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共產暴政錄:許世友文革中的暴行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中共竊政後殺人篇(10)

文革初期許世友雖被造反派衝擊,還一度躲到大別山,但他是文化大革命的積極領導者和參與者,而且是許多罪行的製造者。

1968年4月,江蘇省革命委員會成立,許世友被中央任命為江蘇省革命委員會主任。1969年,中國共產黨的九大召開,許世友又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委員。許世友對中共感恩載德,忠心耿耿。

在文化大革命中,許世友不但對反對他的造反派趕盡殺絕,而且乘機排除異己,整人告密,還主導江蘇深挖“五一六”分子,及下放城市居民。

中共中央發出《關於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陰謀集團的通知》後,許世友立即緊跟,全力投入,深挖“五一六”的戰火迅速燃遍江蘇城鄉。歷時三四年多,打擊面之寬,手段之狠,前所未有。

許世友認為,“五一六”組織在江蘇已遍布各條戰線、各個領域,具有群眾性、隱蔽性、頑固性、欺騙性,十分反動,十分危險。根據這一判斷,全省作出了“破口、圍點、掃面、深挖”的清查部署,打了一場全殲“五一六”的人民戰爭。

根據他的清查部署,很快在省地市縣各級,設立了由軍隊“支左”人員組成的權力很大的第二專案辦公室(南京稱“320”辦公室),簡稱“二辦”,統管清查工作,有權拘留、逮捕、關押、審訊“五一六”涉案人員。省“二辦”還設立了關押“五一六”要犯的看守所,並從部隊調來一個連負責看押警戒。各級“二辦”皆由黨的一、二名主要領導人、避開黨委集體單線領導。受兼任江蘇省黨政“一把手”的南京軍區司令員許世友委託,省“二辦”由主持省委日常工作的“支左”大員吳大勝獨管。這些冤假錯案,“二辦”雖非罪魁禍首,但充當了冷酷無情的打手。

省“二辦”為了深挖全殲“五一六”,還列出31個問題,只要沾上其中一條,都要戴上“五一六”帽子。

1970年4月清查開始後,省“二辦”就曾揚言,江蘇不挖出十幾萬“五一六”說不過去。

在深挖‘五一六’運動中,不少專案組採用了捆綁、吊打、壓扛子、跪瓦片、坐老虎凳,用烙鐵燙身體,灌吃大糞,開水澆頭,大熱天穿羊皮大衣等各種酷刑,使許多受害者被毒打致殘、精神失常,更多的是在逼供訊下屈打成招,違心承認自己是五一六,僅溧水縣的深挖五一六運動中,死亡36人,不堪折磨自殺身亡的就有27人,被嚴刑拷打重傷100多人;濱海縣死亡18人,傷殘60多人。

許世友1971年給毛澤東寫彙報說:“在‘一打三反’中,發現我們這裡有不少‘五一六’分子,不僅地方有,軍隊也有。據不完全統計,本人已交代參加‘五一六’反革命陰謀集團的有1,190多人,嫌疑對象2,000多人”,這還是在江蘇抓五一六的初期。

許世友心狠手辣,身體力行,他親自審問五一六嫌疑人員,甚至動手毆打被審查的軍區政治部副主任。

南京大學成為清查“五一六”的突破口

南大被認為是“五一六”敵情最嚴重的單位。1970年4月開始清查時,首先將南大作為突破口,吳大勝親自直管,派省黨的核心小組(當時省委尚未恢復)成員遲明堂蹲點,要求造出聲勢,搞出經驗,推動全省。

專案組有一句口號,也是經驗,叫作“戰鬥在深夜,勝利在黎明。”大搞逼供訊,使用十幾種體罰,專案組人員輪流審訊,天天把你折磨到三更半夜,當你身心全線崩潰、感到生不如死時,便屈打成招了,這時間多半發生在黎明時分。連續戰鬥幾晝夜(最多13個晝夜)攻下“頑固堡壘”,主要靠這些手段逼出“五一六”,也逼出了人命。如副校長楊世傑雖然與所謂“五一六”毫無關係,“隔離審查”時被打得很利害,不堪受辱,自殺身亡。電腦數學系青年教師錢新民,被批鬥,被打,他不堪迫害,逃到南京郊區跳燕子磯自殺身亡。天文系教師朱耀新在溧陽農場勞動期間,被“隔離審查”並遭到毒打,他試圖逃亡,結果跌入水塘而死。

一位吃盡苦頭的受害者事後談及當時的處境是:“站不完的隊,受不完的罪,寫不完的交待,流不完的淚。”

南大經過四個多月的清查深挖,全校被打成”五一六”的多達1,560人,占當時師生員工總數的近三分之一。其中,被關押批鬥的389人,被判刑的16人,被迫害致死的21人。

江蘇省其他單位深挖“五一六”也不例外

南京市的華東電子管廠,當時有3,800多名職工,在清查中被作為“五一六”分子懷疑對象的多達2,700人,被正式定為“五一六”分子的達1,226人,被摧殘致死的7人。全廠原有的28個黨支部書記,有27個被打成了“五一六”分子。

江蘇省農業局,全域64人,被打成“五一六”分子的有39人。其中原農林廳、水產局留用的31人,除2人外,全被打成“五一六”分子。

長期從事野外作業的江蘇省石油指揮部第六物探大隊,共有員工480人,被打成“五一六”分子的有143人,其中被摧殘致死的4人,傷殘多人。

觀察天象的南京紫金山天文台,當年擁有近200名幹部和科技人員,其中被打成“五一六”分子和叛國集團分子的多達180多人,被迫害致死的2人。

省科技局被視為“五一六”的黑據點,“二辦”認為科研單位是“五一六”的重點。1,000多人的直屬科研單位,打成“五一六”關押100多人,逼死5人,掛上“大名單”的“五一六”嫌疑分子400多人。有的科研單位100%的科以上幹部和80%的一般人員都打成了“五一六”。

