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獨裁者為何不知道死期將近?

——權力的集中必然導致智力的下降

十幾年前,有個段子通過春晚小品傳遍中華大地:苦不苦,想想薩達姆。

那時,除了薩達姆本人還在信心十足地巡視他的衛隊,發表著慷慨激昂、鼓舞人心的演講,全世界,包括他的老朋友中國ZF和老百姓都清楚這個2B很快就就會窮途末路、性命不保。

事實證明,這位國內支持率近百分之百的總統並沒有辜負全世界人民的期盼,他被從蜘蛛洞里掏出來接受審判後未幾,引頸受絞的畫面出如期呈現。

五年前,當非洲雄獅卡扎菲調動坦克矛頭指向國內時,又有句歌謠在鄉間口耳相傳:悲不悲,想想卡扎菲。

卡上校被從下水道里揪出來後,沒有機會經歷文明程序,沒得到人道主義待遇:菊花被捅、滿臉血污、哀嚎乞憐之場景血腥暴力、少兒不宜。

現在全世界人民都在為北韓的鑫胖開始了倒計時,如果有一天這個白白胖胖的80後被燒成一截黑色焦炭,或支離破碎的影像、視頻呈現在人們面前,誰也不會為此而驚訝。

為什麼幾乎所有人都能猜測到的一個簡單明了的結局,惟獨這些一國之主、偉大領袖們卻渾然無知或者執迷不悟,不能趨吉避難、離禍自保呢?

原因就在於權力的集中必然導致智力的下降。每位壟斷權力的獨裁者,都不希望接觸到令他不愉快的信息,如實傳達信息的都會遭到冷遇,不識時務的會被當作長敵人志氣、滅自己威風的右派被審查、隔離、甚至鎮壓掉。自然而然的,左右侍從只能揣摸、取悅於君上才能自保。於是獨裁者能看到的全是歌舞昇平,能聽到的只有歌功頌德。一切負能量都被屏蔽了,正常信息沒有抵達他感受範圍的渠道。

秦二世胡亥直到屠刀架到他脖子上,還憤怒地責罵侍衛:天下亂成這個樣子,你們怎麼沒一個人告訴我?

左右興災樂禍地答:我只長著一個腦袋,如果實話實說,早被你砍了,你以為我傻啊?

南唐的李後主在得到宋軍要在長江上搭橋渡軍時,大惑不解:我博覽群書,從未看到史籍上記載長江搭橋之事,難道飛流湍急的長江上真的能搭橋渡過千軍萬馬?

手下大臣連忙翻看史冊,回答:皇上聖明,咱的江山有長江護衛,銅幫鐵底固若金湯。宋軍在長江搭橋,不過是痴心妄想、自取其辱,不勞咱動手,他們自己就會掉河裡喂王八,這就叫no zuo no die

後主聽了頓時眉開眼笑:宋豬們違背自然規律,逆天行事,那就讓這幫傻逼們自取滅亡吧。

只到有一天登城賞景,忽見宋軍旌旗遍野、殺聲震天,頓時心膽俱裂,命令手下把自己剝得一絲不掛,自縛在囚車上出城請罪,半年後被賜一包老鼠藥了結了生命。

權力掌握的越久,對世界形勢的判斷就越離譜,運用的邏輯越荒謬。

北齊後主高緯被北周的軍馬打得潰不成軍,逼近到京城了,還堅信對方是紙老虎,挑起邊釁是在以卵擊石。重鎮晉州告急文書星夜抵達時,高緯正和愛妃圍獵,對攪擾了心情的軍報,大發雷霆:邊境摩擦這種日常小事,你們發個嚴正抗議、強烈譴責足夠了,何必大驚小怪。

愛妃也一邊添言:你們這幫小題大作、無事生非的傢伙,不能等皇上這次圍獵結束了再彙報嗎?!

李後主對宋軍的征伐也是大惑不解:我對你們可謂是仁至義盡了,無償捐贈手筆巨大,減免債務年年聽命,你們的國債也是不計回報地買、兩房債券也是不惜血本地投入,世上還有比我更俯首帖耳、恭敬從命的元首嗎:為何還非要置我於死地?

他委派能言善辯之士到宋營談判,從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到兩國唇齒相依、血濃於水,到雙方要尊重彼此人民的選擇,有理有據有節。卻被對方一句話嗆回:文明世界,豈容你們這幫寄生蟲榨取民脂民膏、作威作福?

可以想見,在白頭山血統周圍,都是特殊材料製造的黨國精英,無不視美帝為色厲內荏的跳樑小丑。在他們言論氛圍感染下,鑫胖會底氣十足地認為掌握了兩蛋一腥的金家王朝是宇宙無敵的最強團伙,敢於冒犯他虎威的,都是不自量力的自取滅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凱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