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在上海有七套房 還需要努力讀書嗎

前不久我剛回國一次,當時我在機場用Uber叫了一輛車。在車上,這位司機朋友就和我天南地北地聊了起來,當談到國內經濟發展和孩子教育現狀的時候,他告訴我說,家裡之前因為拆遷的原因分到了七套房,所以,他並不苛求孩子能有很好的成績。他笑呵呵地說:‌‌“我兒子就算考最後一名也沒關係,因為家裡的錢夠我們家花一輩子的了。‌‌”

當聽到他這麼說的時候,我沉默了很久。沉默的原因是:金錢不是生活的全部,擁有金錢的多少和是否學習進取不應該是非此即彼的關係。歷史上無數的事例都告訴我們,金錢不會是永恆的,而精神和文化才能傳承千百年。

中國改革開放已經三十多年,期間成就了很多優秀的企業和企業家,而最近十多年房地產的高速發展,讓不少普通人也享受到了巨大的增值紅利,隨之而來的就是中國居民個人資產也發生了幾何級的增長。按去年年底瑞信研究院(Credit Suisse Research Institute)發布的最新全球財富報告顯示,中國中產階級(指擁有5萬-50萬美元財富)的人數已增長至1.09億,其總財富達到了7.3萬億美元,中國成為了全球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富有國家。

然而在家庭財富增長的同時,很多人顯然沒有意識到我們的眼界和規劃也需要相應的增長。近幾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走出國門,去歐洲,去美國,去發達國家旅遊、留學、工作甚至定居,然而我們常常看到的卻是負面新聞,例如中國遊客在當地把奢侈品搶購一空,留下的卻是各種不文明的舉止行為。

我在美國也經常看到一些華人‌‌“富二代‌‌”甚至‌‌“富三代‌‌”,他們在當地留學或居住多年,卻沒能講上一口流利的英語,對美國的主流文化知之甚少,對吃喝玩樂等消費卻十分精通,這些都讓我感到非常的遺憾和惋惜。

那到底什麼是美國的主流文化?也許很多人馬上會說出幾個關鍵詞,例如宗教、自由、獨立、創新……這些都對,但也比較宏觀,而我會聯想到之前‌‌“擁有七套房,孩子讀書無所謂‌‌”的現實案例,如果把這個案例拿到美國主流人群里最精英的家族裡,他們又會怎麼看待和處理這個問題,他們又有著什麼樣的家族文化呢?

在美國白手起價的富一代最重視子女教育

由於種種歷史原因,美國東西部有著很大的文化差異。我一直居住在美國西部,之前是洛杉磯,目前在斯坦福大學附近,這裡背靠矽谷,是著名的創業之城,它吸引了很多美國人包括外國居民來到這裡開拓創業。

我很多大學同學的父母都是白手起家,不斷創新,一路將公司發展壯大起來。他們經歷過從零到一的艱難,體驗過創業的痛苦和挫折,所以尤其重視對子女的教育。他們覺得,留給子女最好的財富並不是金錢,而是精英文化的傳承。

我記得我有一個高中同學,她的父親畢業於耶魯大學,對她產生了很深遠的影響,她後來也追尋父親的足跡考入了耶魯。在那一年耶魯大學的新生歡迎會上,她的父親作為耶魯南加州分校學友會的會長,自豪地親自迎接了自己的女兒入校。

這種‌‌“名校世襲‌‌”的例子在美國比比皆是,可以說是美國精英文化中的一個很普遍的現象。受父母輩的影響,精英階層的子女往往在很小的時候就走上了‌‌“名校之路‌‌”,不過不要以為這條路是一條坦途,這些名校的名額並不會特別為他們預留,反而他們要為此比常人付出更多的努力與汗水。

他們傳承給子女的是播下種子,付出汗水,不算曆練

在付出努力和汗水之前,父母會先給孩子‌‌“埋下‌‌”一顆種子。在他們很小的時候,父母會在假期裡帶他們去參觀各類名校,讓他們了解這些學校的歷史和傳統,逐漸熟悉並喜歡上這些大學。孩子在這個過程中,會埋下一個很深的願望:我很喜歡這所大學,這是我夢想中的學校,所以我一定要努力,一定要進這個大學!

