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朝鮮鮮為人知的致命軍事威脅 其實不是核武

在朝鮮通訊社2015年6月發布的一張照片中,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參觀平壤生物技術研究所。

華盛頓——按重量計算,有史以來最致命的武器不是核武器,而是生物武器。一加侖的炭疽如果分布得當,可以造成地球上的人類滅絕。

即便如此,川普政府對朝鮮發展生物武器的行為也沒有給予多少關注——分析人士稱,這種威脅比朝鮮的核武器更為緊迫。平壤和華盛頓已經就核武器問題討論了6個多月。

根據明德大學蒙特雷國際研學院(Middlebur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Monterey)上月發布的一份分析報告,朝鮮正在與外國研究人員合作,學習生物技術技能並建造機械裝置。該國武力由此得到迅速提高。

“朝鮮使用生物武器的可能性遠遠大於核武器,”在貝拉克·奧巴馬執政期間負責核、化學和生物國防項目的五角大樓官員安德魯·C·韋伯(Andrew C. Weber)說。“這是個先進的、被低估的、殺傷力極大的項目。”

朝鮮可能希望以毀滅性的細菌反擊作為威脅,作為抵禦侵略的一種方式。如果是這樣,它的生物武器將起到強大的威懾作用。

但是專家們也擔心主動攻擊和殺傷力極強的戰劑,尤其是天花病毒,它能進行人際傳播,殺死三分之一的受害者。長期以來,專家們一直懷疑朝鮮是這種病菌的溫床,而該國在1980年宣布已在其人口中根除此病。

分析人士說,更糟糕的是,衛星圖像和對朝鮮的互聯網審查表明,平壤最近開始對生物技術和細菌研究感興趣。2015年,朝鮮官方媒體播放了朝鮮領導人金正恩(Kim Jong-un)視察一家生物工廠的畫面,與他的核宣傳相呼應。

但是與傳統武器相比,生物威脅有許多令人不安的區別:病菌生產規模小,而且遠比製造核武器便宜。致命的微生物看起來可能像是疫苗和農產品中無害的成分。而且生物武器很難被發現、追蹤和控制。

朝鮮的高度機密性使得這種威脅,以及它在這個國家的發展程度很難評估。現在,朝鮮可能根本就沒有生物武器——只有研究、樣品、人體測試,以及緊急投入工業生產的能力。

炭疽桿菌的光顯微照片。一加侖的炭疽如果分布得當,可以消滅全人類。

儘管如此,前五角大樓情報官員、現就職於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安東尼·H·科德斯曼(Anthony H. Cordesman)表示,朝鮮在製造一個大型細菌武器庫所需的所有技術領域“都取得了重大進展”。

在一些非機密的報告中,川普政府含糊地提到了朝鮮的生物武器計劃。據美國官員透露,唐納德·川普總統在新加坡與金正恩會晤時並未提及生物武器問題。

上個世紀,大多數製造生物武器的國家認為這些武器不實用,所以就放棄了。反覆無常的風向可能會把致命的病毒帶回到使用者身上,感染其軍民。美國在1969年放棄了它的生物武器儲備。

但是今天,分析人士說,基因革命可能會使細菌武器更有吸引力。他們發現,經設計的病原體有可能傳播更快、感染更多人、更能抵抗治療,並提供更好的靶向和遏制。如果是這樣,朝鮮可能已經走在前列。

韓國軍方白皮書已經確認,朝鮮至少有10個設施,可能參與十多種生物製劑的研究和生產,包括能導致鼠疫和出血熱的製劑。

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貝爾福科學與國際事務中心(Harvard Kennedy School’s 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報告顯示,幾名朝鮮叛逃軍人的天花抗體檢測呈陽性,表明他們要麼接觸過這種致命病毒,要麼接種過疫苗。

在天花被宣布消滅之前,它曾奪去五億人的生命。今天,這種病毒已經不復存在,很少有人接種針對它的疫苗。

從三年前開始,一家名為Amplyfi的戰略情報公司發現,朝鮮網路上有關“抗生素耐藥性”、“微生物暗物質”、“cas蛋白”以及類似的深奧術語的搜索量急劇增加,這表明他們對先進基因和細菌研究的興趣日益濃厚。

根據蒙特雷研究所的分析,朝鮮和外國科學家聯合撰寫的至少100篇研究論文與軍事目的有關,比如研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種合作可能違反國際制裁。

美國陸軍生物醫學研究實驗室的一名技術員打開一個裝有炭疽的信封。

朝鮮軍事分析人士小約瑟夫·S·貝穆德茲(Joseph S. Bermudez Jr.)說,朝鮮完全有可能已經進行了可以增強細菌和病毒的基因編輯實驗。

“這些人是科學家,科學家喜歡琢磨,”他說。

2015年6月,金正恩身穿白色實驗服,與軍官和科學家們一起在一個外觀現代、名叫生物技術研究所的農藥研製設施外擺姿勢拍照。之後,西方對朝鮮研發計劃的擔憂迅速加劇。

這家工廠據稱是生產殺蟲劑的。照片展示了用於微生物生長的巨大發酵罐,以及可以將細菌孢子變成可吸入細粉末的噴霧乾燥機。金正恩面帶喜色。

最先發現該設施潛在威脅的學者梅麗莎·漢納姆(Melissa Hanham)表示,設備型號顯示,朝鮮是通過逃避制裁——洗錢、成立幌子公司或賄賂他人在黑市購買——才獲得這些機器的。

她說,有證據表明,朝鮮成功地建造了一個看似無害的農業工廠,可以在幾周內改變其用途,用於生產干炭疽孢子。

2001年,美國曾經遭受生物武器襲擊,一茶匙裝在幾個信封里的炭疽粉導致五人死亡,17人患病,並引發了全國性的恐慌。這些孢子令國會辦公室、最高法院和大部分郵政系統關閉,清理工作耗資約3.2億美元。

襲擊發生後,聯邦生物武器防務預算大幅增加,但近年來有所下降。

儘管如此,在朝鮮半島,美國軍隊仍在為朝鮮的進攻做準備。根據貝爾福中心的報告,自2004年以來,駐韓美軍一直在接種天花和炭疽疫苗。

美國國防部一名發言人說,最近,陸軍工程人員通過朱庇特計劃(Project Jupitr),即“聯合美國駐韓部隊門戶與集成威脅識別計劃”(Joint U.S. Forces Korea Portal and Integrated Threat Recognition),將探測生物製劑的時間從幾天加快到幾個小時。

應眾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要求,美國總審計長目前正在對細菌襲擊的軍事準備情況進行評估。

“如果你的國家在常規武器方面被遠遠超過,”漢納姆說。像炭疽這樣的致命微生物似乎是一個好辦法,“可以製造巨大的傷害。”

她說,這樣的襲擊將使傷亡人數最大化,同時威脅未受感染的人口。她還說,對於朝鮮來說,“那將是一石二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