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破空:七大風險 中南海怕的是什麼?

死守政權,就是死守權力,就是死守既得利益。拒絕與人民分享權力,甚至,拒絕對人民公布他們的財產。可見,一黨之私,一己之私,始終是中國社會發展的最大障礙。中國統治者掙不脫私慾、擺不開私心、放不下私利,成為這個國家的最大拖累,更成為這個民族不堪承受之重。

2019年1月21日,中南海突然召集各省市自治區黨政軍主要負責人到北京開會,名為“專題研討班”,七大政治局常委都出席,總書記習近平講話,以空前嚴重的口氣,指明當下中共面臨“七大風險”。

這“七大風險”是:政治風險、意識形態風險、經濟風險、科技風險、社會風險、外部環境風險、黨的建設風險。

從字面上看,七大風險中,五個都屬於政治風險,包括:政治風險、意識形態風險、社會風險、外部環境風險、黨的建設風險。因為,所謂意識形態風險,中南海害怕其它思潮如民主思潮的湧現;所謂社會風險,中南海擔心社會不穩;所謂外部環境風險,指的是中美關係惡化、貿易戰、全面對抗,以及中共在國際上的孤立處境;所謂黨的建設風險,中南海害怕官員黨員軍人不聽話、不服從,甚至嘩變。故而,這四條都是與第一條並列的政治風險。

而另外兩條,所謂經濟風險,中南海害怕在當前經濟大滑坡的情況下,工人失業潮、企業倒閉潮、民眾不滿潮危及中共政權。因為,自六四事件以來,中共政權的唯一“合法性”,就建立在經濟增長之上,如今,這個唯一基礎已經動搖。所謂科技風險,中南海害怕在美國和西方的反制下,華為、中興、晉華等公司無法維持對高技術的佔有,從而無法幫助中共維持天網工程和天眼工程等,進而導致對十三億人民的監控失靈、失效、失控。其實,這兩條也都屬於政治風險。

總結起來,習近平所提的“七大風險”,都是政治風險。誰面臨這些風險?主語是誰?或者說,面臨這些風險的主體是誰?答案:不是中國人民,也不是中國這個國家,而是中國共產黨,那個自封的執政黨。故而,所謂政治風險就是政權風險,就是中共一黨專政能否維持下去的巨大問號。

於是,避免政治風險,保障政治安全,成了中南海各項工作的重中之重。習近平不僅提出意識形態領域裡的“三要”、經濟領域裡的“七要”、科技領域裡的“五要”,社會領域裡的“六要”、以及應對外部環境的“三要”,仿如數字遊戲,而且還提出:“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所謂“黑天鵝”,指的是意料不到的危機;所謂“灰犀牛”,指的是習以為常卻蘊含重大危險的事件。

可見,在死守政權方面,中南海搜腸刮肚、絞盡腦汁、費盡心機,把所有常人能想到的都想到了,還把所有常人想不到的也都想到了。可謂心思細密、經驗豐富、手段老到。七大風險,七大危險,歸根到底就是中南海害怕丟失政權的恐懼,以至於終日膽顫心驚、提心弔膽、草木皆兵、杯弓蛇影。這個人,這個黨,這個政權,活得如此沉重,活得如此之累!

何不換一種活法?何不換一種思維?比如,還政於民。讓新聞自由,讓司法獨立,讓人民擁有選票,讓人民擁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讓人民參政議政,讓人民參與管理國家,讓人民去對這個國家負責。一句話,讓人民當家作主。

然而,中南海不幹、不肯、不願。死守政權,就是死守權力,就是死守既得利益。拒絕與人民分享權力,甚至,拒絕對人民公布他們的財產。可見,一黨之私,一己之私,始終是中國社會發展的最大障礙。

中國統治者掙不脫私慾、擺不開私心、放不下私利,成為這個國家的最大拖累,更成為這個民族不堪承受之重。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