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英媒:中國互聯網既是高牆圍困的牢籠 又是極端放任的叢林

中國互聯網以嚴格的內容審查和管控著稱,但與此同時,在與內容生產無關的領域,它又是一個極少監管和公眾監督的資本樂園,處於歐美國家無法想像的放任狀態。

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搜索引擎。1月22日,我在自己的公號“新聞實驗室”上發表了《搜索引擎百度已死》一文,指出百度最近半年的荒謬做法:將自家的自媒體平台“百家號”賦予極高的權重,幾乎佔滿了絕大部分搜索結果的前兩頁。也就是說,百度幾乎變成了百家號的站內搜索,搜索全都被圍困在了百度站內,而不是通向互聯網上的其他網站。

假設這樣的事情發生在美國——如果谷歌做了個“谷家號”,然後把搜索結果都導向“谷家號”,那麼一定會是巨大的醜聞,首席執行官(CEO)一定會被請到國會的聽證會上,整個社會也一定會掀起抵制谷歌的運動。

如果谷歌是在歐洲市場做這樣的事情,那更是會引發歐盟的鐵腕監管。2017年,谷歌因為在搜索結果中優先呈現了自家的比價服務,就被歐盟罰款24億歐元之巨。如果在歐洲市場做“谷家號”,恐怕會被罰到破產。

然而神奇的是,在一個以監管聞名的國度,做這樣的事情卻無需付出任何代價。

百度現象折射了中國互聯網產業的現狀:在不應干涉的領域強力管控,在最應監管的地方卻非常放任。

這种放任也造成了中國互聯網的各種惡劣生態。最突出的就是各大互聯網巨頭為了將流量留在自己的產品里,採取分封割據的做法,建起自己的“圍牆花園”(walled garden),封殺競爭對手的產品,將“互聯網”變成“不聯網”。

在微信里,你無法分享抖音的短視頻,無法打開淘寶鏈接;在微博里,你提及“微信”兩個字就會被降權,也就是說這條信息會被更少人看到;在百度里,你搜索不到淘寶、微信、今日頭條的內容;在今日頭條里,也基本上不可能有鏈接讓你跳到頭條之外的網站。

雖然“圍牆花園”是一個世界性的現象,但是沒有哪個國家的圍牆花園有中國的程度這麼高。你很難想像在Google上搜索不到亞馬遜的產品,在Facebook上不能分享YouTube的視頻。當信息的流動被斬斷,信息也就如同死水一般,會很容易腐臭,滋生出更多的假新聞、標題黨等劣質信息——當然,也更有利於信息管制,只要盯住了幾家互聯網巨頭,就控制住了大部分的信息。

中國互聯網的另一種典型的惡劣生態,就是近年來所謂的“用戶下沉”過程中低質內容、產品和服務的泛濫。

移動互聯網在中國的持續普及,使得更多中老年、農村地區、中低收入群體的用戶加入網民群體。他們的數量巨大,網路素養不高,本應有更多企業為他們融入網路生活提供幫助,但實際上的情況卻是,他們成為各家互聯網公司眼中的“收割”對象。各大公司朝他們投喂低劣的內容,並辯稱“是他們喜歡這些低端內容”。其實,他們並不是喜歡被假新聞欺騙,並不是喜歡迷失在廣告中,他們只是沒有辦法抵抗。

從一定程度上說,這已經成了弱肉強食的叢林。中國社會盛行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在互聯網公司“收割”用戶的過程中體現得淋漓盡致:老人、窮人、農村人、受教育水平低的人,成為互聯網公司一擁而上收割的對象。百家號上形形色色的營銷號所針對的受眾,也有相當大的比例是這些“低端”人群。

中國的互聯網公司所關注的“企業社會責任”,似乎只包括履行政治審查的義務,不包括其它。因此,建圍牆花園、封殺競爭對手、利用壟斷地位進行不正當競爭、批量生產低質內容、收割低端用戶,這些有違商業道德的做法,在中國似乎都被默許。而這些行為帶來的後果,則是整個社會信息環境的持續惡化,是越來越多年輕人難於接觸到外面世界,和總是被虛假信息誤導的中老年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