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中共監管爆紅短片 嚴審政治尺度

近年中國網路短片人氣爆發,以抖音、快手等平台為例,在中國境內日均活躍用戶突破1億。(網路圖片)

中共當局加速嚴控網路內容與政治言論,最近向對年輕族群極具吸引力的網路短片開刀。

短片又稱短影片,一般不超過5分鐘。近年中國網路短片人氣爆發,以抖音、快手等平台為例,在中國境內日均活躍用戶突破1億,在中共當局眼中亂象叢生,對社會影響顯著。

1月9日,中國網路視聽節目服務協會發布《網路短影片平台管理規範》和《網路短影片內容審核標準細則》100條,嚴管網路短片平台內容。

實名註冊先審後播

此《規範》要求使用短片必須“實名註冊”,短片節目內容必須“先審後播”,審核通過後才可以播出,不只針對節目內容,還包括標題、簡介、評論、彈幕(大量類似跑馬燈之即時滾動簡訊)等。爾後閱覽短片過程中若有感而發,無法想發就發,嚴重打擊網民觀片樂趣與創作靈感。

《規範》還規定網路短片平台公司建立黑名單,名曰“違法違規上傳帳戶名單庫”。用戶一周內違規三次以上,將被記錄個人照片和身份資訊,甚至會被處一年至永久禁播。

此外特殊重點是,《規範》規定網路平台公司要“自審自查”,建立“政治素質高、業務能力強”的審核員團隊。審核員要經過省級以上廣電管理部門組織培訓,審核員數量和播出短片條數應以一比一千比例配置,若平台每天新增播出短片有1000則,就要配置一名審核員。

根據中國《鏡像娛樂》舉例,2017年底“今日頭條”平均每天上傳短片2000萬則,則需要2萬名審核員;“抖音”至去年6月每日活躍用戶約達1.5億,可以想像假如每天有兩人上傳一則短片,上傳量高達7500萬則,需要75000名審核員--謂之“審核大軍”並不為過。

審核員要忠黨愛國,政治成分要好,薪水不低。由上可見,網路平台的自我審核治理成本勢將飆升,連帶著中共政府相關部門工作量與成本也會大增。不過將來這些巨量的審核工作也可能很快被AI所取代。

此外,《細則》則規範21類100項內容,包括禁止攻擊中國政治制度、法律制度、分裂國家、損害國家形象等;禁止“明確損害國家形象和民族與地域團結”、淫穢色情、喪文化、婚外情、一夜情等內容。

說穿了這一切都為了網路維穩,“政治”才是核心議題,其他關於端正淫穢歪風、暗黑文化等等,只是附帶層層包裝。

政治是審核重心

根據中國相關產業智庫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與2017年同比增長104%,短片活躍用戶數已經突破5億,滲透率已接近46%--意即中國有將近半數網民已經習慣閱覽與使用網路短片。短片對中國社會影響力急速上升,包括政治影響力。

我們進一步審視這次《規範》與《細則》之細節,可以明白“政治”是中共此番急於網路維穩與審核的重心。

其禁令包括攻擊中國政治制度、法律制度的內容,例如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路線、理論、制度和文化以及國家既定重大方針政策、憲法等國家重大法律法規的制定、修訂,對改革開放以來國家所實行的重大方針政策,禁止曲解、否定、攻擊、調侃、諷刺、反對、謾罵。

此外,禁止削弱、背離、攻擊、詆毀中國共產黨長官,不得篡改、娛樂化解讀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中的特定名詞稱謂。

在所謂“分裂國家的內容”方面,禁止反對、攻擊、曲解“一個中國”“一國兩制”;禁止反映台獨、港獨、藏獨、疆獨等言行、活動、標誌,包括影像資料、作品、語音、言論、圖片、文字、反動旗幟、標語口號等。

此外,還不得持有台獨、港獨、藏獨、疆獨等分裂國家立場的藝人及組織團體製作或者參與制作的節目、報導、宣傳,對涉及領土和歷史事件的描寫,不許違反中國國家定論。

在禁止損害國家形象方面,包括以焚燒、毀損、塗劃、玷污、踐踏、惡搞侮辱國旗、國徽,不許篡改、惡搞國歌;在不當情境場合不能使用國旗、國徽、國歌。此外,對黨和國家長官講話片段不能歪曲竄改製作動畫。尤其禁止快速循環GIF動畫,“讓國家標誌或國家領導人的頭像抖動”。

中共觀念中,黨和國家長官的私生活也許特別重要,有趣的是,這私生活被規劃在本《細則》中“泄露國家機密的內容”,包括個人工作與生活資訊、家庭成員資訊,這種國家機密當然包括了多少長官和家人的多少財產放在海外。

而中國國家各級黨政機構未公開的檔案、講話、專案、程式、國防、科技、軍工、部署等也同屬“國家秘密”,一律禁止發布。

此外,中共“黨和國家長官形象”是重中之重,不管是不是演員,都不許以主持、表演、演講、拍照、裝扮模仿之,以嘩眾牟利,也不許穿印有“黨和國家長官”頭像的服裝鞋帽,通過抖動、摺疊形成怪異表情—這些《細則》禁令族繁不及備載,令人眼花撩亂,許多遊走於幽默惡搞邊緣,想像力相當豐富,值得佩服。

最厲害的是《細則》100條當中的第100條—“其他有違法律、法規和社會公序良俗的。”—短短一句話涵括了任何可能的指控,差不多是只要惹得黨國某人不開心的,都可以處罰。

中共當局早想嚴管

短片由於成長快速,內容不符中共“價值”,早在去年6月,中共官媒《人民日報》海外版已呼籲當局應該“重拳監管”。

有份《2018短影片App行業分析報告》顯示,大宗短片自2011年誕生以來高速成長,2016至2017年更是暴增,吸引網路資本市場覬覦,刺激擴大投資及網紅效應,短片用戶也持續激增。

此外,根據《QuestMobile2017年中國移動互聯網年度報告》,2017年短片用戶突破4.1億,較2016年同比成長高達116.5%。

如此龐大市場以及成長潛力,在中共準備嚴管下,竟也產生大規模的另類就業市場。抖音去年6月宣布成立“青少年網路健康成長研究中心”,宣稱致力以人工智慧和大數據,防止暴力、色情、低俗內容侵犯,提高正向傳播,同時號稱要“全面強化隱私保護”、防沉迷、精準即時識別青少年違法。

此外,曾因“違反社會道德”被勒令整改的知名短片平台“快手”,去年4月則急招3000名內容審核員--共青團員和黨員優先錄取。

如此一來,快手累計將擁有5000名審核大軍,當然只要妥善配合政府,可以預見未來很快會再招聘成千上萬的共產黨員,為黨員謀福利。一般而言,這些審核員要大學學歷,月薪五千至近萬人民幣,加上六險一金、食宿補貼。

中共特色的社會治理成本,其原創性以及規模果然獨步全球,令人嘆為觀止。

(原標題:吳奕軍專欄:中共監管爆紅短片嚴審政治尺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