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委內瑞拉前世今生 到底發生了什麼?

南美國家委內瑞拉政局動蕩,成千上萬的民眾上街集會、反對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的社會主義政府

“手裡捧著窩窩頭,菜里沒有一滴油。”吃不上飯的中國窮人會敲著碗悲悲切切地唱這樣一首《愁啊愁》。

在大洋彼岸的委內瑞拉,也有一群吃不上飯的窮人要唱歌。只不過,他們要唱的是《國際歌》,要敲的是家裡的大鐵鍋。

委內瑞拉與南北美洲

委內瑞拉的亂局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了,自從“傳奇人物”查韋斯總統病逝以來,委內瑞拉的政局和商業環境就沒有平靜過。一波接一波的要求現任領導人馬杜羅政府下台的呼聲以及要求國內政治改革的呼聲,早就成了委內瑞拉掩飾不住的國內亂流。

一次又一次的遊行抗議

“抗議者說,我為什麼要揭竿而起?不安全,恐懼,不公,鎮壓,欺詐充斥了這個國家。我是為了未來在抗拒”

以至於今年年初開始鬧出反對派上街對抗軍警、餓肚子的老百姓砸鍋抗議這種事,早就並非意料之外。這一切的禍根,其實早在查韋斯還在世的時候,就已經悄悄冒出了萌芽。

查韋斯

南美國家獨立以後,很多都走上了由外國資本扶持的畸形右翼政治,引發中產階級以下人民的反感:他們從自己國家的資源里得不到任何好處,未來等待他們的只有無盡的絕望。對“萬惡資本主義”的仇恨,就在這樣的土壤里野蠻生長。只要條件適當,這些人就不會放棄改變世界的夢想。

這批中南美洲的“革命家”,從小受到的教育都是革命式的、南美社會主義式的,在意識形態上相當接近。從這裡走出了一系列臭名昭著的名字:卡斯特羅、切格瓦拉、貝隆將軍、阿連德、古斯曼……以及,查韋斯。

當然按輩分說來,查韋斯只是老卡這批人的後生小輩。他所活躍的時代,社會主義大實驗已經宣告失敗,重走先輩的老路是行不通的了。

既然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號召力已經不行了,查韋斯便為自己的思想體系冠上了一個在南美洲絕對政治正確的名字:玻利瓦爾主義。

西蒙・玻利瓦爾(公有領域)

西蒙・玻利瓦爾這位南美“解放者”在委內瑞拉有著特殊的地位。歷史上,委內瑞拉是玻利瓦爾建立的大哥倫比亞的一部分,解放者的足跡和烙印是委內瑞拉從哥倫比亞分家之後都還保留著的遺產。

和南美洲所有的左派領袖上台軌跡一樣,查韋斯也是在站出來反對右翼政府之後,一下子成為了全國矚目的政治明星。

玻利瓦爾主義這種摻雜著社會主義和民族主義的意識形態伴隨著查韋斯在軍中和政壇人氣的節節高升,逐漸成為了籠絡委內瑞拉中下層人民擁護的門面。這種意識形態的一大支柱,就是要通過全民參政達成草根性的政策規劃。

這樣的瘋狂觀念,自打一出生,就帶有民粹的胎記。果不其然,查韋斯憑藉著這樣討好底層群眾的綱領上台之後,就開始大搞福利、惡化與西方世界的關係。

這正好符合玻利瓦爾主義的兩大底色:社會主義和民族主義。

不過查韋斯也知道,單純依靠委內瑞拉這樣一個小國的能力是無法長久運行這樣的制度的,因此相比其他“革命領袖”,對外國資本的態度還算是客氣。但超出承擔能力的福利政策倒是一樣不少,給老百姓來了個全套。

首先,軍民合作

養軍隊耗資巨大,如果讓他們自己和私營企業一起搞基礎建設、援助老百姓的工農業生產那該多省錢。軍隊部門在2000年左右被要求自行想出為社會做貢獻、推動國家發展的行動策略。

這個初衷無比“良善”的計劃最終以軍中無數大老虎被發現貪污而告吹。以委內瑞拉的經驗看來,軍隊確實一律不許經商。

透明國際發布的2015年各國清廉指數示意圖,與周邊相比,腐敗地挺明顯……

第二,停止私有化

查韋斯的前任政府崇尚新自由主義,正是受到撒切爾夫人思想影響的產物。查韋斯政府堅決杜絕這種思想傾向,拒絕私有化包括社保、礦業、交通在內的國有資產。而這些富得流油的國企收益,則被拿來補貼政府的福利計劃。

在這麼“崇高”的目標光輝指引下,國企職工終於個個都開心地變成了人浮於事的狀態。

第三,提供免費醫療和教育

生孩子免費。義務教育免費。看病免費。北歐福利國家能想到的招查韋斯都來了一遍,以至於很多中國人都覺得連委內瑞拉都算得人間天堂了。

但這種免費福利的代價是沉重的:產婦在產房門口排隊、孩子們稍有借口就不去上學、急診病人送到醫院沒人管、育嬰設備出故障導致嬰兒死亡、醫院走廊坐滿等待急救的病人,人滿為患。就這樣的公共服務質量,可能有點理智的人都寧可多花點錢買好的。

第四,修改憲法

這樣的政策,自然會受到資本家和右翼政客的阻撓。這些讓人“討厭”的黨派像蒼蠅一樣質疑總統的新計劃,就應該從法律層面排除干擾。

於是一部新憲法在查韋斯的授意下誕生了,嚴重削弱了反對黨在法律上的威脅。最重要的一點貢獻,可能就是把“玻利瓦爾”四個字寫入了委內瑞拉的國名。這個共和國從此變成了“委內瑞拉玻利瓦爾共和國”,多麼“璀璨”的名字。

