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長平:而現在 鄉愁是一道妥妥的禁令

香港知名文化人梁文道日前在台灣買書後,找順豐速運把書寄回香港卻遭拒。被拒的三本書為《滾出中國》、《大辯論》和台灣學術期刊《思想》。很顯然,跟中國的書刊審查有關。

此事讓我想到余光中的名詩《鄉愁》。大概它也是從郵票說起,訴求統一吧。讓我們齊聲朗讀:“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而現在,鄉愁是一道妥妥的禁令,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

是的,大陸在那頭,偷偷地笑。連解放軍都用不著派過來,台灣儼然就解放了。梁文道先生的遭遇發生在台灣和香港之間。他把書從台灣寄到香港,得到的審查信息是:大陸會不高興,我們不能幫你寄。

檢查不是來自警察,不是來自宣傳部門,而是一家快遞公司。

到底有“一國兩制”,還是沒有“一國兩制”?

台灣順豐公司公關回應詢問時曾表示,台灣順豐是港資,不是中國順丰台灣分公司。台灣順豐不願證實。

但是它畢竟是一家在台灣營運的公司。一家在台灣營運的公司,無論來自中國、美國還是德國,它一定不能違背台灣法律和商業倫理,搞種族歧視、性別歧視和年齡歧視吧?它竟然可以公然地進行政治審查?

有學者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這是香港的審查,跟台灣沒有關係。在台灣遭到書報審查,怎麼會跟台灣沒有關係呢?一顆來自美國的原子彈落到廣島,你能說這是美國的問題,跟日本沒有關係嗎?

有意思的是,梁文道認為自己碰上順豐“一國兩制”。有分析者說,這是香港跟中國受到一樣的控制,香港已經沒有“一國兩制”。

有“一國兩制”,和沒有“一國兩制”,在這裡成了一回事。梁文道看到的是,台灣因為有了“一國兩制”而遭遇審查;香港學者看到的是,香港因為沒有了“一國兩制”,未能阻止審查。

其實,他們所要表達的真正意思,是這裡發生了和中國大陸一樣的事情,也就是說在這件具體的書報審查事件上,這是“一國”而非“兩制”。這是我寫了很多文章討論的問題:世界上可能根本就沒有“一國兩制”這回事兒。

“毒草”與自我審查

香港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對此給予了補充例證,他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幾年前香港有快遞公司送“禁書”被罰款,然後決定不接受書本郵寄;要從香港寄書到中國大陸也不成。按照中國郵政相關規定,書跟毒品、槍枝都是禁止寄送的物品。

林榮基感慨說,“你去中國大陸看一看,他的郵政局窗口附近有個條例就是,所有的毒品、違禁品跟書本要檢查,看看是不是能寄。你看他郵政條例居然把毒品跟書放在一起,你見過嗎?”其實,“文革”時期,大多外國書刊和影視就被毫不掩飾地稱呼為“資本主義毒草”。

現在,它們也還是需要警惕和抵制的“西方文化”和“西方思想”,否則會動搖社會主義的根基,顯然比毒品的危害大多了。

銅鑼灣書店因為出版和出售大陸禁書,老闆及員工遭遇綁架,書店被迫關閉。林榮基是被綁架者中唯一的公開反抗者。他希望在台北重開書店,因為金主受到政治壓力而受阻。

這是很多人容易自欺欺人的一面。他們認為,順風速遞是來自大陸的香港公司,台灣本地人還不至於如此。事實上,每當這樣的事情發生一次,台灣人的自我審查意識都會強化一層。大多數人都不願意惹麻煩,快遞公司也不例外。因此,需要譴責和追究的,遠遠不止於順風速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