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查建國:敬一丹被抄家不新鮮 我四次被抄家

第四次被抄家在2017年。因64期間的一篇文章我被刑事傳喚。從被押處帶著手銬與警察一塊回家接受抄家。因家裡還有我的客人,我帶銬坐在客廳的照片在我被帶走後馬上傳了出去。手機拍照功能真好。

聽了群里傳的敬一丹對她家被抄的描述頗有感受。“被抄家”,多少中國家庭有此回憶呀!

我母57年的右派,父文革被打倒,那時我與敬一丹歲數差不多,卻因住校竟對抄家不甚清楚。但我銘記於心的是我結婚後對我家的四次抄家。

第一次抄家在1976年。因在農村工作隊下鄉時搞“資本主義生產”,縣委決定對我“隔離審查”。去抄家的都是縣委同事,拒絕妻子倒水招待後就開始大翻開了。這些人帶著大包文字材料和我走了。在與妻子和剛滿月的女兒一別兩年期間被批鬥三十次。

第二次被抄家在1999年。因組反對黨判刑九年,抄家是第一道程序。抄家的市局警察對我講,你是(異議者)後起之秀,但還缺坐牢這一環。

第三次被抄家在2009年。因在出獄後的被剝權期間不斷發表政治言論被抄家。這時我已是“老炮”了,抄家人剛走,我就去銀行報遺失,抄走的銀行卡因此沒受損失。

第四次被抄家在2017年。因64期間的一篇文章我被刑事傳喚。從被押處帶著手銬與警察一塊回家接受抄家。因家裡還有我的客人,我帶銬坐在客廳的照片在我被帶走後馬上傳了出去。手機拍照功能真好。

沉重的回憶不會被抹去,它激勵我們前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