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危險的信號!長春警察開槍打死當事人 官方報道疑點重重

日前,在長春稅務小區一起鄰里糾紛中,夜巡警察到場後開槍打死一名當事人,事後官方高調宣傳,陸媒稱之為2019年警界第一槍。有評論認為,中共從輿論上和制度上,鼓勵警察開槍,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

官方說法疑點重重

據“長春公安”官方微博1月11日發布,當日凌晨1時20分許,中共長春市公安局南關區分局永吉街派出所104巡區警察胡兆明、王毅強和輔警張禹3人,駕車至東嶺北街稅務小區處置一起鄰里糾紛警情。警察在詢問一方當事人時,於某某突然“持刀襲警”,頸部和胸部負傷的胡兆明掏槍警告無效後,“果斷開槍擊傷於某某”。於某某跑回家中後死亡。

隨後,法制網和新京報對此做了報導,並指於某某是精神障礙患者。“警眼看天下”稱之為“2019年中國警察第一槍”。陸媒發稿時,屍檢調查、現場勘查等仍在進行中,省公安廳副廳長、長春市副市長、公安局長呂鋒當日凌晨8點即到醫院“親切探望”胡兆明,對其“先進實績給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評價”。

外界質疑當事人“襲警”的真實性,官方報導被指疑點重重。此案中,當事人於某某為何突然“襲警”?警察胡兆明清醒地掏槍警告,為何又發出致命一槍(打傷也能制服對方),於某某中槍部位不明;後續於某某如何被鑒定為精神障礙者不明;半夜發生何種鄰里糾紛,於某某為何進入鄰居家中(即事發地點)不明。

此外,警察胡兆明的真實身份或被刻意掩蓋。

知情人向大紀元記者透露,胡兆明以前是長通派出所的警察,2年前調到了長春市公安局南關分局法制科。

據《人民公安報》關於長春“全警夜巡”的文章顯示,夜巡方案“前半夜每個巡區6人,3人車巡,3人步巡,交替輪換。後半夜每個巡區3人,以車巡為主巡邏。”警力由市局、分局抽調,“各個分局、支隊、處室的領導”帶頭參加夜巡。

故該案中,胡兆明的真實身份絕非基層警察。

警方有意封鎖消息?

大紀元記者致電永吉街派出所了解事件,對方說“這個事你問南關分局吧”,並迅速掛斷。南關分局辦公室工作人則稱“得跟長春市公安局聯繫,我們沒這個權利(接受採訪)。”

長春市公安局辦公室及宣傳處都沒有在114登記電話,記者多次致電長春市公安局長呂鋒,對方不接電話、或設置留言。

與官方故作姿態形成對比的是,當地不少居民對此事並不知情,疑警方有意封鎖消息。長春當地多位居民均向記者表示,沒有聽說此事。

當地一名房產經紀告訴記者,稅務小區現在住的都是散戶,原來國稅局的人已不在此居住。他們做為附近的住戶,都不知道此事。

本地資訊博主@長春實時也表示對此事不清楚,“(報導)本身並不是說明得很清楚”,“警察也有可能給人按個神經病”,並認為“不會有後續的”。

民眾對警察開槍表示擔憂,有網民評論說,“應該有權力監督,和程序的正確性,不能一家之言,比如高法自查案卷這事。”“別什麼都往精神病上扯,侮辱精神病人幹嘛!”

對警察擴權鼓勵警察開槍中共鎮壓升級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件事情從新聞角度看的話,完全是一種洗腦宣傳。新聞原則講究平衡原則、真實原則,要報導一個事情的細節,比如受害者於某某為什麼要刺警察,這是關鍵情況,給抹掉了。

薛馳指出,目前官媒帶有很強的輿論導向,稱之為“2019年警界第一槍”,說明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

自2016年12月起,中共公安部公布《警察法》修訂草案,對警察使用武器放權,引起各界反感。2018年12月,中共公安部在北京的新聞發布會上通報,於2019年2月1日起正式施行關於警察執法方面的“新規定”,警察執法給公民、社會組織造成的權益侵害可以不負責任。

薛馳說,在中國,警察本身就是一權獨大。在目前中國社會矛盾激烈的情況下,群體事件層出不窮,中共大肆對警察擴權,給警察撐膽,就是要用警力、用武力對社會危機進行強制解決。

他說,“目前中國向警察國家進一步強化,一是全方位的高科技監控,布下了天羅地網;二是強行把警察機器強化,從輿論上、制度上,從對個案的具體措施上採取一些手段,叫警察開槍。”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中國的社會矛盾激烈,不可避免的伴隨著社會治安情況的惡化,中共就以此為借口,來進行大規模的擴充警力,對警察使用武力支持和縱容。”薛馳說,“這就是新疆模式。在新疆做出強制性的這麼一個模式,對全國是個威懾。新疆模式的很多措施,都會在全國推廣。”

“從目前中國的形勢看,社會危機如果日漸發展的話,中共對警權、警察用槍,暴力解決社會矛盾的傾向可能越來越大。這次從中共官媒高調宣傳長春警察開槍這件事情來看,這是一個相當危險的信號。”他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