這就成了孩子學習過程中最大的一個動力,也是推動自己向前的一個最大的目標。孩子自己會覺得,如果不進這個大學,將是我生命中最遺憾的事情。每一個精英家庭的父母都會很重視做這樣的引導,成功的引導能讓孩子不再是為了完成父母的期望而去學習,因為他們明白這一切都是自己想要的。

講回努力和汗水,我的很多同學他們早在8、9歲就已經開始考SAT了,而且會安排考好幾次。為什麼他們在小學時期就開始嘗試參加‌‌“美國高考‌‌”呢?

第一,獲取經歷,在考試中鍛煉。

有了這個經歷,先不管最後分數如何,經過實戰鍛煉,學習成績就會提高得很快。

第二,培養孩子的自信心。

試想一下,如果你在很小的時候就可以逐漸地拿下SAT,那在學習的路上還有什麼難題不能被解決呢?

第三,有了SAT成績還能做很多事。

很多美國的頂尖大學會在暑期推出針對不同年齡層的‌‌“精英夏令營‌‌”,這些夏令營一般不收取費用,但甄選的標準非常嚴格,SAT成績就是必備的條件之一。如果你很小就參加了SAT考試,並且成績非常不錯,那就有機會被挑選進入這些精英夏令營。在那裡,你可以切身感受這些頂尖大學的校園文化,也可以結識很多和你一樣優秀的學生。這樣可以開闊視野,也可以培養學生對於進入名校學校的濃厚興趣。

除了學習之外,社會實踐也是美國精英家庭培育孩子的重點,更是常春藤名校錄取學生的重要標準之一。因為這些名校的招生可不是單憑成績而論,還看中學生的個人能力和領袖氣質,並考察學生是否和學校的風格相契合。

所以我的很多同學,他們會利用一切課外時間做很多有益的工作,比如,去一些不發達國家幫助那裡的人做一些基礎教育工作,為一些缺水的國家或地區募集資金建立水窖,又或者自己建立和發展一個有意義的項目;成為了這些項目中的核心人物,負責建立、組織和協調整個活動。

一百多年前就給哈佛捐獻博物館的家族

傳承了什麼給後人

進入Intel工作之後,我去哈佛商學院讀了兩年MBA,在那裡,我對‌‌“精英文化‌‌”又發掘了新的定義。哈佛大學在美國的東部,和我一直居住的西部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這裡有著更為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很多歷史悠久的大家族的後代都來這裡求學,一代代的累積和傳承使他們每個人身上都鐫刻著深刻的家族烙印。

在剛到哈佛商學院的第一周,我認識了一個同學,他姓Fogg。Fogg是個非常優秀的同學,本科畢業於耶魯大學,曾在海軍服役過一段時間,之後考入哈佛商學院繼續深造。

有一次我們在一起閑聊,談到為什麼選擇來哈佛商學院的時候,他告訴我說,‌‌“因為Fogg家族好幾代人都是哈佛的畢業生,所以我也選擇來這兒。‌‌”我覺得挺新奇的,就問他說:‌‌“哦,那你對這個學校一定有很深的感情吧?‌‌”他說:‌‌“是啊,下次有機會的話你可以去佛格博物館(Fogg Museum)看看,這是我的曾祖父捐給學校的。‌‌”

不久之後,我才知道佛格博物館就是哈佛藝術博物館的一部分,全名叫威廉·海斯·佛格藝術博物館,這是一座包含了西方中世紀繪畫、雕刻等藝術珍品的博物館,始建於1895年,裡面的各種藝術品都是由Fogg家族捐贈給哈佛的。100多年前,他們家族已經有那麼雄厚的實力可以向學校做這樣的捐贈,更重要的是他們家族還傳承並強盛至今,實在讓我敬佩。所以,那是我第一次有機會認識到一個具有百年傳承歷史的家族傳人,他正循著自己祖先的足跡,來到哈佛繼續深造。

*註:哈佛藝術博物館(Harvard Art Museums)由Fogg博物館、Busch-Reisinger博物館和Arthur M. Sackler博物館組成。

所以從哈佛商學院開始,我對美國所謂0.01%的精英家族人群產生了非常大的好奇。中國有句俗話,叫‌‌“富不過三代‌‌”,在中國人的傳統觀念里,一個家族財富的傳承,往往延續不了百年;而美國這些有著上百年歷史的家族,又是怎麼能很好地累積財富,並不斷培養出一代代優秀的繼承人的呢?

