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舊中國」工人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中嗎?

曾經擔任過第六屆中央委員、中央婦委書記的張金保回憶,20世紀20年代她從鄉下到漢口第一紗廠做工,1個月後,領到半個月的工資--七塊大洋。她拿著錢心裡高興極了,因為她每月可以掙十四塊錢,可以養活家人了。第二年,張金保一人看管兩台織布機,月薪30多塊錢,這時她開始有了些積蓄。

導語:“有恆產者有恆心,無恆產者無恆心”語出《孟子•滕文公上》,大致意思是有一定的財產收入的人,才有一定的道德觀念和行為準則,反之,沒有一定的財產收入的人就“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什麼事都可能幹得出來。這一邏輯恰到好處地運用在教科書的編寫中。因為“舊中國”的工人是徹頭徹尾的反抗者,理所當然,工人的生活是相當苦的,那麼,歷史真是如此嗎?

在中學課本中,我們總能讀到這樣的內容,“舊中國”的工人備受壓迫、一無所有。

像“豬一般生活”的包身工

例一:夏衍《包身工》一文描述了“舊中國”的包身工,她們過的是“豬一般的生活”,像泥土一般地被踐踏。即使衰弱到不能走路還被用鞭子抽著去工作,直到累得手腳像蘆柴棒一般的瘦,身體像弓一般的彎,面色像死人一般的慘。包身工們每分鐘都有死的可能,“直到被榨完殘留在皮骨里的最後的一滴血汗為止。”這樣直觀的描述揪住了許多人的心,所以一提到“舊中國”的工人,不由自主的會想到他們的痛苦。(《高中語文》必修一第44頁,人民教育出版社。)

毛澤東:工人一無所有

例二:毛澤東在《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中對“舊中國”的工人也有深刻的分析,他們“失了生產手段,剩下兩手,絕了發財的望,又受著帝國主義、軍閥、資產階級的極殘酷的待遇”,尤其是碼頭搬運夫和人力車夫、糞夫清道夫等都市苦力工人,他們除了雙手外,是一無所有的。

居無定所的苦力工人

例三:苦力工人的生活就更別提了,他們住的地方就是一個草棚,二十幾個人睡在一起,擠得“像豆腐乾那樣緊”,疾病很容易傳染,當時一起住的四十多個人工人一次就病死了七八個。生存條件的惡劣使他們身體瘦得像根柴,面孔常常帶著菜黃色,頭髮長到二三寸,從破褲的空隙里還可看到污穢堆積的皮屑。(《新華日報》1944年5月19日第4版)夏衍對工人的住宿條件也有描述,他提到包身工人的工房,“像鴿籠一般,每邊八排,每排五戶,一共是八十戶一樓一底的房屋,每間工房的樓上樓下,平均住宿三十多個人”

初讀起來,“舊中國”勞動者的生活的確苦難重重,難以過活,但不會有太多人意識到,教科書在提及這段歷史時概念模糊,在“舊中國”,所有的工人都生活在苦難中嗎?但是,透過在民國時期做過苦力的當事人的口述,我們聽到了一個不一樣的民國底層工人生活。

“那時候想在碼頭上下力不容易吶”

例一:據民國時期做苦力工人的當事人回憶:“那時候想在碼頭上下力不那麼容易吶,要先找一個可靠的人做擔保”,還要一次性交納“租輪子”錢(2元左右),“下河錢”(2元左右,交納下河錢之後才能在碼頭上幹活),自己購買簡易工具如籮筐、扁擔等。一旦成為碼頭工人,就有了固定下力的權利,也就有了收入的保障,那時候重慶各碼頭基本上每天都有活兒干,所以在碼頭工作後不久,他就將向親戚借的7元本錢還上了。

碼頭工錢能養家

例二:當時他家有七口人,生活是非常艱辛的,因為“家人等著我的工錢吃飯”,所以只要是苦力活,他都去做,比如幫人抬滑竿、埋死人等。雖然那時候收入時好時壞,但工錢還是夠家人溫飽。據老人回憶,他給有名的“傻兒師長”范紹增抬過滑竿,一趟五角,一天就賺了2元。因為當時物價低廉,米價才幾分錢一斤,2元錢相當於他們家一年的租房錢,可見這對他來說是筆不小的財富,讓他至今記憶猶新。但是情形壞的時候也不少,有時候沒有“活路”干時,一家人就只好就著野菜喝粥,餓著肚子直到找到新的活兒干。據調查,重慶市四口之家的最低生活費1937年上半年平均每月是23.7元,而1937年碼頭工人的月薪平均是27.25元,我們可以看出,當時最底層的苦力工人是能養家的。(社會部統計處編:《社會調查與統計》第3號,1943年10月,第75—77頁。)

“娃兒能讀到什麼時候就讓他們讀”

例三:在普通人印象中,上學對苦力工人家庭來講應該是件奢侈的事兒,但是事實並非如此。老人回憶,他們家的小孩到了上學的年紀,也都去上學了,甚至“娃兒能讀到什麼時候就讓他們讀”,他們家的五個小孩基本上都上過小學。可見教育開支所佔比例不大。此外,老人還提到當時重慶各碼頭上都有善堂,由當地士紳所辦,主要負責提供一些免費藥品,施粥施米、賑濟衣物,還為赤貧家庭提供幫助,如資助子女上學、提供死後的安葬費等。(被訪者:張國成1908年出生,1928年開始在重慶龍門下浩碼頭做苦力工人,現居楊家坪正街9號二單元3—3)