南京歌舞團副團長,女演員李香芝在清查“五一六”運動中慘遭殺害。只因她貼了一張反對找女演員為首長陪舞的大字報,並要求中央首長帶頭不要找演員去陪舞。

清查“五一六”成為南京市頭等大事

南京市被認定為“五一六”大本營,將清查“五一六”作為頭等大事,與“一打三反”結合,全力以赴。到1972年底,兩萬六千一百多人被打成“五一六”,逼死300多人,僅市商業系統就有33人自殺身亡(這些數位,並不包括現在已劃給南京管轄的江甯、溧水、高淳、江浦、六合這5個縣區)。至於一般職工,在‘深挖’中被搞得精神失常、傷殘、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更是為數甚多。

1979年3月13日,南京市委宣布:南京沒有一個‘五一六分子’,更不存在所謂‘五一六反革命集團’,原來對一些受審查同志所作的結論作廢,予以銷毀。”(《南京市志》)

江蘇其它地市清查“五一六”也不甘落後

以鹽城地區為例。原地委常委13人,打成“五一六”的6人,掛上“大名單”的4人;中層幹部84人,打成“五一六”的43人,佔51%。地區公檢法機關500餘幹警,打成“五一六”的327人,佔65%。

無錫市(現無錫主城區)清查“五一六”的對象,有1.1萬多人,有個單位嚴重到百分之百的人都被打成了“五一六”。

蘇州的江蘇師範學院當時共688名教職工,有396人被打為“五一六”分子。徐州市被打成“五一六”反革命分子6,242人。

省五七幹校變成集中審查關押“五一六”的營地

吳大勝親自掌管的江蘇省五七幹校,該校竟然把2,300多名幹部列入“五一六”的大名單,全校被關押隔離審查的有664人,在校內被迫害致死的7人,幹校已變成集中審查關押“五一六”的營地。幹校雖未直接殺人,但超越司法機關的職權,給被從嚴處理者戴上手銬宣布法辦。

據江蘇省落實政策辦公室的統計:江蘇省在清查深挖“五一六”運動中,全省被打成“五一六”反革命分子的,多達26萬多人(其中被關押批鬥和立案審查的13萬多人),死傷6,000多人(其中被逼死打死的2,540人)。而據一些參與過清查、複查工作的人士透露,實際波及數量和死亡數量至少兩倍以上。各級“軍管”人員借清查“五一六”運動清洗各種異己勢力、維護軍人專制。

搞笑的是,在南大蹲點深挖“五一六”的遲明堂,南大一位被打成“五一六”的人士對其反制式檢舉後,也被打成了“五一六”分子。

炮製許多集團性的冤假錯案

江蘇省還以中共中央1970年20號文件中所說的“不要放鬆對其他反革命分子的鬥爭”為由,製造了許多集團性的冤假錯案。其中比較突出的是:如皋縣挖出的所謂“如皋江安特務陰謀集團”,句容縣挖出的所謂“茅山特務集團”,寶應縣挖出的所謂“新華黨”。在這些冤假錯案中,被株連的幹部群眾都在千人以上。南京市幾年間製造出反革命集團案201起,成員1614人。其中在南京雕刻廠挖出的所謂“東亞帝國”案,株連69人,占這個小廠總人數的38%。在紅旗水泥廠(今江南水泥廠)挖出的所謂“中華復興會”反革命集團,涉及107人,被迫害致死的有3人。更令人驚駭的是:有些人因為反對“文化大革命”的倒行逆施,寫了“致毛澤東主席的意見書”,或者在清查”五一六”中因為長時間被逼供而精神失常,說了一些對領袖人物不敬的話,就被定為“現行反革命分子”,而處以極刑,其中包括因批判“文化大革命”和現代迷信而被槍殺的陸蘭秀,以及南京歌舞團副團長李香芝。

文革中許世友下放大批城市居民

在1969年的“清隊”運動中,江蘇全省因所謂“叛徒、特務、現行反革命”等問題受到審查和迫害的人大約有近100萬。1970年,全省至少又有8萬多人遭到同樣命運。

1970年,人民日報發表社論,說“我們也有兩隻手,不在城市裡吃閑飯”,號召學習甘肅會寧經驗。江蘇省立即強迫大批城市居民下放農村,在1969到1970年間,江蘇“軍管”當局曾將35萬城鎮居民下放蘇北農村,其中南京地區下放13萬人。下放政策釀成不少社會問題,下放後對貧困的農村生活不習慣,連自己溫飽都成問題的農村那有能力接待如此多的城市居民,所以他們生活都很艱難。直到1976年,大批下放居民返回城市,卻無家可歸,饑寒交迫,到處搭棚子,有的靠討飯維生。直到八十年代,還有很多居民居住在城牆上挖的洞中,成為南京的特殊風景。

不管文革如何定性,文革就是一場中共主導的沒有人類社會道德底線的魔性大爆發,曾經為中共打江山的共和國將領,後來殘害起人民來一個比一個狠,到底是為什麼?沒有文革這樣一場社會浩劫,類似許世友江蘇打五一六,韋國清廣西大屠殺這樣的事不會發生,但還是會以其他形式形態發生!

像許世友、韋國清這樣的橫行不法、殘害百姓、草菅人命、作惡多端的人,為何反而備受中共賞識,陞官進爵,備受殊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