錢誘使當地居民協助鎮壓。洛浦縣官員聘請當地宗教人士為其工作,阻止當地居民到麥加朝聖,每年支付人民幣4,200元(約600美元),當地年均可支配收入為人民幣6,800元。

中共在當地維吾爾族社區招募級別較低的助理警察,每月支付人民幣4,100元,幾乎相當於主要城市警察的工資。

隨著中國經濟放緩,有些地區面臨財政困難。曾茲說:“這個鎮壓系統的可持續性主要取決於中央政府的財政能力……這些自上而下的鎮壓措施,是否能得到長期財務的可持續性,絕對是值得懷疑的。”

《衛報》記者也受到騷擾

和田目前正受到“網格式”管理,大量的警務及大規模監控。在洛浦縣政府網站,它被歸類為“經常處於一級或二級應對狀態”,這是最高級別的緊急狀態。

與新疆許多地方一樣,洛浦縣的維吾爾族居民行動受到限制。漢族可以輕易地通過安全檢查站,維吾爾族在通過時必須登記身份證,受到全身掃描,搜查車輛並掃描他們的臉部。

《衛報》記者在通過時被要求檢查手機,因為一名警察說,“有人看到那支手機出現阿拉伯語或維吾爾語”。

該《衛報》記者說,中共雖然表示歡迎國際觀察員到新疆,但是他在洛浦縣遭到警方四小時的問話,隨後在和田市至少被詢問了七次。

受迫害維吾爾人請在其它地方的家人:“不要回家”

在洛浦縣出生和長大的Abdulla Erkin,在洛浦縣遭到中共強力鎮壓時,居住在新疆北部的烏魯木齊。他說他的家人當時警告他不要回家。

“他們都告訴我:‘不要到這裡,不要來這裡,要待在烏魯木齊。’”

他在洛浦當地政府部門工作的姐姐當時告訴他,鎮壓情況每天都在發生,而且情況“越來越糟”。

現在居住在海外的Abdulla Erkin說,他的大多數朋友都被送到集中營或監獄,上個月發現他的兩個兄弟都被拘留了,他擔心他的五個侄子也被拘留了。一位居住在中國東北的維吾爾族商人告訴《衛報》,他因為被中共威脅要將他關進拘留所而離開和田。

當地居民:我們害怕和你說話,他們會報復

在過去的一年,洛浦縣地方官員經常聚集村民唱愛國歌曲,或者教女性居民如何成為推動“思想解放”的“新時代女性”。

一名燒著一堆樹枝的女子向《衛報》記者細數了她被送去集中營的家人,包括年僅16歲的兒子。另一位女士則說她的丈夫自2017年12月以來一直被關在另一個村莊的拘留所,她說不知道丈夫被送去的原因,“我們一直以來都是農民”。

一名男子說他的鄰居已經被送去“培訓中心”,突然他中斷了談話,並說:“我們害怕和你說話,他們會報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吳英編譯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