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危機重重!習近平所提七大風險已無法化解

1月21日,中共高層召集黨政軍省部級一把手召開了專題研討班,習近平發表講話,提出了中共面對的七大風險,其中包括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和黨的建設等。

中共深陷內政外交的沼澤,民眾呼籲退出歷史舞台。圖為示意圖。

1月21日,中共高層召集黨政軍省部級一把手召開了專題研討班,習近平發表講話,提出了中共面對的七大風險,其中包括政治、意識形態、經濟、科技、社會、外部環境和黨的建設等。

習近平這次講話,發生在中共政權面對中美貿易戰的衝擊、處於內憂外患的重大危機的背景下。那麼,習近平講話中提出的七大風險的具體真實狀況究竟是什麼呢?

政治風險

在中共的話語系統中,政治和講政治,總體來講就是指中共政權的整體穩定問題。對中共政權穩定帶來威脅的主要來自外部和內部兩方面。中共目前不僅面對來自外界和社會對中共政治安全的威脅,而且還體現在中共內部的政治穩定和政治安全,也就是指中共內部持續進行的激烈的權力鬥爭。

習近平上任之後,在中共內部展開反腐打虎運動,中共以江派代表的貪官大量落馬,多個利益集團被觸動。因此習近平也遭遇了江澤民集團的多次政變行動,這種狀態一直延續到中共十九大並延續到現在。不管中共政權外部面臨多大的危機,其內部的你死我活的政治鬥爭也不會停止,這是中共體制的本性。

意識形態風險

自1848年共產主義問世以來,共產黨的種種暴行和其反人類的本性,給人類帶來重大災難,人類超過一億人死於共產邪惡的暴虐之下。隨著世界共產主義陣營在上個世紀90年代的潰散,進入21世紀之後,中國成為了全球僅存的唯一的共產主義大國。

中共作為如今共產主義在人類社會中的最大實體和政權,執行著毀滅人類的任務,不斷向世界滲透,並把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推向世界。如今,以川普政府為首的國際社會已經認識到,共產主義制度和政權是對人類最大的威脅,並對中共展開全面抵制和打擊。

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共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已經徹底破產,維繫中共統治的只剩下暴力、謊言和利益誘惑。

日前中共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在全國公安廳局長會議上就直接提出“要以防範抵禦‘顏色革命’為重點,打好政治安全保衛仗”,此言論就是中共在政治和意識形態方面面臨危機的反應。

經濟風險

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破產之後,中共維持政權的借口,就是保持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和增長。中共利用掌控的全部國家社會資源,控制了中國的經濟,把經濟發展當成了政權的救命稻草。

但是,這幾年來,特別是進入2018年,中共改革開放的紅利消耗殆盡,中共利用盜竊、間諜和流氓手段獲取西方高科技、破壞世界貿易秩序和規則的行為,遭到西方反制,以中美貿易戰為標誌,中共將要失去對中國經濟的控制。這樣的結果也使得中共政權遭遇滅頂之災。這就是中共口中的經濟風險。

科技風險

中共體制扼殺了中國科技的創新能力,同時,中共體制本身的邪惡本性,也決定了中共只能夠依靠盜竊從西方獲取科技。如今,中興和華為公司在國際上遭到制裁、抵制和禁用,預示著中共無法獲得西方的科技,這將嚴重影響中共控制下的中國經濟的發展。最終也將危及中共的政權穩定,這就是中共所說的科技風險。

社會風險

中共用暴力和謊言治國,用血腥手段維穩,迫害異議人士,迫害信仰群體,迫害新疆人和西藏人,迫害全體民眾;中共權貴集團侵吞國家財富和民眾血汗,社會嚴重不公,中國社會早已經民怨沸騰。一旦中國經濟發展受阻,將會造成大量的失業人口,民眾反抗中共暴政將會更加激烈。

外部環境風險

由於中共奉行共產主義紅色意識形態,並向全球滲透,把中共的腐敗和災難擴散到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國家和政府認識到中共的邪惡和危險,都在遠離中共。全世界在形成以美國為中心的遏制中共政權的包圍圈。中共從經濟和外交上發展呈現受阻趨勢。

黨的建設風險

在中共政權處於內憂外患的狀態下,中共內部從高層到底層,大部分人都知道大廈將傾,紛紛給自己留下後路,轉移資金,安排家人出國,採取不同方式避險。

特別是自從2004年底,大紀元網站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之後,一場以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三退運動開啟,迄今為止,在這場中國民眾的精神覺醒運動中,已經有超過3億2千萬人退出中共組織。這標誌著中共的黨組織,其實已經名存實亡。

結語

進入2019年,中共所面臨的以上這七個風險和危機,已經無法化解,未來中共將會在這諸多危機中,一步步走向解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