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毒疫苗引發中國公眾恐慌 全行業淪陷 體制不變「毒」發不止

中國江蘇省最近發生一起疫苗醜聞,官方承認145名兒童接種過期的小兒麻痹症疫苗,而民間的說法是超過2萬名兒童接種過期疫苗,許多抗議家長遭抓捕。一名前中國衛生官員表示,這起事件再次暴露了中國疫苗管理不善、缺乏系統性監管的問題。前中國人權律師滕彪表示,在中國疫苗即使有相關法律,但因有超越法律的政黨,法律只得淪為一紙空談,整個體制問題不解決,什麼都解決不了。獨立評論人士文昭則表示,不到三年之內的大陸曝出第三起重大問題疫苗事件,足見全行業淪陷的狀況。

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前所長呼籲進行全國性的檢查

美國之音16日報道稱,據江蘇當地媒體報道,隱瞞疫苗過期於1月7日被曝光。當時,有一名家長是醫院的退休員工,她發現給她孫子口服的疫苗已過期一個月。

許多家長,在通過社交媒體得知這個消息後,立刻開始檢查他們孩子曾經接種疫苗的批號,發現過期的不僅有小兒麻痹症疫苗,還有百日咳疫苗、乙肝疫苗和水痘疫苗。這一問題已經存在超過10年,讓人們懷疑全縣兩萬名14歲以下兒童中的大部分可能都接種了過期疫苗。金湖縣的這起事件是中國一系列類似醜聞的最新案例。

上周末,數以百計的憂慮不安的家長聚集在金湖縣政府辦公樓前要當局的說法。網上瘋傳的視頻顯示,憤怒的人群、被圍攻的政府官員和大量防爆警察之間不斷發生肢體衝突。衝突一直持續到深夜。最後,三名家長被抓捕。當地居民表示,很難將抗議視頻上傳到社交媒體上。

福建省一名林姓父親表示,當地政府對他十多歲的兒子什麼補償都沒給。他兒子3歲時接種疫苗後產生嚴重異常反應。他表示:“他們(福建政府)除了忽悠、就是推諉。”

他說:“我孩子2-3年前,已經鑑定是疫苗異常反應,異常反應畢竟是少數,政府若能積極幫我處理,那我們也沒話講,至少一個態度可以出來,我已經十年,都沒有給我一個[負責任]的態度,我無法接受。一個十多歲的孩子就這樣廢了(大腦受損)。”

為了杜絕這種問題,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前所長陳秉中呼籲進行全國性的調查,邀請包括家長、律師或記者等第三方利益相關者參與,確保調查的透明性。

陳秉中說,這表明系統的監管瀆職,如果為數不多的利欲熏心的違法者和幫助他們掩蓋危機真相的官員不被問責,這種嚴重的問題單靠修改法律解決不了問題。他說,全國性的檢查會發現,受影響的不僅僅是江蘇的家長們。

文昭:疫苗全行業淪陷

 

獨立評論人士文昭在他的自媒體上表示,這是一年之內的第二起全社會聚焦的重大問題疫苗事件;不到三年之內的第三起重大問題疫苗事件,足夠讓人了解疫苗全行業淪陷的狀況。

文昭分析說,這三起醜聞各自有所側重,揭露出這個行業不同環節的問題。2016年的疫苗風波出在流通環節上,主要是在省級醫藥批發環節之下。報導的口徑是,疫苗本身是正規廠家生產的、質量是好的,是疫苗販子沒有按照規定冷藏條件儲存和運輸。同時監管還是有效的。所以只要不允許藥品批發企業直接經營疫苗,以此想達成說服大眾的目的。

去年七月份的吉林長春長生生物生產紀錄造假醜聞,爆出的是生產環節的問題,不只是有疫苗販子在使壞,原來大的藥廠也造假。但是這個問題被曝光的過程是企業內部人員舉報,國家葯監部門飛行檢查,登出公告。所以報導的口徑是監管還是有效的,對被舉報的問題反應也是及時的。以此想達成說服大眾放心的目的。

而今江蘇金湖縣這起醜聞反映出的是,不僅廠商有問題、流通有問題,而且在疫苗接觸到人體的最後一步——醫療單位這個環節也有大問題,他們很可能明知疫苗已經過期,仍然長時間在使用。而且監管本身也無效,更過分的——官方人員連夜修改接種資料庫這件事屬實的話,就是把資料庫里疫苗的批次、有效期這些數據改成合規的,把大部分實際接種了過期疫苗的人算成在疫苗有效期內接種的,從而掩蓋真相。那這就不叫監管了,叫共謀共犯了。

文昭總結說,從而疫苗這個行業至此成功完成了“全覆蓋、無死角”的暗黑化,這種暗黑也許早就是存在的事實,但一件件醜聞的曝光,讓這種全行業淪陷的狀況為人們所知了而已。

滕彪:疫苗有法規,政府不執行;體制不變“毒”發不止

前中國人權律師滕彪16日在美國之音政論節目中表示,說到疫苗問題,事實上,中國這方面有相應的法律法規,但是政府沒有嚴格執行。其實,在中國,所有法律都是一樣的命運,因為存在一個超越法律的政黨,法律當然淪為一紙空談。疫苗出現的傷天害理現象就是體製造成的。具體一個例子,中國有免費疫苗和自費疫苗兩種。2010年,山西為了讓收費高的疫苗有人購買而壓制一類疫苗,導致一類疫苗大量過期,甚至在高溫下暴晒後失效和變毒。由於記者、律師和上訪以及訴訟渠道都被堵死,民眾要自衛基本不可能,只能成為刀俎上的魚肉。

滕彪說,無論是衛生部,還是疾病防控中心或者葯監局,都是中央部門,這說明毒疫苗、毒奶粉、毒食品都是中央政府的問題,是高級官員腐敗的表現,或者說至少是他們不作為。從法律角度看,公民可以起訴、可以控告等等,這都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不過,個人覺得,從效果上看,過去有人起訴,個別獲得賠償,個別官員也受到懲罰,但是整個體制上只有官商勾結、官官相護,司法不獨立。最近發生的一些事件也讓人們看到,中共最高法只是政治的工具。

實際上,中共官階層級越高腐敗越嚴重,所以,民眾不能把希望寄託於這些部門,包括國務院在內。現在,金湖縣事件的規模並沒有超過從前,官方的對付手段就是拖延和敷衍了事,頂多象徵性處罰級別不高的官員。而即便給予巨額賠償和嚴懲高級官員也無濟於事,因為類似事件還會發生。畢竟體制問題沒有解決。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