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袁斌:退伍老兵為何要到上海製造大案?

退役老兵是中共體制和駕馭體制不受制約的權力的受害者。(視頻截圖)

1月12日,上海市多所學校收到了官方下發的通知,指現年31歲的江西退伍老兵徐光勝是危險人物,他曾經揚言要到上海製造大案,並已於11日乘火車抵達上海,要求各學校全面戒備以防止該疑犯在上海實施“極端行為”。學校則向家長通報了相關訊息,要求家長配合做好防範發生極端事件的準備。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上海官方發布的另一份通報稱,徐光勝具有極強的反偵察能力,其火車在即將抵達浙江省嘉興市時提前下了車,然後換乘前往上海方向的公車,在滬杭高速附近的大橋鎮下車後消失了行蹤。這份通知要求將緊急通報傳達至每一位一線執勤警察,並要求嘉定、普陀、寶山、靜安等地注意“協查防控”。

上海市民湯先生則表示,因為有去年小學生遭報復社會者砍殺,所以此事在上海體制內、特別是警方和學校特別緊張,但官方採取的是內緊外弛的做法,很多普通市民根本不知情。

有來自上海宣傳部門和學校家長群的聊天記錄顯示,多名上海市小學生的家長在群里談論徐光勝可能採取“報復社會”極端行動的事情,表示此事已讓他們感到惶恐不安,無心上班。

至當地時間1月14日下午,某學校的家長群中傳出了徐光勝被抓的照片,家長圈中緊張的氛圍才逐漸平復。

如果徐光勝真的已經被抓,官方所言他要實施的報復社會的極端行為當然也就不可能了。不過,近年來各種報復社會的事件在中國許多地區輪番發生。最近一起報復社會的慘案是6天前發生在北京的失業校工襲擊小學生導致20名兒童受傷的案例。有媒體統計出,僅從去年到目前在中國已發生了至少13起報復社會的血案。

那麼徐光勝為何要到上海製造大案,實施報復社會的“極端行為”呢?徐光勝本人沒有明說,官方也沒有提供資訊。不過,從大量類似的緣起我們還是能夠推測出一個八九不離十。

縱觀近來所有報復社會的各類極端案例,可以說當事者無一例外都是因為在現實中受到了不公正乃至極不公正的待遇,有的甚至不是一次,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遭受社會的踐踏和輾壓,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既申冤無門,也沒有正常的宣洩管道,絕望之下便鋌而走險,把滿腔的仇恨發泄到了其他人甚至是弱勢者的身上。至於造成這些人蒙受不公正乃至極不公正待遇的具體原因,儘管各不相同,甚至千差萬別,但總的根源卻是一致的,那就是他們都是這個體制和駕馭這個體制的不受制約的權力的受害者。

拿徐光勝來說,他是退伍老兵。另據一名來自江西省維權圈王先生透露,他可能是宜春市一位維權人士,此人過去曾在維權群里比較活躍,但該群組被封后,就不知道其人的具體情況了。

眾所周知,剛剛過去的2018年,是退伍老兵維權運動風起雲湧的一年。他們為什麼要維權?就是因為退伍後當局沒有兌現或沒有完全兌現對他們的承諾,因而蒙受了各種不公正的待遇,有的甚至是很不公正的待遇。為了討回屬於自己的權益,他們不斷上訪,但當局或推諉敷衍,百般忽悠,或面露猙獰,暴力打壓,總之,退伍老兵的維權行動就沒有真正成功過。而且,由於當局對輿論的嚴密鉗制,老兵甚至連發聲的管道都沒有。此時此景之下,他們究竟會是怎樣的心情不難想知。如果徐光勝真是老兵維權運動中的一員,他去上海實施“極端行為”前的心情也不難想知。

當然,實施極端行為報復社會,特別是傷害無辜的人,這樣的做法並不可取,應予譴責。但在否定這種行為的同時我們更應該看到,正是與人民為敵的共產體制和不受制約的公權力使得今天的大陸充滿了戾氣,不斷製造著一顆顆隨時都可能引爆的“定時炸彈”,而且還在把越來越多的人往報復社會這個方向逼。換句話說,不結束這種體制,不解體這種權力,中國人民就永無安生之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