勉強拖著病體折騰一段時間,最終因為經濟崩潰而只能選擇變革。如果沒有外部勢力的支持,像委內瑞拉這樣的小國完成這樣的病變會非常快,但查韋斯運氣好在他統治的是一個石油出口國家。一切制度上的不合理,都能通過資源型的經濟暫時掩蓋住。

委內瑞拉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一員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委內瑞拉雖然國土面積不大,原油儲量卻是世界第一,甚至比大土豪沙特還多一成。坐擁這麼多石油資源,這個國家的經濟賬面當然不會太難看。

馬拉開波湖區的石油是福利的最終來源(來源:作者公眾號)

查韋斯剛上台時面對的就是這樣一手好牌。但福利經濟的車輪一旦啟動,就會變成一個無邊的黑洞,不斷吞噬其他地方的優勢。即使坐擁大把油田,資源輸出換來的外匯還是讓查韋斯政權捉襟見肘。

於是2007年,委內瑞拉強行推動石油產業國有化,把歐美國家的石油大佬得罪了個遍。

在此之前,查韋斯則在國家石油公司里安排了無數自己的親信,讓這個國企變成了裙帶關係膨脹的大組織。在控制了內部和外部變數之後,查韋斯主動縮減了石油產量,希望通過減少供給的方法抬高國際油價。

理論上,這是符合價格曲線的決策,可如果別的產油國不配合這招就會自損八百。果不其然,其他國家見委內瑞拉放慢了產油腳步,反而加足馬力生產,爭奪市場份額。

不僅產油國不配合,其他國際因素也在和委內瑞拉開玩笑。

美國的頁岩油革命在2010年之後大踏步前進,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讓美國擺脫了對石油的依賴。08年經濟危機之後,各國都還在恢復期,對石油的需求增長也變慢。

市場萎縮、供給卻在上升,原油價格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的暴跌讓委內瑞拉隱藏許久的危機終於爆發。

由於長期的資源導向,委內瑞拉的產業結構就是圍繞著石油開採展開的。

老百姓有免費的石油午餐吃,沒人有心思再去思考改善生計的問題。不僅其他的工業設施跟不上,連農業開發都懶得做。委內瑞拉的輕工業品和糧食都嚴重依賴進口,一旦外匯鏈條斷裂就再也無法買到足夠的衣食所需。

從2013年開始,委內瑞拉的超市就經常面臨斷貨的窘境。有時是洋蔥,有時是麵粉,有時是洗潔精,有時則是拖鞋,總之每天都會有點什麼東西不見了。而且這一不見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再能見到。隨著斷貨的商品越來越多,委國的超市也漸漸變成了一座座空城。

開始是要排這麼長的隊伍買食物(公有領域/維基百科/CC0)

而慢慢的超市什麼都沒有了,要到哪裡去買這些東西?

今天的委內瑞拉已經被外媒形容成了人間地獄。人們需要在商場里排一整天的隊才能買上一包速食麵;醫院每天停電四小時,病人送進急救室也得死;老百姓餓得頭昏眼花,上街去抓貓狗充饑……這個似曾相識的場景我只在寫薩拉熱窩圍城戰的文章時還見過一次。只能等死了?

外匯鏈條斷裂的下一個影響就是本國貨幣貶值。試想一個小國,自己沒有農業,只能向外國購買糧食。但此時它的國庫里已經一分錢外匯也沒有了,會發生什麼?

那也就是它自己發行的貨幣連一粒米都買不到,此時該國距離通貨膨脹也就只有一步之遙了。委內瑞拉現狀就是如此。

想當初為了給意識形態做背書,查韋斯在任期間發行的新貨幣也被稱為“委內瑞拉玻利瓦爾”。

紙幣上的大解放者沒有能夠成為委內瑞拉經濟的保護神,反而成為了今天人們手中一分不值的惡魔。老版里最大面值的100玻利瓦爾價值僅2美分,在高達700%的通貨膨脹影響下,人們吃一份意麵都要用一大刀鈔票。

2018年,委內瑞拉發行新貨幣,拿掉了後面五個零(FEDERICO PARRA/AFP/)

玻利瓦爾下跌成這樣……

魏瑪共和國馬克、辛巴威幣曾經經歷過的惡性通脹,在委內瑞拉終於也上演了,實在是有辱玻利瓦爾之名。

只是這一切,查韋斯已經看不到了,出來背黑鍋的是他的副手馬杜羅。這位馬杜羅總統在今天的委內瑞拉幾乎是千夫所指的大惡人。他中斷福利、停止水電供應、無法抑制通貨膨脹、無法解決糧食短缺……似乎所有的問題都是他一個人一手造成的。

委內瑞拉即將被推翻的現總統馬杜羅(YURI CORTEZ/AFP/)

其實事情哪有那麼簡單,委內瑞拉的現狀絕不是換一個總統就能在幾天內改善的。已經被虧空了的國家經濟,也許需要幾代人的陣痛才能緩醒過來。

我們只能祈禱那裡的局勢不會惡化,以至於人們在貓狗之外盯上了別的什麼食物……查韋斯13年的福利社會實驗,終究還是敵不過市場的力量,在曲終人散之後變成了一堆一吹即散的黃土。

南美洲不理智的左翼社會運動,究竟什麼時候才是個頭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微信公眾號:地球知識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