這些精英家族是如何教育和塑造下一代的

首先,在我和Fogg聊天的時候,我能感覺到他非常的謙和。而當他邀請我去他祖先捐贈的博物館的時候,也並沒有絲毫的驕傲自大或高高在上的感覺。他只是很客氣地邀請我去看看,就像邀請一個朋友回家做客那樣,非常自然平和。

Fogg這個特點不禁讓我想起了另一位同學,他是我到哈佛商學院第一天就認識的一個朋友,也是一個非常謙和的人,他姓Sanchez,家族在德州經營石油生意,就是有名的Sanchez Oil&Gas公司。

在和Sanchez的交談中,我發現有幾個特點和Fogg完全一樣,而且背後的原因也一樣。

第一,他們很謙和。

從他們身上完全看不出一絲絲炫耀或高人一等的心態,當他們和我談到有關家族和企業話題的時候,只是告訴我,這是他們生命中的一部分。

或許他們家族生意已經做到很大規模,家族財富已經積累到很高的程度,但他們從小就受到很嚴格的教育,不要驕傲狂妄,不要看不起別人。家族的確會為他們提供很好的教育機會,也的確比別人更多機會接觸到優勢資源,但這些機會是否能把握還是要靠個體自己去努力,家族也從不會告訴後代‌‌“這是你應得的資源‌‌”;

第二,他們很有家族使命感。

Sanchez說:‌‌“我很慶幸我是這個家族中的一份子,我的責任和使命是確保家族榮譽和家族業務的延續,同時使家族財富能不斷壯大。‌‌”

培養家族使命感的最重要方式就是靠之前所說的父母引導,身體力行地帶著孩子去體驗好的學校、好的文化也包括家族理念,而從來不會靠父母的一面之詞或僵硬說教。家族長輩認為對孩子來說,做到比說到更重要,就好比Fogg家族希望回饋給哈佛,他們一百多年前就付諸行動,捐獻了博物館,這樣讓他們後面每一代傳人都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家族的言行合一;

第三,他們很有獨立精神、創新精神。

與很多中國人的認知不同,他們認為延續家族榮譽和個人獨立發展並不矛盾。在一定程度上,跳出家族的框架,自己做一些事情,反而能產生很好的創新結果,往往還能促進和延續家族業務。

第三點是我最感興趣的,也是我在這位姓Sanchez校友的身上看得最清楚的。

他從哈佛畢業後並沒有回家族公司任職,而是向父親借了一筆錢,自己創立了一家用水力裂壓技術開發頁岩氣的公司。當時是2006年,頁岩氣在全美的產量還微不足道,沒過幾年,隨著技術的突破,頁岩氣的產量劇增,尤其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奧巴馬總統全力發展頁岩氣這個非傳統性能源,開啟了點石成金的傳奇,也使頁岩氣減少了美國對外能源得依賴,為美國的經濟發展帶來了巨大的影響。

正是當初獨到的眼光和創業的不懈堅持,使Sanchez的公司後來也成為了當地非常有影響力的能源公司,與家族傳統企業已經不遑多讓。後來我每次回學校參加校友聚會時,見到Sanchez都會和他聊幾句。每次和他的交談都讓我都清楚感覺到,他朝自己當初定下的目標又向前邁進了一大步

在他們的身上,我看到了比七套房子更多的財富,但更看到了歷史的積澱和家族的傳承,也看到了每一個個體的謙遜、平和、創新及進取,看似矛盾的兩面卻在他們家族裡實現了完美的融合,而且很多都歷經百年考驗。

作為家族的傳承人,他們很清楚自己是其中的一份子,他們有責任將家族的品牌和名聲做得更好。但更重要的是,他們不只是一味複製或做守財奴,而是有自己獨特的想法和理念,骨子裡希望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所以他們會在傳承的基礎上不斷地鑽研和創新。

我想這就是延續家族百年發展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