“一個無產者假如他是有出息的,只消辛辛苦苦誠誠實實的工作一生,多少必定可以得到相當的資產。”梁實秋這段描述用在民國技術型工人身上頗為貼切,如果不把包身工、苦力工等最底層的工人包括在內,單看當時技術型工人的生活,能算得上是“小康”了。可見,就整個工人階級而言,情況遠非文學作品中所述那樣“慘目忍睹”。

20世紀20年代女工工資高過巡長

例一:曾經擔任過第六屆中央委員、中央婦委書記的張金保回憶,20世紀20年代她從鄉下到漢口第一紗廠做工,1個月後,領到半個月的工資--七塊大洋。她拿著錢心裡高興極了,因為她每月可以掙十四塊錢,可以養活家人了。第二年,張金保一人看管兩台織布機,月薪30多塊錢,這時她開始有了些積蓄。1925年,中國女工平均日工資0.45元;1928年,青島紗廠女工日工資最高0.73元,最低0.18元,平均0.455元。而1929年,山東各縣一等警察隊巡長的工資也才每月12元而已。(《青島黨史資料》第二輯,中共青島市委黨史研究室)

技術工匠工資是小工的五倍

例二:京漢鐵路工人在鐵路上也組織了一個員工聯誼會,福利機構遍布在各段各廠各站,大的車站,都有學校,主辦中小學教育,專收員工子弟,一律免費,每年年終發雙薪,季節發獎金,從局長員司到工匠都有。(《包惠僧回憶錄》第80頁,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鐵路工人工匠平均工作時間差不多每日是十一小時左右,待遇以技術和工齡來決定。剛提升的工匠,每月工資有二十多元,工齡長、技術好的每月都有四、五十元工資。特級工匠的工資還有到七十元的。小工和臨時工,工資也是八九元到十一二元不等。(《包惠僧回憶錄》第82頁,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30年代工人收入尚佳包身工能住廉租房

例三:上個世紀30年代武漢一般工人的月工資平均15元。大多數是女工的第一、裕華、震寰三大紗廠,工人1.5萬,工資平均20元。1930年到1936年間,上海16個工業行業中,工人月實際收入最高的前三位,最高的月實際收入可達40元以上。工人收入如此,那麼工人的居住條件呢?有調查統計,當時上海的工人租房主要分為三種:租住工廠的工房、租客棧的鋪位,以及自己租房子住。在所調查的97家紡織企業中,就有62家給所有工人提供住房,有8家給工人提供一部分住房。公司職員租住的工房條件比較好,甚至有的公司為職工建造了職工公寓。比如由廣東中山籍華僑劉錫基開的“新新百貨公司”,單身職工可申請免費住公司宿舍。宿舍還有圖書館、食堂、運動場等設施。而最為最底層的包身工的情況則屬於第一種,他們基本以租住工房為主。當時,上海租界工部局對一個紡織廠的60幢工房進行了調查,1935年平均每幢住2.73戶,15.32人,正好和《包身工》寫作是同一年,而《包身工》中提到的每幢房子要住“三十二三個”,整整誇大了兩倍。(沈彬《從“包身工”談舊中國的廉租房》,《南方都市報》2011年8月28日AA29版)

“舊中國”工人的生活不僅僅與工資收入有直接聯繫,也和當時戰亂橫行,外敵侵略等因素相關,關鍵在於政府未能建立合理的社會保障體系,廣大工人一旦遭受打擊,就陷入困頓之中。

無奈戰禍橫行可嘆生民多艱

例一:近代中國充斥了各種戰爭,從太平天國到辛亥革命,從北伐戰爭到抗日戰爭,再到解放戰爭,戰亂和兵燹所引起的社會動蕩與頻繁的自然災害也是使工人生存環境惡化的重要因素之一。戰亂不僅帶來直接的血腥和殺戮,搶、占、擾對工人的生活影響也十分巨大。總之,連年戰亂,生活困苦,人民不堪兵燹匪累,尤其在抗日戰爭爆發以後,整個中華民族都被推入苦難的深淵,以工資收入為主的工人面臨的困境也就可想而知了。

“紙上談兵”的保障

例二:雖然“舊中國”各行業工人生活情形不一,但是民國經濟基礎薄弱,各地的工廠經常停業停產,失業成為當時一大問題。失業工人一旦斷了經濟收入,生存就變得困難,如果還遇上災荒,那就苦不堪言了。雖然民國中國有比較先進的勞動立法,但是一紙空文是不可能保障工人的利益的。時人評說:“一遇災情發生,無不遷徙流離,啼飢號寒,哀鴻嗷嗷,厥狀至慘,雖不乏熱心慈善之士,辦理急賑,實施救治,然事屬治標,難於久恃。”由於當時中國沒有一個完善的社會救助制度和救濟體系,更沒有完善的社會保障制度,賑濟只能是治標不治本。(《四川經濟月刊》,第6卷,第4期,四川省銀行經濟調查室發行,1936年,第63頁。)

天災惡果“路斃”頻發

例三:自然災害最直接的後果是糧食歉收和饑荒,餓殍遍野導致瘟疫流行。1936年,四川發生大旱災,糧食歉收,致使糧價飛漲,重慶街頭接連發生“路斃”,每天“路斃”街頭的工人佔了十之八九,大多數是苦力工人,由於災荒,米價上漲,許多工人哪怕生點小病,因為無錢醫治就只能等死了。(《四川月報》,第9卷第3期,1936年9月,第319頁。)

“舊中國”工人雖然工作頗為艱辛,生活情況時好時壞,但也遠非處教科書中描述那樣都是處於“水深火熱”當中。“舊中國”工人生活困難的根本原因是在戰亂頻繁、社會動亂的情況下,政府未能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社會保障體系。至於教科書中“舊中國的工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中”之類的論斷,您現在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鳳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