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王岐山:中國經濟可持續增長 專家:如能持續 天理不容

中國經濟模式不可持續。

中國經濟面臨“硬著陸”風險

華爾街日報》1月24日報道,中國經濟正面臨長期以來一直令人擔心的“硬著陸”風險,這種經濟增長的急速下滑將嚴重衝擊就業並在全球債市和匯市引發重大問題。

報道說,原因在於中國整頓非銀行渠道影子融資的行動過頭,私營領域借款人融資渠道幾乎被關閉,卻不曾建立替代融資渠道,造成了儘管央行過去九個月採取了大規模的寬鬆行動,但信貸增速仍繼續回落的局面。

在銀行系統流動性充裕的背景下,國有銀行仍不願意直接向急需借款的企業放貸,寧可讓這些流動性在金融體系中空轉。

報道認為,如果這種局面不迅速扭轉,生產者價格指數(PPI)可能轉為負增長,給高負債工業部門帶來大問題。

監管機構也意識到問題的存在,正在推出新的央行借貸安排,鼓勵銀行向小企業放貸。

報道總結道,中國低效的金融系統早就需要手術治療,但監管機構只向影子銀行系統開刀,卻不提供合適的替代,病人恐怕性命難保,中國經濟面臨“硬著陸”風險。

王岐山:中國經濟將可持續增長

華日報道認為,中國經濟存在硬著陸風險,這個判斷與中國國家副主席對當前中國經濟形勢的表述有著巨大分歧。

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1月23日(周三)在瑞士達沃斯的演講中表示,儘管全球存在不確定性,但中國經濟將保持可持續增長。

王岐山還說,中國的經濟擴張周期沒有接近尾聲。

路透報道說,中國經濟疲軟的跡象日益明顯,加劇了人們對全球經濟風險的擔憂,成為商界和政界精英在達沃斯論壇上的主要議題。

1月23日,央行首次開展2575億定向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對此,金融學博士鄧海清解讀說,這顯示中共高層對今年經濟的預期並不樂觀。

向松祚:中國經濟模式如能持續天理不容

2019年1月20日,中國經濟學家向松祚在一個投資峰會上表示,中國許多年來債務規模惡性膨脹,2019年或迎來債務崩盤的明斯基時刻。

向松祚引用朱鎔基之子朱雲來的數據表示,中國總債務已突破600萬億。目前中國從政府、公司到個人,全部通過債務和槓桿在擴張,這樣的經濟模式如果能持續下去,那叫天理不容。

經濟學家程曉農曾經說過,中共領導人明知中國經濟增長率非常低,但不願向外界承認,因此中國經濟增長數據存在公開和內部兩個不同版本。

中國資深媒體人馬國川也在1月23日撰文表示,四十年以來,以中共政府為市場主導,依靠貨幣超發和信用膨脹支持高速發展,一直伴隨著中國經濟,成為外界所稱呼的“中國模式”。在運行多年以後,這種模式已經走到了盡頭。

盛洪:中國經濟崩塌式下滑風險迫在眉睫

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則認為,中國經濟面臨崩塌式下滑的風險。

他在1月22日在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的文章中表示,儘管中共官方2018年經濟增長數據是6.6%,但中國經濟出現了嚴重下滑已經是市場共識,他本人計算的“克強指數”約為-1%。

盛洪認為,中國民營企業稅負過重,到了無法生存的地步,稅負擠掉了企業利潤空間,許多企業在短期內大量關閉或撤離,導致雪崩式的經濟下滑,這說明中國經濟已經不是一個周期性的問題。

盛洪分析說,現在面對的不是一個周期性衰退問題,不是一個由經濟高漲帶來的部分投資失誤而導致的調整,而是一個對大多數企業來說已經沒有利潤空間的問題,經濟崩坍式下滑的問題已經迫在眉睫。

中共高層亦承認經濟面臨嚴峻危機

事實上,中國經濟危機嚴重到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粉飾或掩蓋就能糊弄過去的。馬國川說,中國經濟的“灰犀牛”就蹲在那裡,不能視而不見。

1月21日,習近平在中共省部級主要官員參加的一個專題“研討班”上,談及中共前面臨六大危機,經濟危機被放在第二位。

習近平還說,目前國際形勢“波譎雲詭”、周邊環境“複雜敏感”、改革發展穩定任務“艱巨繁重”,既要高度警惕“黑天鵝”事件,也要防範“灰犀牛”事件,等等。

此前不久,李克強也曾說過,今年中國發展環境更加複雜,困難挑戰更多,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等。

1月15日,李克強在一個有中共體制內專家和企業家參與的座談會上還說,“我們允許經濟增速有一定的彈性浮動,但不能大起大落、更不能‘斷崖式下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