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互聯網不再互聯 10個百度也搜不出你想要的

1969年10月29日22點30分,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本科生查理和斯坦福研究所的比爾,各自在計算機實驗室里,跨越500公里的距離,通起了電話:

“收到了 L嗎?”查理在教授的示意下,輸入了單詞“ LOGIN”的第一個字母 L,問了比爾。

“收到了。”

“收到 O了嗎?”

“收到了,下一個。”

查理隨後按下了字母“ G”,系統崩潰了。。。

但是這個日子和時刻被永遠記錄了下來

因為互聯網誕生了。

不過其實這只是兩台電腦點對點連接,和現在的 Internet完全不是一回事兒。

到了1974年,羅伯特卡恩和文頓瑟夫提出了 TCP/ IP協議,定義了互聯網傳送報文的方法,他倆可以算是互聯網之父。

直到1990年,網路公用化,萬維網被大家使用,才有了如今信息便利的互聯網。

說起“互聯網”對我們最大的用處,莫過於信息和資源的“互聯”。

而為了讓人更加便捷地找到資源和信息,又有的工程師給互聯網做了“黃頁”:

一開始是門戶網站,後來則是搜索引擎。

最早的搜索引擎 Archie

有了各種資源信息整合服務,互聯網的“基礎建設”算是打好了。

如今我們使用互聯網獲取信息時,完全可以用高效,便捷來形容。。。

真的是這樣嗎?

前段時間,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傳遍全網,指出百度在搜索結果里給自家百家號導流。

而且文章質量堪憂,下圖是原文作者方可成搜“川普”時得到的結果

百度已經對此回應,現在百家號在搜索結果里佔比已經降低不少

質量堪憂的內容排序靠前,這搜索引擎就沒啥大用處了。。。

不過在《搜索引擎百度已死》一文里,方可成提到了很重要的一點:

現在的中國互聯網生態,其實越來越割裂了,微信公眾號,微博,淘寶等各種平台都不對百度開放。

這對百度來說,就很難做了。。。

對我們中國網民來說,一般在公眾號上看各家觀點社論,刷微博獲得最實時的諮詢,逛淘寶看各種產品。

這三塊重要的內容,百度上啥也搜不到!

有句話叫“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雖然能搗鼓出百家號高排位的百度不是啥“巧婦”,但差評君覺得“無米”其實更嚴重。

轉遍了微博微信,卻搜索不到原文鏈接

我們以為互聯網是開放,共享的,知識和新聞是人人都可以輕鬆獲取的。。。

曾經的互聯網也確實是這樣的。

但是現在的巨頭科技公司,用上了互聯網思維,把分享資訊,觀點以及知識的平台也統統做成了互聯網產品。

這種產品思維帶來的後果就是,平台上的“信息”是平台這一產品的“資源”,而商場如戰場,在戰場上你是不可能和敵人分享資源的。

“互聯網思維”可能把好好的互聯網,變得不那麼“互聯”了。

不僅僅是百度,差友們你們有多少次見過這張圖了

前些時候,“多閃”,“聊天寶”和“馬桶 MT”三家同時發布,同時“被大量微信用戶投訴”的場景,讓人啼笑皆非。。。

雖然從微信的角度上來說,競品來自己的地盤撒野自然是要採取措施的。。。

但這種情況呢:你在抖音上看到了個挺有趣的視頻,想和朋友分享,結果不能分享鏈接過去,得保存再發

又或者你在淘寶上找到了一本不錯的小說,想告訴朋友,結果得整一條淘口令,還充斥著各種火星文來避開敏感詞

同樣的,微信的文章也不能直接分享到微博,複製粘貼是現在割裂的互聯網環境下,我們吃瓜群眾分享信息必備的技能。

而同樣的情景在北美,搜索引擎巨頭谷歌,和電商巨頭亞馬遜,哪怕明的暗的都在針鋒相對,但你想在谷歌上搜一個產品,就是可以搜出亞馬遜的鏈接。

哪怕你搜索谷歌自家的手機 Pixel,也能同時出現 Google官方商店和亞馬遜購買鏈接共存的結果。

同樣靠互聯網吃飯,這兩家巨頭卻有著這樣一種社會責任感:無論做什麼,我們不能侵犯用戶在信息上的自由。

而國內的巨頭們,卻“吃相”難看得多。。。

用戶只是想分享信息,只要戳到了巨頭們神經上最敏感的兩個字“流量”,屏蔽封殺直接上,用戶體驗什麼的都滾一邊兒去吧!

如果再繼續這麼下去,恐怕不僅僅只是“搜索引擎百度已死”,而是“中國互聯網已死”了:

一個不再“互聯”的互聯網,和死了又有什麼區別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科技腦洞大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