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給上海閔行區朱書記的一封公開請求信

尊敬的閔行區朱書記:

您好!

我是閔行區七寶鎮滬星村村民邵鑠蘭。2000年七寶鎮滬星村擴建高爾夫球場,造高檔別墅,拆我母女唯一棲身之所,當時我女兒已五歲了,可拆遷人沒給我母女任何安置補償!朱書記,住房、吃飯是一個人最基本的生存條件,可我們二十年來一直在生存線下苦苦掙扎!

朱書記,您是我們的父母官,所以給您寫信時千言萬語堵在喉嚨······

2017年1月13日,上海市閔行區對本人提出的拆遷未安置補償訴求召開聽證會,會議由信訪辦何孝其副主任主持,閔行區及七寶鎮政府、人大代表、政協代表以及有關部門負責人等參加,我也委託代理人參加聽證,並提交與訴求相關的證明材料及市府24號文件。

會上,本人合法訴求:1、滬星村拆遷是按照市府24號文件,配偶及獨生子女享有安置份額,並且我母女在其他地方無房,拆遷人卻把我母女排除在外;2、結婚時大齡青年可享受宅基地建房政策,但我與丁某結婚時沒享受到,此次拆遷與宅基地有關,卻又未安置補償我母女;3、《拆遷協議》是由村委會蓋章的主體不適各,村裡違法越權。以上訴求背景為:當地政府因2000年大都會高爾夫球場擴建,拆了我們滬星村的房,根據市府24號文件配偶有安置份額,文件講的明明白白,其中對獨生子女按照兩人計算,鎮與村領導均我行我素,拆遷時我母女未得到任何安置補償!

會上,我的代理人拿著市府24號文件讀了相關段落,希望在場的聽證員大家講個公道話,給予分清是非,卻始終不發言,這樣“聽而不證”的聽證會還有什麼意義呢?丁結婚時沒享受到農村的宅基地建房,結婚後遇拆遷又不給我母女安置補償,我女兒當時已五歲了。拆遷後丁的父親說房子是他們的,不給我住了!我在外借房,沒錢交房租,又被房東趕出來!我母女基本生存沒保障,住房沒安置,致使我母女倆居無定所二十年了!

聽證會開好兩年了,我的合法訴求一目了然,可到現在還沒解決我母女最基本的民生問題!甚至聽證會開好後我去拉卡時,刷卡領導給我說“你要求太高了”,我百思不得其解!2015年有一段時間七寶信訪辦說給我借房,我不肯,因為一年以後(我問他們)他們也不知怎麼辦!後來說在“銷士樂園”給我一個小套解決我的困難,後來鎮信訪辦主任呂宏萍說那裡是違章房,要拆除了,可到現在也沒拆,還在租借!

朱書記,七寶鎮滬星村把大面積的集體宅基地商業化,而我母女無房無地居無定所二十年!閔行區七寶鎮為了打擊報復我,我前後被拘留六次,屢次軟禁,去年十九大閔行區七寶鎮信訪辦主任呂宏萍和滬星村代表范哲沂指使黑幫把我囚禁在江蘇80天,我的被搶去的身份證和手機至今沒有歸還我!法制社會沒法制!

我懇請朱書記在百忙之中也過問一下我一弱女子的民生訴求,讓我母女早日有住房,早日過上安穩的生活。我將一輩子感激不盡,我母女如果安定了,我將為您祈禱:好人一生平安!步步高升!

謝謝!

求助人:邵鑠蘭

2019年1月30日[博訊來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